团战放大解析,为什么一人可以灭队

更新时间:2021/4/3
收藏 说说

香谭市中心边缘的嘉林小区内,驶入一辆撞破了保险杠的二手黑色电动车。

车子停稳在39栋楼下。

苏扬压了压自己的鸭舌帽,他看了看四周,俊秀的脸庞显得无比阴沉。

嘴边胡渣青葱,起码三天没刮胡子了。

疲惫的神态下,满是阴狠的怒意。

他左手提着黑色塑料袋里,放着偷拍设备,右手是一件用报纸包着的长物,看起来像一把利器。

“狗男女,今天,我就拍下你们的罪证!然后与你们同归于尽!”

眼中闪烁着森然的寒意,苏扬冲上了七楼,拿钥匙开了房门,立即冲进卧室。

又立即从塑料袋中掏出监控设备,在床头以及房间四角装好并进行掩藏。

做完这些,看看时间,快到老婆的下班时间了。

他脸色阴沉的提着刀,躲入衣柜之中。

“女儿……爸爸不是个好爸爸,希望你不要怪我!”

“做为一个男人,我最后的尊严都被你妈给拿走了,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躲在衣柜中,苏扬眼睛通红。

做为一个落魄的富二代,从三年前家中彻底破产,父亲车祸身亡之后,他就彻底与富无缘。

潇洒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但苏扬有了家,有个漂亮温柔的老婆,还有一个懂事乖巧的女儿。

他知道自己该撑起这个家。

所以,他放下了一切曾经的荣耀与尊严,拼尽努力去工作,去证明自己。

工作再苦再累,他都觉得很踏实。

可这三年拼命的努力,换来的不是老婆的温柔贤惠,而是渐渐的冷漠与疏远。

现如今,哪怕连牵一下她的手,都成了一种奢侈,更别说碰她了。

躲在衣柜中,老婆三年来一句句刺耳的话,像刀子一样,此时一遍遍的扎在苏扬心头。

“没用的东西,你当初当富二代的傲气哪儿去了?”

“你当初不是喜欢拿钱砸人吗?怎么现在跟个废物一样,让你拿个一千块钱都拿不出来?”

“窝囊废,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废物!狗屎!给我滚远点儿!”

苏扬提着的刀都在颤抖。

辱骂,讥讽这些他都可以忍。

但他接受不了这个自己落魄后依然为之付出一切的女人背叛自己。

他双目腥红,在极致的愤怒中,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烟头。

这是三天前,苏扬在房间卧室的角落里发现的。

自己的房间,从来不会有别的男人进来,自己根本不抽这种烟,哪儿来的烟头?

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老婆的神色经常不自然,打电话发短信不仅背着自己,手机更是禁区,连碰都不让碰一下。

“呵呵……在你叶慧云眼中,我苏扬就这么蠢笨么?”

深吸了口气,苏扬倍感屈辱。

一想到家中那个贱人,每天趁自己没回家,就跟别的野男人在自己的床上亲热,他心中一阵憋闷。

那个贱人竟然让别的男人,在两人的婚纱照下做那种恶心的事情。

而这三年来,自己没日没夜的工作,从当初一个飞扬跋扈的富二代,硬生生逼成了农民工。

苏扬突然觉得,为了这个女人,太不值得。

这口气,这顶绿帽,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忍受得了。

现在,苏扬不怕死,他唯一对不起的,放不下的,只有那个刚读小学的女儿。

“女儿,你妈和那个野男人必须死,别怪我心狠!”

压着心中无尽愤怒的火焰,苏扬提着武器的手都在颤抖。

咔嚓!

突然,卧室的门开了。

“呵呵,终于来了么?叶慧云,你这个贱人。”

“今天就让你老公我好好大开一下眼界,看看你在别的野男人面前的恶心模样吧!”

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手中的刀更加捏紧了。

躲在柜子中,他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隐约能看到男人的身影。

透过缝隙,他一眼便看到老婆叶慧云穿着一身真空缕丝的睡衣,窈窕曲线舒展。

“老子不在,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穿都穿这么风骚。”

苏扬气得脑子发昏。

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要冲出去灭了这对狗男女。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粗沉的男声响起。

“叶小姐,放心吧,有我在,你家马桶一定能修好,我现在就去看一下。”

“好的,麻烦马先生了。”

老婆叶慧云的声音传来。

苏扬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时,只听那男人说道:“叶小姐,不介意抽支烟吧?”

“呵呵,随便,上次房间里那下水管道也是你修好的,你不也抽了吗?”

“谢谢叶小姐能体凉我们这些管道工。”

“不客气,应该的。”

听到这些话,苏扬彻底懵在了那里。

自己错怪老婆了?

那烟头,是修管道的工人留下的?

家里老鼠确实非常非常多,经常到处跑,吓到女儿和老婆。

一时间,苏扬心痒难耐,但他不敢动,更不敢吱声。

万一现在冲出去,真是自己误会了老婆,那更会让老婆看不起自己啊。

终于,十来分钟后,管道工表示敲定,并打了声招呼离去了。

叶慧云笑着送他离去,便又摸出手机打电话。

苏扬隐隐感觉不到,他突然脸色大变,急忙摸出手机。

刚摸出手机手机便亮了,正是老婆打来的电话,他急忙挂断。

好在没响起铃声,他全身松了口气,连忙将手机关静音。

“这个废物,竟然敢挂我电话?”

“不管了,先去接女儿放学吧!”

透过缝隙,看到老婆换了身衣服离去,苏扬彻底松了口气,整个人差点儿瘫软。

他连忙走出衣柜,去翻看那烟头。

没错!

正是自己口袋里的那种烟。

看来,自己真的太小人之心了。

一时间,苏扬惭愧难当,虽然老婆对自己态度不好,很看不上自己,但她终究没有背叛自己。

正当他放下对老婆的猜忌和成见时,忽然,他的目光突然集中在了马桶上。

眼睛渐渐睁大了起来。

渐渐的,一股刚刚压下的怒火,瞬间腾然而起。

看着眼前的马桶,苏扬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几乎不可能的可能!

他死死的盯着马桶,前前后后不断的观察,不断仔细寻找着哪怕一丝装修过后的蛛丝马迹。

数分钟后,他放弃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

紧接着,他又猛的起身,前去观察马桶旁的下水管道,前后左右的翻看。

还是一样!

什么都没动过,一切如新!

苏扬露出惨笑。

“呵呵……叶慧云啊叶慧云,你可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啊!”

看着整个卫生间,根本没有动过一丝的迹象,苏扬几乎崩溃了。

这分明就是一场戏!

一场单独演给自己看的戏。

修马桶,换下水管道。

再干净,总得有一点痕迹吧?

哪怕仅仅是通下水道,通水器拿出来也会滴点儿水在地上吧?

可地上连一滴水渍都没有。

也就是说,从始至终,自己的一举一动,有可能是被监视着的。

那对狗男女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第一时间来收场,演了这么一场戏给自己看。

苏扬面若死灰。

他不愿意相信这个想法会是事实,但思来想去,实在找不到一个理由去否决这个猜想。

为什么管道工和老婆会来的这么及时?

老婆按理是这个点下班,怎么管道工也在这个时候一起来?就这么巧?

就算是提前约定了时间,管道工守时而来能勉强解释。

但当时他们对话的那几句话,简直太刻意太明显了。

那个管道工说要抽烟。

一般管道工在豪华别墅才会问能不能抽烟,很少会有在这种破房子里还穷讲究的。

就算退一步,他是个讲究人,叶慧云与他的对话也太奇怪了。

抽烟就抽烟,为何非得故意提一次上次修管道?

这不就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吗?

在这里埋下伏笔,等自己回头质问的时候,叶慧云再拿修管道说事,一切顺理成章,天衣无缝,毫无破绽!

“好!叶慧云,你倒是够绝够狠啊!”

再想到老婆突然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再那句自言自语的去接孩子放学。

想到这些,苏扬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要知道,平常,这女人除了骂自己,几乎话都不怎么跟自己讲,她会给自己打电话?

“呵呵……厉害!真他妈的厉害啊!”

“从头到尾我苏扬被你们耍的团团转!”

苏扬心头憋闷烦躁,恨欲发狂。

自己被绿也就算了,还被那对狗男女玩得团团转,从始至终,自己都只是一颗随意被摆弄的棋子。

或许,那个贱人现在心中也正在讥笑着自己吧?

“欺人太甚!”

苏扬红了眼,他决定,一定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看看是不是一切真如自己猜测的那样。

如果自己猜测为真,那么自己一旦离开小区,一定会有人暗中监视自己。

思索着,苏扬离开了家,重新骑上自己的小电驴,驶出了小区。

他一切表现如常,就像平常一样。

不过今天他出小区门,多扫了一眼。

一路开着小电驴,他透过后视镜,果然看到后面有一辆黑色的大众在远远的跟着自己。

自己开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靠!”

苏扬心中窝火到爆。

他现在恨不得转身冲回去,把那跟踪自己的王八蛋揪起来打,然后回到家,把那贱人收拾了,逼问出她的野男人,一并收拾干净。

可突然,他想到了女儿。

女儿才七岁半,刚读一年级。

这么小就失去了爸妈,她以后得受多少欺负?

一想到她纯真可爱的脸蛋,苏扬压住了心中的怒火。

“不!我不能死!”

“不为我自己,我也要为了女儿!”

“凭什么我苏扬就要当个窝囊废?被你们这么欺负?”

一股极度不甘的念头在苏扬心头涌起。

如果就这么弄死了叶慧云,那就太便宜她了。

而且,她那个野男人背景一定不小,毕竟能单独派人前来跟踪自己,怎么可能是简单人物。

自己现在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甚至现在连那野男人倒是谁都不清楚。

“查!”

“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这么窝囊的死了,叶慧云,还有那个野男人,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苏扬心越发冷静下来。

他去菜市场转了一圈,买了些菜,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他偷偷透过窗,注意到那黑色大众还在那里。

不过从驾驶位上,下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高大青年,看背影竟有些熟悉。

想了想,苏扬立即下楼。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骑小电驴,而是步行过去。

在靠近那穿西装的青年时,他摸出香烟叼在嘴中,然后开始摸自己的打火机,可摸了好一会儿都摸不到。

他“只得”找到西装青年。

“不好意思兄弟,你有火吗,借个火。”

西装青年原本正假装等人呢,见苏扬主动找到他,他微微一笑:“呵呵,好!”

说着,他摸出打火机,递给苏扬。

一听这声音。

没错了!

就是刚才进入房间的管道工的声音。

“这个点儿了,干啥去啊?”青年见苏扬出来,主动问道。

“唉……不瞒你说,我以为我老婆出轨了。”

听到这话,西装青年明显眼睛一亮,假装不知道:“哦?不会吧?”

这假惺惺的话,让苏扬心中非常有想揍他的冲动,但被生生克制下来了。

至于杀了狗男女的想法,也暂时放弃了。

他越想越不值得。

为了叶慧云这种女人,还有那个野男人。

为他们赔上自己一条命,值吗?

而且,不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苏扬死也不会瞑目。

更何况,自己还有一个宝贝女儿,自己还可以东山再起。

苏扬要向叶慧云这种女人证明,自己不是新时代缩头乌龟,而是她一辈子都高攀不起的存在。

报复之旅,正式开始!

回到屋内,苏扬原本灿烂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

他斜透过窗口,盯着西装男。

想了想,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小黑,帮我弄几幅微型窃听器。”

小黑,是苏扬以前认识的一个街头小青年,高中毕业就在街上瞎混,班也不上,就啃家里老本儿。

不过他擅长一点儿,那就是弄些特殊道具很有办法。

之所以要弄窃听器,一是为了窃听叶慧云这个女人,二就是为了窃听楼下那个西装男。

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掌握在这帮人手里,如果不从中挣脱出来,自己会很被动。

最关键的是,要抓到证据!

如果没有查实证据,叶慧云这种人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个什么货色的。

对待敌人,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得让其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很快,叶慧云带着女儿下班回家。

她见苏扬已经在家,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到了客厅坐下。

“爸爸!”

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粉雕玉琢的小丫头瞬间扑了过来。

她一下扑到苏扬怀中。

“爸爸我好想你呀,今天工作累不累呀?”

看着纯真可爱的女儿,瞬间苏扬心中软化了。

方才心中设想的一系列阴暗布局与手段,都被他抛之脑后,忍不住抱着女儿亲了又亲。

啪!

叶慧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吼道:“脏兮兮的,都弄脏曦曦了。”

“妈妈,没事的。”小丫头眨着大眼睛,笑嘻嘻的说道。“反正衣服爸爸洗。”

苏扬原本刚刚好转的心情,瞬间被叶慧云破坏了。

然而,叶慧云似乎底气很足,她直接发飙了。

啪啪啪!

茶几被拍得巨响。

“都几点了,还不烧饭做菜,你等死呢?”

“废物东西,一天到晚鬼出息没有,钱赚不到几个,要你这样的窝囊废,有什么用?”

一旁,小丫头顿时急了,护着苏扬,道:“妈妈,不要说爸爸,爸爸已经很努力了!”

她大眼睛眨巴着,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见她都快哭了,叶慧云才冷哼一声,收回冷漠的目光,却依然喝道:“还不滚去做饭!”

苏扬心头窝火。

他真的很想发飙,抄起大巴掌狠狠的抽在这个女人身上。

出轨了还这么豪横!

不过,为了远大报复计划,苏扬仅愣了片刻,脸上便露出灿烂的笑容,完全是一幅惭愧的模样。

“嘿嘿,老婆,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想起来,好久都没有给你送花,刚才去给你买花了,一下忘了嘛!”

说着,苏扬笑嘻嘻的拿着花递到叶慧云手中。

叶慧云看着那支玫瑰花,冷笑:“你这是在表达惭愧吗?”

苏扬一下就听出她的一语双关,明显是指刚才自己躲在柜中想捉奸,却啥也没捉着的惭愧。

他真想一大耳瓜子抽上去,老子惭愧个毛!

“嗯嗯,确实惭愧!”

“滚去做饭!”叶慧云不屑一笑,将苏扬的花扯过,直接丢进垃圾桶。“我也用不着你这假惺惺的作派,你没怀疑我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就求神拜佛了。”

“嘿嘿,哪能啊。我……我这就去做饭!”

苏扬嬉皮笑脸的跑进了厨房,一脸殷勤的模样。

进了厨房,苏扬的笑容便收敛起来。

他真是被叶慧云那恬不知耻的作派气到了。

要是不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女人,简直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八年前,自己还是顶尖富二代的时候,叶慧云为了倒追自己,几乎使尽了浑身解数。

可以说,那几年,她简直把一个女人的温柔体贴做到了极致,完败了其他想追求自己的女人。

也正因她的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温柔贤惠,而且还怀了孕,最终苏扬才决定娶她。

直到自己落魄开始,她那冷漠的态度一天天越演越烈。

忽然,灵光一想,苏扬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报复计划。

无论是对叶慧云来说,还是那个未可知的野男人来说,他们最看重的绝对只有钱。

对于爱钱的人,再也没有比夺走他的钱,更能让他痛不欲生的事了。

特别是在他们即将得到的情况下又失去,心态一定会崩的!

“叶慧云啊叶慧云,背叛我是你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

“这三年,我不是不能赚钱,我只是想让自己在痛苦中多磨砺一番,让自己以后的脚步更稳一些。”

“既然你这么喜欢钱,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你这个老公到底是不是窝囊废!”

半个小时后,丰盛的晚餐做好。

一家三口坐在饭桌前吃。

苏扬很热情,不断给小丫头还有叶慧云夹菜。

只是夹到叶慧云那里几次后,她不耐烦了。

“你有完没完,我没手啊!”

似乎,只因为苏扬现在穷,他做什么都是错的。

说着,她不耐烦的将苏扬夹进她碗里的菜直接赶落在桌上 ,一脸嫌弃。

扒了两口气,她干脆砰的一声,将碗砸桌上。

“不吃了!”

说罢,她起身砰的一声,将自己锁进了房间。

“爸爸,妈妈她怎么了?”苏语曦睁着无辜的大眼睛问道。

“没事儿,妈妈最近心情不太好,过段时间就好了,咱别惹她。”

“嗯嗯!”

小丫头很懂事的开始扒饭。

就在这时,卧室房间门又被拉开,叶慧云冷冰冰道:“这几天我要加班,很晚才回来,这两天你去带女儿吧!”

听到这话,苏扬眼睛一亮。

机会……到了!

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也即将揭晓!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