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情味——记水墨民俗画家邢振龄

更新时间:2021/1/12
收藏 说说

从大约十年前开始,每到临近深秋、树叶金黄的季节,总能接到一位老先生的电话:“小彤,北京的银杏叶已经都黄了,你什么时候来啊……”听到老先生爽朗的声音,熟悉而温暖,“邢老师一直记得秋天我心里惦记的事儿”。

“邢老师”,说的便是京城水墨民俗画名家邢振龄,相识多年来,自己与邢老应算是忘年交般的朋友。作为报纸编辑,我这些年刊发过一些介绍邢老和他的水墨民俗画的文章,而这一次,很想从自己的视角来写写这位相识十余年的作者兼朋友。

十多年前,我刚做编辑,负责报纸的“老年版”,在一次新内容的策划中准备推出一个以绘画来反映身边生活的栏目——“画说世象”,作品力求取材生动、贴近生活。构想有了,下一步就是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擅长此类创作的画家。那时没有微信朋友圈,媒体平台的呈现也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发达,寻找这一类创作的艺术家并不是特别容易。很偶然的一次,部门主任秦立申老师在《天津日报》副刊版看到一位北京民俗画家的专访,画家名叫邢振龄,他笔下的创作充满了人间烟火的味道,幽默诙谐,回味悠长,正是栏目所希望呈现的风格。于是,我的下一个任务便是寻找邢老师。先去联系《天津日报》副刊部,五天后终于找到了那位不坐班的专访栏目责任编辑肖老师,听明我的意思,肖老师表示需要先征求一下老先生的意见……就这样,从开始“寻找”到订好从天津去往北京的火车票,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听着电话那端邢老“欢迎来北京,咱们见面聊”的热情邀请,我对新栏目的约稿充满期待。

那是一个初秋的上午,在邢老刘家窑南里的家中,我见到当年76岁的邢老和他的老伴儿张老师。邢老虽在北京生活了几十年,但仍是一口地道的山东话,而总是笑盈盈话不多的张老师则是纯北京人,他们一动一静,一个急脾气、一个慢性子。邢老快人快语,不到半天的功夫,便知晓他是学西药出身,曾任北京同仁医院的药剂师,还曾被打为“右派”,做过《健康》杂志的副主编、《中国食品》杂志的主编,直到退休后才拿起了画笔……用邢老写过的一首调侃自己的打油诗总结最是恰当不过:“小时务农半耕读,大了进城寒窗苦。一不留神成‘右派’,发配荒野面朝土。平反当了总编辑,舞文弄墨把人唬。人走茶凉退了休,写写画画送寒暑。回首往事哭亦笑,人生谁个无祸福。”在那两年的合作中,邢老作为栏目的“主力创作”之一,奉上了很多精彩画作,而“画说世象”逐渐成为版面非常受读者关注与欢迎的重点栏目,邢老功不可没。从他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也读懂了一位对生活充满热爱的老人的思考、感悟以及关于人生的智慧,有些作品虽只寥寥几笔,却意味深长,饱含哲理。

记得那会儿也是自己刚接触摄影且最着迷的时候,当时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外的银杏大道每到深秋以现在用泛了的一个比喻来说,是很多摄影爱好者“打卡”的地方。深秋的黄叶很迷人,但无奈的是,若去早了可能不够金黄,而稍晚几天也许一夜秋风便会吹落大半,时间把握特别重要。一天电话里跟邢老商量稿件,到了最后忍不住问:“邢老师,北京的银杏叶都黄透了吗?”原本只是问问,哪知老先生却特别认真:“我给你看看去,明天我去趟中国美术馆,后面一条街都是银杏,如果那里的叶子黄了,估计各处也就都差不多了……”结果,转天上午老先生在电话里特别兴奋地告诉我:“叶子都黄了,特别美,这周末来北京吧。”就这样,就像文章开始说的,一连很多年,每到深秋邢老都会打来电话,告诉我“北京的银杏黄了……”

后来,因为版面调整我不再负责“老年版”,与邢老工作上的合作少了,但一直保持着联系。偶尔电话问候,老先生或是在电话里分享一下办画展受到观众欢迎的喜悦,或是他最近又有了哪些满意的创作和奇思妙想。近些年,我没有之前那么勤奋地热衷于摄影了,老先生虽不再来电告诉“叶子黄了”,但每年还是在那个时间段的前后,他新一年的挂历制作好了会告诉我,给我寄一些,可以分享给同事朋友们。老人的惦念,让人心暖。

正像邢老打油诗中的“写写画画送寒暑”,四季轮回,一年又一年。2015年,80多岁的邢老开始“涉足”微信朋友圈。每天邢老都会在朋友圈发两三幅作品与大家分享,这些画多是他的最新创作,有时也有他几十年前的版画旧作。互联网让邢老找到了更方便的展示平台,也让朋友们可以看到他随时迸发的创作灵感。比如他今天看到了什么,想到什么,有怎样的回忆,又有怎样的感慨,哪怕是邻居家房上睡了一宿的老猫都会成为他创作的主角(见下图)。有时,邢老还将读书笔记绘写为当天的作品,比如他的一幅题为“闲读散记”的画作,“人活着没必要凡事非争个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跟家人争,争赢了,亲情没了;跟爱人争,争赢了,感情淡了;跟朋友争,争赢了,情义没了。争的是理儿,输的是情,伤的是自己。黑是黑,白是白,让时间去作证明,放下自己的固执己见,宽心做人,舍得做事,赢得的是整个人生,多一份平和,多一点温暖,生活自有阳光。宅居闲读散记 老邢”。画的右多半边是上面这些邢老以非常具有个人标识的孩儿体书写的阅读散记,左边是一位戴眼镜的老者,看上去应该是邢老的自画像。老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悠闲地读着报纸,脚下趴着一只懒洋洋的花猫,旁边矮桌上放着一壶老茶,一人、一猫、一茶,惬意、自在……邢老的画就是他的生活,而他的生活也都被写进、绘进了画中。

这幅画只是邢老发在朋友圈中的一件平常作品,近6年时间,五千余件画作,从一个侧面将邢老的生活鲜活地呈现出来。在邢老的创作中,有一个常见的标题“又见老哥仨”,这其实是一个系列,估计邢老也说不清这一主题自己到底画过多少。邢老与鲁光、何君华两位老先生在北京被称为水墨民俗画界的“京城三老”,鲁老的画多为大写意,何老的水墨则有着浓郁的漫画味道,三人各有各的特点。他们经常一起举办联展,每次在琉璃厂展出,观众络绎不绝。“又见老哥仨”系列中的三人,或是把酒言欢,或是相聚攀谈,旁边依然是以孩儿体书写的稚拙字迹,记录着每一次老哥仨难忘的相见。

近些年,因为患病,邢老每年要入院一两次。去年在一次严重复发的治疗后,邢老回到家中画了这样一幅作品:画面中间,一位老人半倚在床上,床边与老人正对着的位置坐着的朋友拉着老人的手在说话,旁边站着三位稍年轻一些的朋友,都关切地看着病床上的老人。画上是这样写的:“我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该走了。是我的至亲至爱、旧朋新友为我加炭添柴,火又旺了起来。我含着泪水又回来了。这一切我没齿难忘,你们不顾三伏天酷暑赶往医院看望我,你们是让我再生的天使。今天我出院了,回家的滋味真好,我又能坐在画案前拿起干枯的笔给朋友们回音了,你们的身影又出现在我的眼前。谢谢了,朋友们!住院12天,172位朋友看望了我,打吊瓶(袋)48瓶,做手术两次。出院后记录。己亥三伏天 邢振龄记。”邢老感谢的文字让人动容,其实朋友们对他的关心爱护也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因为几十年来老先生也是以真挚情谊对待大家。这相互间的情感无需太多文字表达,只是会让我想到邢老几年前一次画展的主题,也是他的一枚常用闲章:人间情味。(附图为邢振龄画作)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