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圈|“三五瓜舟”画“丑牛”

更新时间:2021/3/30
收藏 说说

微信朋友圈里,画家老五、老瓜等都发出“2021辛丑元宵书画雅集”的信息,共同展出了画牛图,让人眼前一亮。近年来,四川吕三、山东老五、福建老瓜和陈彦舟的名气越来越响亮,很多朋友也喜欢把他们的画作放在一起欣赏,称他们为“三五瓜舟”。这次画展,“三五瓜舟”人虽未到,而他们的“牛”却聚在了一起,观展的朋友不由为他们点赞。吕三的牛,突出眼神,透着性情。他的那幅《夕阳西下把家回》,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大牛小牛眼神里都没有疲惫,只有幸福,而牛身的笔墨与背后的青山浑然一体,一幅典型的“全家福”。

新年伊始,我也以拙劣之笔画了幅牛,题赠默默耕耘的友人阿滢,逗知己一笑,曰“山一样的背,铃一样的眼,月一样的角,花一样的漩,情一样的绳,爱一样的圈,耿直的脾气,默默地干,牵住鼻子不扬鞭”。说牛背如山,陈彦舟画牛亦如是。彦舟兄画牛,造型有“些许”不准确,纯粹山水之笔墨。他画了两头牛,题曰“父子情深”,两双人眼一样的大眼睛瞪着这个世界,瞪着读者。目光深邃,像要攫取,又像有疑问,是思想家的眼,似陈丹青的眼,有着别样的意境和情怀。彦舟兄大概是在画大仲马和小仲马,一对天才父子。他画的《野红牛》,牛眼最是醒目,“乌溜溜的黑眼珠”,牛背最是突出,山峰一般,远远望去像一片祥云,预示着牛年红红火火、大吉大利。

老瓜的笔墨肆意狂野,可他画的牛不狂野,温顺可亲,甚至有点木讷,笨笨呆呆的。“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见图一),老瓜画牛学李可染多些,得其神韵,我藏有老瓜的一幅牛。可他与李可染又不同,李可染为牛写照,富有田园风味,格调清新淳朴。老瓜笔墨厚重泼辣,画面有些沉闷。老五的牛,卡通、可爱,我忘记了有没有藏。尝见他拟齐白石画牛一幅,春风荡漾,柳条漫舞,牛儿惬意地夹着尾巴,屁股对人,优哉游哉,一幅恬淡景象。那是我见过的最妩媚的春牛图了,若牛尾巴一甩,就要“走光”了。老五画牛,深得白石老人意蕴。这次“展览”,他画了两幅:其一,一头牛眯着眼,呆呆萌萌,站在垂柳下做美梦(见图二);其二,一头牛圆睁大眼,欢呼雀跃,与鸟儿共舞,喜庆快乐,都是画的“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时节,一派春意盎然。

图一

图二

看“三五瓜舟”画牛,让我思虑良多。李可染画牛,缘于他在1940年住重庆郊区农民家里时,旁边就是牛棚,朝夕相对,牛之辛劳无怨、与世无争,给李可染留下深刻的印象。“三五瓜舟”长期生活在基层,对牛当然也十分熟悉。小时候我也常常与耕牛相伴,与牛有深厚的感情。记得小时候,队里有头大牤牛,力大无穷,吃苦肯干。可能常想“美事”,有些顽皮,影响劳作,队长就决定“锤牛”,断了牛的根。唉,小时无知看热闹,乱哄哄地见证了“锤牛”的场面。那牛,从此失了牛气、没了牛性,行尸走肉一般干活、干活……斗牛的场面更是惊心动魄,斗牛场群情沸腾,斗牛士险中求生,斗牛在不断地挑逗下丧失理智,让愤怒冲昏脑袋,疯狂起来,凭着开山的头、锋利的角,一次一次冲刺、冲刺,然而空有牛劲,最终倒地不起。

“锤牛”和“斗牛”我都为之垂泪,也誓不做这两种牛。可是,有时人生如牛,有很多无奈,比如牛魔王,原本一家子过得自由自在,可是自从惹上“取经队伍”,最终,儿子红孩儿被收编,小妾玉面公主被打死,夫人铁扇公主饱受折磨。看吧,到底做一头怎样的牛,还真不是牛说了算。

千人画牛,千种模样,只有把自己当成一头牛,才能画好牛吧!来,做一头快乐的“孺子牛”吧!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