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巅峰时期的速写,无需过多的赞誉

更新时间:2021/3/30
收藏 说说

陈丹青,著名艺术家、作家、文艺评论家,被相关媒体称为是“这个时代最后一个敢说真话的文士”。前面的这些过度赞美显得不真实,但他年轻时的天才之作,却连赞美都是多余的。陈丹青说,“我只是一个画画的”。

这些日子,许多博友讨论了陈丹青老师说自己“没画过素描”的问题。联系上下文,陈丹青所指“素描”应该是国内学院里这几十年形成的用于基础训练的那一类。是学自50年代苏联的素描训练模式,以石膏像、人体、人像为训练内容的“全因素的素描”。这类素描在整个人类绘画史当中显得很有“中国特色”,其实也只有短暂的50年。这种素描的讹误和功劳我不想去讨论。

看欧洲古典大师的素描经典,不难发现,大师画的多是容易被我们称为速写的素描。其实速写就是在短时间里完成的素描。回到素描原有的概念,陈丹青老师才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素描高手。这些上世纪80年代在创作《西藏组画》期间完成的大量速写是陈丹青素描最精彩的部分。陈丹青的素描不是我们的学院教出来的,完全是一派天赋才能,是自少年起自觉学习欧洲大师的“野路子”,生猛浓郁,反而有大师气象。

30年前,陈丹青两次进西藏,第一次是1976年画出了《泪水洒满丰收田》,第二次是1980年创作《西藏组画》。后一次进藏速写数量惊人,题材也几乎包罗了当时西藏景物和社会生活的直观全貌,大到雪山神湖,小到藏刀毡帽上的图案记录。可以猜想短短的3个月里,年轻的陈丹青是怎样的好奇、惊喜和兴奋,又是怎样的敏锐、冲动和热情。

我受陈丹青影响很深,学生时代先是被《西藏组画》震撼;又对着翻拍多遍的小照片临摹零星见到的西藏速写;后来,我毕业自愿进藏的直接原因也是陈丹青《西藏组画》的感召,一下子在高原生活了13年;近些年我热衷于写生也有他对我的影响。

拙于文字的我很难准确描述这批速写的精妙,每次看到就心跳加速。面对好作品评价赞美都是多余的,先傻在那里,享受那一刻被电击般的纯粹,我只能感知我的激动。记得去年在中央美院展厅里看“素描教学60年”,我在看整个展览的过程中都还理智平静,也许,因为我对西藏感情特殊,唯到陈丹青西藏速写这里心脏猛烈跳动,他的直接、热忱扑面而来,高超画技隐于情感后面,画家和笔下的形象都是活着的生命,康巴汉子自不必说,连小泥房子都像是在“呼吸”。

这些年,我一直注意搜集这批速写的印刷品和电子文件,有翻拍有扫描,加起来也有200多幅。早就想分享给更多的朋友和学生们。几天前陈丹青老师得知此事马上就应允了。这是陈老师送给博友的厚礼!

陈丹青说:“现在,我大概画不出这样的素描了,它们比油画正稿更生动,更自然。我终于明白:趁着年轻时代的热情和敏感,还有部分的无知,是绘画的最佳状态。”谢谢陈老师!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