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海留痕|墨香萦怀思故人——回忆我的姥爷王雍天

更新时间:2021/7/19
收藏 说说

我自幼伴着姥姥可口的饭菜和姥爷淡淡的墨香长大。我记事的时候,姥爷已经年过古稀。他是一位性格倔强、风度翩翩、遗世而独立的老人,家里一直挂着他那幅笔力苍劲的画作《五伦图》。

当我作为一个享受全家宠爱的小孩儿出现在这个家庭里时,姥爷早已历经岁月的洗礼,像一株从容不迫的杉树,活成他原本的样子,一切生离死别的惊涛骇浪都已经被搁浅在他的作品里。姥爷的房间,既是卧室,也是书房、画室。一家人每天晚上在一起吃饭、看电视,从来不会觉得不够大。在那个时候,也许物质不是很丰富,但人却活得很精致,所有东西一件是一件,端端正正地摆在那里,不会因贪而多,也不会因少而缺。我至今还记得姥爷房间中每一处的格局,记得窗台上的泥人和剪纸,记得书架的玻璃上摆放过的老照片,还有那画案边下笔如有神的老者。

依稀记得每天醒来,姥爷都在提笔构思、落笔,不久,一幅幅造型准确、形神逼真的工笔花鸟、山水画如行云流水般跃然纸上。我被这魔术似的奇变惊呆了,总是好奇地问这问那。姥爷并未因我打断他的创作而懊恼,反而停下手中的笔,耐心地解答着我的种种疑惑。我为姥爷对我的宠爱而窃喜,但后来发现他对学生也是如此——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倾囊相授。

长时间的耳濡目染,我也对传统中国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姥爷除了耐心示范、指导以外,有时还会带着我去公园写生,他说写生对于花鸟画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是一生创作不可缺失的组成部分,是取之不尽的源泉。

姥爷的画笔陪伴我度过了充满乐趣的年少时光,哪怕是在姥姥半身不遂的情况下,他也从未停止创作。我依稀记得姥爷在弥留之际依然心系教学,他视艺术为生命,他就是这样一位痴迷的画家。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和之后的很多年,我都难以理解这股清流是如何存活于浮躁的尘世的,只是在后来岁月的磨砺中,渐渐领悟了他的人和画的物我相融。

姥爷用他的一生诠释了匠人精神,他将绘画技艺做到了极致,而无关功利和时间;精益求精地把专业技能展现其中,而非浅尝辄止。其实匠人精神的核心阐释为两个字:做人。做人是需要充满热忱的,一流的匠人,人品比技术重要。毫不谦逊地说,这一点在姥爷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对艺术执着、对画作精雕细琢的精神诠释了他毕生的追求与成就。姥爷用一生为代价去做一件事情,体现了匠人精神的纯粹和伟大,也用潜心修行替代了浮躁与功利。

姥爷热爱中国传统书画并始终对它保持着激情。他在教育上诲人不倦,体现出较高的文化修养和道德素养。作为画家,他以画为寄,抒写胸臆,终其一生都在守护传统文化和技艺。在他的每一件作品里,不仅凝结着汗水和时光,还有寂寞与坚守,每件作品都是他心血的结晶。

人虽故去,遗留的作品却仍然精彩。泛黄的纸素、褪去的墨色和剥落的色彩并未消解掉文化的魅力;相反,它们透露出他生命的光辉和昔日的风采。传统工笔画之传神写照,不仅仅是笔墨的精练和美感,更是真情的注入和对山水花鸟细微的观察和体验,还有和画家产生的精神上的契合与表现。

我坚信没有任何一门艺术是随随便便就能学成的,每一份云淡风轻的背后都藏着年复一年的坚守。直至今天,姥爷在窗前作画的情景仍然挥之不去,正是这种专注的匠人精神铸就了他一生的成就。不忘初心他已做到,方得始终由吾辈完成。(附图为王雍天作品)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