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集邮中的“自然”与“人为”

更新时间:2021/7/9
收藏 说说

题目上的这两个概念,在集邮界域是个常议常说常践常行的话题。

所谓“自然”,是指那些在邮政流通中真正实际应用过的邮件遗留品;比如实寄封片、信销邮票、附着于实寄封片上的邮政签条、发送过的电报纸等。

所谓“人为”,是指那些为着集邮目的而运用邮政功能自制的邮件存留品;比如官白首日封、全套邮票的超资实寄封片、盖销邮票、极限片,以及虽符邮资却是为着集藏而发寄的几乎不可与“自然”实寄封片区别开来的邮件等。

当然,那种“自然”的邮件走到集藏之中,是具有一定邮政价值、集邮价值的遗留品,为评价颇高的集邮素材。无论集藏或编组邮集,皆属上乘。在集邮者手中,几乎人人都会从海量的“自然”邮政流通中,检索出有价值的实寄封片等藏品。在编组各类别邮集中,所展陈素材少不了精选细淘在“自然”流通中产生的邮件素材。这个“自然”,在集邮界域已约定俗成的视为佳藏。原因则在于,这些“自然”遗留品,体现出一种“真实”,即它们真实记录了邮票发行的日期、地点、邮路的走向变迁、邮史悠久的陈迹,以及真实体现了集邮之“集”的寻寻觅觅和深研精酌。

因此,集邮所向的这个“自然”,毫无疑义体现出了集邮的本真,其背后蕴藏着集邮研究的偌大空间以及浸透着集藏者的心力精力和智力。故“自然”二字所投射出来的淳净厚朴的本色,是为集邮的一个众望亮点。特别是在编组高层次的各类邮集中,“自然”二字几乎有着神圣意味。即使是最简单的实寄封片,诸如1878年最早的薄纸“大龙”邮票实寄封,就以天价而令“大龙”邮集编者眼前大亮。至于在鲜用和少用实寄封片的专题邮集中,也有实寄中的戳记信息为重的规定,以及可少量使用20世纪40年代之前的“自然”实寄封片。可见,从集邮的普及到高端,这个“自然”皆是一个众望所归的追捧之存。

说到了“人为”,这是集邮中不可避免的一种痕迹。在邮展降低门槛和走向开放的情状下,包括不编组邮集的单纯集藏,“人为”存留品亦应给其应有的位置。曾几何时,对于“人为”的排斥,几乎如一盆冷水,泯灭了一些集邮者的热情。如对于极限片这个从诞生之日起就带有“人为”痕迹的邮品,虽然从欧陆到全世界乃至FIP,已然有定评的延宕在了集藏中和邮展中,却依然有所谓权威以“人为”为由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打压。这个不正常,应当扭搬过来,还本就是“人为”的极限集邮以原有的位置。至于实际存在的一些“人为”集邮品,我以为应持“开放”态度。只要喜欢,集集无妨。往往一些“人为”的品类,从外观到邮政内涵还有一定价值。比如,官白首日封,往往设计和印制十分精致,其上首日纪念戳记,亦有邮政效应。适当一集或就全集,也无不可。

总之,古老集邮走到了今日,在面临五花八门现代空间之际,可以也应当让其走向多元。因此,不要一概排斥“人为”。在集邮中,让“自然”与“人为”并存,让“人为”与“自然”互补。从专业性来讲,当可强化“自然”;在趣味性上看,可以给“人为”一定位置或较大空间。都是“邮”,不必扭打了;都是“邮”之“同根”,更不可“相煎”太急了。一句话,在集邮式微情状下,可以把“自然”与“人为”归拢一起,共蹈更宽的集邮之路。

作者:李近朱

来源:中国集邮报(邮发代号:1—164)

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随时轻松在线订阅纸质版《中国集邮报》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