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版纳|甜甜的拥有

更新时间:2021/3/27
收藏 说说

那是我刚刚记事的时候,秋收时节妈妈去田野里捡庄稼,回到家的时候,背上背的是一袋玉米棒子,手里捧着一个用野草捆扎的圆白菜叶子包儿。打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小果子,妈妈捡一颗放到我嘴里,这淌着水灵灵汁液的小果子甜极了。我捧着菜叶包吃了起来,一口气吃了好多,嘴边和两腮都沾满了黑色的果汁,成了个大花脸。妈妈告诉我,这黑色的小果子叫甜星星。伴随着妈妈欣慰的笑容,留下了我童年的记忆:原来这黑色的星星是甜甜的。

甜星星是草本野浆果,属一年生植物,夏季开白色小花,球形浆果,成熟后为黑紫色,家乡的垄上地里、田头阡陌都是它生存的领地。无论天旱和地涝,都能生根出土、开花结果。一代又一代顽强地生息繁殖着,在人们不经意间成熟了,成为一种自我氛围极强的野生植物。甜星星成熟的果实也有橘黄色的,口感与黑色的相同。当我长大后,也常到野外去采撷和品味秋的甘甜,蹲在地上一嘟噜一嘟噜地往嘴里送。有时也用菜叶装回一包带给妈妈,看着已经缺了牙的妈妈一粒粒吃光,心里也是甜甜的。在那个年代里,甜星星是农家可以尽享的纯天然水果。入伍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在辽南青石岭下,还是在京东的大运河岸边,甜星星随处可见,这甜甜的记忆和妈妈的味道一直伴随着我。

来西双版纳前的深秋,顶着霜冻,我在辽东的江岸边移来一株正值旺盛生长期的甜星星,植于工作室的花盆中相守着过了一冬。只是缺少阳光照射,甜星星不再那么甜了,淡淡的口感延长着野果生命的悠然。庚子盛夏,在我的版纳姜园左侧的第二畦里,突然发现了一株长势茂盛的甜星星,开着小白花,花落结出绿果子,又渐渐变黑了,摘下一尝,味道竟然也与北方甜甜的记忆十分吻合。在版纳,我邂逅了许多异花奇树,在新鲜感中流连着。令我吃惊的是,这里的甜星星与几千里之遥的故乡黑龙江大地上的一模一样。

一直以来我总在寻找着,热带雨林与遥远的寒地黑土不同环境中的相同植物,今天终于找到了。小小的甜星星以其顽强的适应性坚守着本真,不屈服寒冷与酷热,与迥异的环境融合包容着,姿色不改、容颜依旧,笑傲地北与天南。甜星星的叶子,西双版纳人称之为苦凉菜,是餐桌上的食材。苦凉菜要吃它的嫩尖嫩叶,它有多种做法,炒、煮汤、凉拌、炸等,可以和鸡蛋、西红柿搭配,都很美味。其中清炒苦凉菜最为普遍:先把苦凉菜洗干净,再将2瓣大蒜拍碎,3个干辣椒切小段。将锅烧热后倒适量油,再放入大蒜、干辣椒爆香,就可以放入苦凉菜大火翻炒了,当炒至叶变软,加适量盐,翻炒均匀出锅就是一道鲜美的佳肴了。

有一种花儿,串起了热土和寒地的记忆,有一个甜甜的记忆,终生挥之不去。当我走进了甜星星的天地里,惊奇地发现原来这小小植物却是大名鼎鼎的龙葵。龙葵是甜星星的通称,它的浆果和叶子均可食用,而且全株都能入药,可散瘀消肿、清热解毒。龙葵几乎分布在全中国,名称因地而异:江苏苏州一带叫野辣虎;四川人称之为野海椒、小苦菜、石海椒、野伞子等;山东人说它是黑天天;湖北巴东的灯龙草;河北内邱的山辣椒、唐山的谷奶子;江西的名称更夸张,叫飞天龙;贵州也不例外,叫天茄菜。只有我的家乡黑龙江,叫其为甜星星、黑星星或黑悠悠。

西双版纳是行者的课堂,随时都有着学识增进的教科书。在这里,一直默守在山野间的甜星星被扩展了内涵,不仅是秋野里的小甜果,更成为身价极高的龙葵。而我童年的记忆中妈妈的味道,也就成为可以增益的“甜甜的拥有”。(附图为李人毅《华夏龙葵》)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文章: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