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电影《姜子牙》幕后的4位导演!

更新时间:2020/10/13
收藏 说说

中国影响力美术人物学术研究与交流平台

来源:wuhu动画人空间


10月1日

动画电影就上映了!

和大家分享一下

动画电影《姜子牙》

幕后4位导演的故事

动画导演李炜

曾担任动画电影《宝莲灯》主力原画,《大鱼海棠》执行导演,《魁拔》原画指导,拥有二十余年动画经验,目前担任动画电影《姜子牙》导演,以及电影中的二维动画总监。

在动画电影《姜子牙》中,二维动画呈现的是整体的一串镜头,是在用一个第三者视角,去描述一个古老,曾经发生在大陆上的一场战争。画面中,人、妖、神重叠交替出现,色调、场景也随角色运动不断变换。

这部分总时长只有2分多钟,但信息量实在爆炸,动画的制作难度和精度呈现出了目前国内二维动画的最高水准,这也难怪导演直呼制作电影三维部分做完了,二维部分都还没完成。

二维动画制作特辑

动画导演程腾

他是拿下

美国学生奥斯卡奖的中国动画人!

李炜(右)和程腾(左)在中传合道导演室工作

2017年2月,程腾从美国回到北京,才华横溢,野心勃勃。

此前,他的名字一直在母校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被反复提起。在2015年国产动画掀起行业热潮之前,他和李夏导演的动画短片作品《红领巾侠》已经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这让他几乎成为了动画江湖上的一个传说,被关注国产动画的粉丝尊称为“豆神”。

从2016年开始,程腾的母校在毕业季时互联网曝光率便格外高,原因在于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新一批毕业生的毕业短片作品,或在动画表现和技术上被认为“几乎是商业电影的水准”,或有旺盛蓬勃的实验性探索,被网友评论为“看到了中国动画的未来”。

相比如今的学弟学妹们来说,程腾这批10几年前开始投身动画学习和创作的专业人才既是幸运的,也是艰辛的。

他们是中国当代动画的第一批“晨星”,见证了中国动画电影从蛰伏到起航的过程,在其间经历了困惑、转折、挣扎,又因已经具备创作经验和初步市场探索,成为了如今原创动画的中坚创作力量。

从“大神”到失落的毕业生

2007年,中国动画还处于“黎明前的黑夜”。一方面,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所引领的民族原创动画辉煌期已经过去;另一方面,青少年热衷于日本动漫,而电视荧屏上《喜羊羊与灰太狼》正在热播,中国动画创作还徘徊于低幼创作取向,仍未寻到更广阔的出路。

那年9月,程腾考进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他在美术上很有天分,但选择这所大学的动画专业,其实只是为了追求一个女孩。他回忆,读本科之前自己“总共看了不到十部电影”。

同年,李夏和程腾成为了同学。和程腾不同,李夏颇有理想主义情怀,小学时就在作文里写想要画漫画,初中时就开始画影视分镜。因为突出的专业能力,李夏一入大学就被尊为“李神”。

入学不久,二人结为好友,混迹于学校附近的出租屋,无论是学生作业还是商业作品,都经常合作完成。

程腾和李夏的名字在动画圈被人熟知是在2010年,他们苦熬一年,做出了一个短片——《红领巾侠》。

短片讲述一个男孩在课堂上阅读漫画被抓现行,在幻想中和老师斗智斗勇的故事,其中融入了大量怀旧元素:圣斗士星矢、变形金刚、蓝精灵等。在视听语言上,当时大三的李夏对原画、美术、后期合成进行了一系列探索和尝试。

始料未及的是,短片传播速度惊人,在国产动画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年代,被网友视若瑰宝,甚至有人在豆瓣评论里分析中国动画超越日本的可能性。李夏还在这部短片爆红网络后发表了一篇技术指导文章。

“‘动院’是从2007级开始崛起的。”程腾回忆,大批优秀毕业短片作品的出现,让老师们叹为“奇迹”。

然而毕业后,他们需要和现实短兵相接。四年过去了,动画行业的环境并不比他们读大学前更好。

程李二人的同届同学袁智超在分享当年就业环境时是这么说的,“在开始找工作时,基本上没有想去的公司,做(动画)电影的比较少,也都是低幼项目。我所在的公司虽然说要做电影,但在那里的第一年只做了个MV。”

而2006级的陈子溢在毕业一年后,仍在一个幼儿教育项目中挣扎。他后来在深圳创立了自己的概念设计工作室,专注于影视、动画、游戏IP的概念设计工作。那几年,从事概念设计成为动画学院毕业生的另一条出路。

程腾仍然想做商业动画电影。和几家公司聊过后,对当时国内从业环境感到失望的他最终决定留学,前往美国南加州大学。而李夏在国内待了两年后,也远赴美国。

国外的月亮

2012年8月,程腾进入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学习,这是该所大学最出名的学院,在全美排名第一,造就了不少好莱坞的电影奇才,最著名的便是《星球大战》系列导演乔治·卢卡斯。

程腾拼着劲“一定要看看外国观众长什么样”。他在这里参加了一些电影首映式,在周围坐满美国观众的环境里,他对市场进行细致分析,研究什么东西会被全球市场接受,他认为自己的创作执念可以为市场作一定程度的“让步”。

动画导演李夏

而刚刚进入南加州大学的李夏,则陷入了自我拉扯的困境——他尝试着说服自己服从市场逻辑,但艺术创作的野心又驱使他不断进行艺术实验和自我表达。

李夏导演的这部动画在wuhu首发之后,获得了非常多动画小伙伴的关注!

他们之后的路

2014年6月,程腾的动画作品《天外有天》获得了第41届美国学生奥斯卡银奖,他和女友一起出席颁奖礼,作为第一个获得此项荣誉的中国人上台领奖。

这是一部关于中国功夫的古典动画短片,讲述了山林里的功夫高手金丝猴和春燕狭路相逢的故事。在做这个短片之前,程腾做了大量工作,比如研究美影厂巅峰期作品的风格,对《山水情》和《三个和尚》进行深度剖析,“研究工笔、大写意、小写意”。


虽然《天外有天》中国风格浓烈,但传统水墨画的元素在其中却少之又少。程腾认为,一方面,水墨画中的留白艺术让动画的视听语言难以呈现其上,另一方面,水墨画只能构成一种中国元素,要传达中国文化,它只是一种“形”而非“质”。

程腾的方法是,用更加时尚的手段来表达中国国画和武侠元素,并且试图体现一些西方人难以理解的中国哲学,将中国文化内涵作为“质”呈现。这个带有实验性质的作品,让程腾得以揣度西方人对中国元素的接受程度,得出的结论是:当今美国对于中国文化“质”的接受,远远比不上对中国元素这类“形”的接受。

从南加州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后,程腾去了梦工厂做联合导演,在美国动画行业留了下来,进一步了解其成熟的创作机制以及完善的工业化生产流程。

黎明的枪声

毕业辗转半年之后,袁智超加入了十月动画工作室,做《大圣归来》的故事板。制作初期,由于没有资本支持,项目走走停停,袁智超的选择像是冒险。

谁都没想到,《大圣归来》在2015年打响了国产动画黎明的第一枪,成为一部里程碑之作。

受访的每一个动画人都感激《大圣归来》,袁智超现在的微信朋友圈中还保留着当时的票房截图:9.56亿元人民币。

据查当年《大圣归来》票房大卖之后,在2016年共有77起融资事件,共融资24.5亿元人民币;2014年,这个数字为1.62亿元,两年时间翻了约14倍。

2016年,《大鱼海棠》上映,票房达到5.6亿元。连续两年现象级国产动画电影的出现,也刺激了更多年轻人进入动画专业:2017年,报考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的学生比往年增加50%以上。

2017年6月13日,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毕业展映,中国传媒大学能容纳1500人的报告厅人满为患,几度暂停展映,进行秩序控制。场内人员包括动画学院师生、往届毕业生和校外观众,以及嗅觉敏锐、想在展映里挑兵点将的动画公司。学生们的联系方式公开在展映中,优秀的毕业生往往会同时收到好几个邀请。

程腾是毕业展映的到场嘉宾之一。几个月前,他在美国突然面临失业风险——由于2016年环球影业收购梦工厂,梦工厂此前的项目大范围停止运作,程腾担任联合导演的电影也在其中。

这时,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教授高薇华再次邀请程腾,担任筹备多时的动画电影《姜子牙》的导演,这个团队也曾创作过大型动画系列片《淮南子传奇》。

《淮南子传奇》

《姜子牙》虽然使用姜太公垂钓这一耳熟能详的上古神话作为故事引子,但之后却发展为完全不同的富有现代精神的故事。这个项目最有挑战的是,如何将中国古书简洁凝练的故事铺展成符合现代语境的故事,与此同时,保持中国古典风格和韵味。

受题材吸引,程腾回国了。

和当年做《红领巾侠》时一样,程腾和李夏再次合作,后者在《姜子牙》中担任联合导演。

而此前从事概念设计工作的陈子溢,则担任了《姜子牙》的概念设计师。随着概念设计在动画中的重要程度日益显现,他又重新回到动画行业中来。

角色设计和纹样灵感源于山海经

用自己的故事开宗立派

一个动画电影项目的运作动辄耗时三年,没有强大的体力支撑和精神耐力,无法应对这样的消耗。

在高薇华看来,程腾和李夏的国际化教育及实践经历,为《姜子牙》项目的运作引入了一些国外的生产机制与创作理念。

在皮克斯工作室实习过的李夏,注意到了皮克斯工作室和迪士尼公司的创作协作机制,这是中国动画行业亟待学习的。

“一直以来,中国从业者对创作机制的理解是金字塔,导演在顶端戴着王冠。但实际上皮克斯和迪士尼倡导的是倒金字塔,所有员工在导演上面,导演和两三百个员工角力,进行创作协作,把握这个金字塔的平衡。”李夏说。

在李夏看来,中国大多数动画工作室仍被“导演一言堂”的创作机制所统治,这不利于员工发挥创造力、达成团队的凝聚力。“中国动画现在最缺乏对团队合作知识的理解,我们想把这个‘倒金字塔’结构带回来,形成新的创作协作机制。”

动画导演王昕

暴雪动画角色总监,负责带领团队研发制作暴雪所有IP的电影CG角色。中国美院本科,美国萨凡娜艺术设计学院计算机动画硕士。星际争霸II 凯锐甘 、暗黑破坏神III 莉娅、凯恩、泰瑞尔等等众多暴雪英雄人物主创之一,曾获得第九届美国视觉特效协会VES最佳游戏人物奖。

以下内容为王昕导演自述

原文为《我为什么从暴雪电影部辞职,来北京做动画》,部分节选

大家好,我是王昕。2017年5月1日,我离开了工作十四年的暴雪电影部(现名暴雪动画),9天后,吻別熟睡中的女儿们,我从加州来到北京,正式成为一名北漂大叔。

以下是我学习、从事动画十余年来的一些心得体会,如果大家好奇标题的问题,那就请大家耐心地沿着我的心历路程来找到答案。一不小心变得长篇大论,不过大家看完不会后悔的。

暴雪对我而言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我很幸运的亲身经历了TA最辉煌的岁月。从2003年加入暴雪的电影团队,也就是所谓的CG团队,一干近十四年,团队从那时的二十几人到现在的近二百人;我也从动画毕业生新手成长为职业动画人。

这期间做过模型、雕刻、材质、贴图、look-dev、艺术指导、角色研发、项目pre-production、IP孵化...等等各种工作。

10年的盾剑悬头,激励我前行

在暴雪工作期间,也陆陆续续充满好奇地回国考察过北京、杭州、上海;做过讲座;参观过特效、游戏、动画公司;参加过动画节、游戏展。对于国内团队的感觉是:很难找到一家技术与艺术、过程与结果、个人与团队平衡的团队。

2014年,经过同事的推荐,在YOUTUBE上看到了两个令我印象深刻的小片子:“我的师父姜子牙”、“地铁大逃杀”。

《我的师父姜子牙》

两个小片都和一间叫中传的大学有关。同年,也是出于好奇,经过一位前暴雪的实习生的引荐,我去北京参加了由中传筹办的 ANIWOW。讲座后,在中传动画系的教室里拉了四个小时的动画系学生短片,惊讶之余,在一堆优秀片子里,我记住了其中两部片子:“灯塔”、“纪念日”。

在USC认识了一批才情俱佳、志同道合的年轻动画人,也是因为他们,我找到了我一直寻求改变自我的原因。2016年,因为联系申请进入USC学习,我在洛杉矶的一家韩国咖啡馆里,第一次见到了宋尚-“地铁大逃杀”的作者,李夏-“灯塔”的作者。

那时的宋尚和李夏在USC动画系读研。从那天开始,与其他几位同在USC的年轻电影人、游戏人一道,我们定期碰头分享、讨论。

16年底,夏和同在USC的“纪念日”的作者程腾决定一起回国参加一个动画电影的项目 - 姜子牙。出于以往对国内项目的经验和担忧,我提醒李夏三思。16年末,腾夏成行之前,来尔湾的暴雪参观并介绍了“姜子牙”这个项目。我给出诸多建议之后,还是十分的不放心。

17年初,走在暴雪园区排水道边小路,盯着自己的影子,一个“邪恶”的what if念头跳了出来,what if I...? 念头一出,再也压不回去了。。。之后就有了辗转难眠的夜晚,就有了和李夏、程腾在加州家中的长谈,就有了一周的中传合道工作室之行,就有了5月10日的那天凌晨吻别妻女,踏上旅程的开头。

走、走、走

要是问我 - 这个充满好奇心,爱动what if念头的北漂大叔:为什么?

我答:为了改变。我要改变中国动画人对个人的过分倚重,我要改变中国动画对流程的蔑视,我要改变中国动画用肌肉思考的坏毛病。

我一直努力改变自己,因为不自信,因为想变得更强更好;我一直努力改变自己,因为我相信改变世界要从改变自己开始。

动画电影《姜子牙》即将上映

我们一起期待!

本文内容已获授权

内容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原文:《动画系走出的年轻人》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佳璇 特约撰稿:李冰洁

王昕:《我为什么从暴雪电影部辞职,来北京做动画》

还可以阅读

往期精选

他俩一个穷疯,一个富浪,却都震了画坛

一介央美研究生,惊艳了世界

一个农民震了画坛

空弹壳之女人体,好有创意!

传奇美女画画时喜裸身,老公摄影全纪录

这位大家娶了27岁保姆,轰动画坛

怀斯全集震撼来袭,罕见这么高清

四川美院院长庞茂琨最新作品,看过来

她才是真正央美一代校花才女,传奇大家,感动!

82岁艺术家韩美林喜得贵子!轰炸朋友圈!妻子54岁,杭州人

一个没学历的老人,40年后震惊画坛


点开阅读原文!艺术家商城更多精彩,让你更加艺术范儿!!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