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完整

更新时间:2021/4/3
收藏 说说

中国古代的书画史中,女性很少,与男性画家数量相比,说没有也不算太错。但才女有。卓文君、上官婉儿、李清照、朱淑贞,等等——但似乎把才学都放在了诗词上,说是能写能画,可既不见名声,也不见墨迹。这可以理解,在古代,男尊女卑,女儿在家有诸多忌讳,甚至说“无才便是德”。连出家人也不例外——从智永到四僧——都在艺术史上留有光辉的篇章,却不见尼姑道姑以书画闻名者。

阴阳平衡是中华文化的传统理念。即便在今天,在人命关天的中医领域,也没有彻底放弃阴阳调和的理论,而完全走临床试验的道路。可见,古代艺术史是不完整的,只有属阳的男性,却少属阴的女性。阳盛阴衰自然失衡。

但说女性缺席古代艺术,也不公允。仕女画、美人图,一直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西方也一样,不过他们的生活条件太差,画中女性往往穿不起衣服。

很长时间里,女性只是被看的对象,而不是看的主体。我们知道古人眼中的女人,却不知道女人眼中的世界。历史只有一半,另一半已经被时代抹去。普遍的偏见与固执消除了女性的声音,比战争更可怕。战争总有结束的时候,而偏见中,只有漫长的沉默。像贾宝玉所说:女儿是水做的。易于蒸发,干透之后了无痕迹。只有谈闺怨的几行文字,还有文人想象中的“燕草如碧丝”。

伴随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女书画家开始走上舞台,发出巨大的力量。不是以女性的身份哗众取宠,也不再局限于柔弱与秀美。——人们终于可以看到世界的另一半,知道以往的印象有多么荒唐。何香凝、方君璧、周慧珺、孙晓云的作品显示了女性没那么“女性”的一面。还有王迎春女士和其丈夫杨力舟的合作——如果没人指点,你能知道一幅画里,哪些出自女性之手吗?失去了猜测和神秘,书画中的女性变得越来越真实,有重量、有活力。看着今天的女性艺术家可以志得意满地介绍自己用女性视角观察女性生活创作出来的女性题材作品,我们知道缺失的历史,已渐渐完整。

每年妇女节,女书画家都要集中办展。这像春节写福字一样,已经成为惯例。再过几个月,到了儿童节,就要有儿童主题的展览了。到了重阳节,还会有老年人作品展。通过一个节庆,推介一个群体已经是常态。这确实让今天的艺术世界更加丰满、更加完备,但还不能完全扫除残缺的遗憾。

对技巧和效果的追求,依然把书画限制在传统的范围内,没有对所有人敞开怀抱。学书画的人难免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能不能学成,能学到什么程度?倘若精力不充裕,往往彻底放弃书画的理想,甚至“留到退休后再说”。

一件作品感人,不只在于技巧,更在于表达的真诚和热情。技巧高妙的空虚作品、程式化的应付展览,能给人多少美的享受?仅仅因为技巧不足,就把作品排除在展厅之外,是可惜的。只有职业艺术家的书画史,也不能说是完整的。

我想,妇女节的女性作品只是一个开始,一个很好的开始。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