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花人远天涯近”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北齐南黄”同台展花鸟

更新时间:2021/5/2
收藏 说说

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齐白石、黄宾虹是两座并峙的高峰,两位画坛巨匠生前虽然偶有交集,但却身处一北一南,各自代表了近现代中国画发展过程中的两种不同形态。两位先生去世后,家属将家藏作品全部捐献给国家,并分别由北京画院和浙江省博物馆收藏。今年,北京画院特联合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美术馆,共同推出“隔花人远天涯近——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并将于4月30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拉开两位艺术巨匠跨越南北、同台“对话”的大幕。

此次展览分为“接木移花手段”“含刚健于婀娜”“不似之似为上”三大板块,共汇集齐白石、黄宾虹的花鸟作品、写生、画稿等共计169件套,全面地展现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艺术的发展历程与卓越成就,并在此基础上,梳理呈现两位艺术巨匠于写生方式、创作题材及艺术理念层面的异同。

齐白石

黄宾虹

“北齐南黄”双峰并峙

齐白石与黄宾虹是近现代中国画坛的两座高峰,画史曾有“北齐南黄”之说。齐白石、黄宾虹毕生致力于探索中国画的发展与转型,二人生前分别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和“中国人民优秀画家”的称号。齐白石山水、人物、花鸟、水族、草虫兼善,其中尤以写意花鸟被世人所知。黄宾虹虽然以山水闻名于世,但是其花鸟画同样有着极高的成就,潘天寿曾评价“人们只知道黄宾虹的山水绝妙,花鸟更妙,妙在自由自在”。可以说,两位艺术巨匠的花鸟画尽管风格迥异,却代表了中国画发展的多样性和多元化,他们不同的人生经历、创作经验和艺术理念均为二十世纪中国画发展提供有益的滋养,更会引发我们今天花鸟画创作的发展的多种可能性。

1947年冬,齐白石(前排左四)与黄宾虹(前排左五)在画家于希宁画展上

齐白石的“红花墨叶”

1919年,齐白石正式定居北京。此时他的画风学八大山人的冷逸一路,所以并未在京城画坛立足。在好友陈师曾的劝告下,齐白石以以“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的决心进行“衰年变法”。在师法古人的基础上,他的花鸟画吸收吴昌硕等海派画家的长处,终于开创出独具个人特色的“红花墨叶”一派。

成熟时期的齐白石花鸟画,亲近自然、讴歌生命,取材上将原来文人不屑表现的花鸟鱼虫、农家蔬果植入画面,极大地拓展传统花鸟画的表现范畴;章法构图上以“接木移花手段”进行大胆尝试与改革,将浓重的墨色与艳丽的红色巧妙搭配。不但突破了传统花鸟画的审美意趣,也更加符合广大民众的审美趣味,雅俗共赏。

秋声 齐白石 133cm×33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荔枝蜻蜓 齐白石 136cm×33.4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蔬菜蟋蟀 齐白石 133cm×33.5cm 1939年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松鹰图 齐白石 182cm×47cm 无年款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翠鸟大虾 齐白石 133cm×33.5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荷花小鱼 齐白石 134cm×34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黄宾虹的“刚健婀娜”

黄宾虹研究、临摹古人一生不辍,更是将勾摹古人作为自己的日课。在师古人的基础上,他还提倡游观、写生,强调“师造化”。虽然在取材上并不像齐白石那样丰富,但是黄宾虹笔下的花鸟却展现出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画风。

黄宾虹提倡勾花点叶,往往笔简意足,一挥而就,物态盎然;晚年擅长用破墨、渍墨之法,用色随性,淋漓尽致。更是将书法用笔融入花鸟画中,使得其花鸟画富有节奏的点画韵律,看似用笔松散,轻松自在,实则内在法度严谨。作为传统笔墨的集大成者,黄宾虹将自己的“五笔七墨”生动的运用于其花鸟画中,一波三折,含刚健于婀娜。

芙蓉图 黄宾虹 68.5cm×33.2cm 1953年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卷丹虫石 黄宾虹 97cm×38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蜀葵玉簪湖石 黄宾虹 75.8cm×38.5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芍药 黄宾虹 80.5cm×45.5cm 1951年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芙蓉紫薇 黄宾虹 65.6cm×33.2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梅竹 黄宾虹 69cm×35.8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齐与黄的“不似之似”

齐白石常说“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黄宾虹作画也提倡“作画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这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两位艺术大师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与探索中,悟出的画之真诀和中国美学精髓。齐白石、黄宾虹两位画坛巨匠在题材选取、笔墨语言、设色特征、章法构图上存在着诸多不同,在花鸟画领域开创出截然不同的风格和面貌,但是却对传统的笔墨趣味和审美追求保持着惊人的一致。

在这背后凝聚着两位大师对古人、对造化孜孜不倦的追求与探索,凝聚着他们对自然和生活体察入微的观察与体悟。此次展览中,还将重点呈现齐白石、黄宾虹的花鸟写生画稿,这些极为“形似”的底图也为我们揭示了两位艺术大师成功背后的勤勉之路。

齐白石、黄宾虹的花鸟画植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生发于师古人、师造化后大胆创新的艺术精神。希望广大观众在北京的烂漫春日,感受两位艺术大师笔下的百花芬芳,更加理解中国传统书画的独特魅力。

墨竹 黄宾虹 115cm×33cm 无年款 纸本水墨 浙江省博物馆藏

风竹 齐白石 129.5cm×33cm 无年款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荷塘秋趣 黄宾虹 106.6cm×39.9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残荷 齐白石 117cm×34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禽鸟稿 黄宾虹 26.5cm×30.5cm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一鱼二蛙 齐白石 35cm×23.5cm 无年款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扫描订阅2021年《中国书画报》200元全年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