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莫奈的一生,读完你才能真正看懂卡米尔、麦草堆和睡莲

更新时间:2019/11/21

印象派的创始人及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克劳德·莫奈,但是,印象派不是莫名其妙产生的,源头还要从莫奈的师父说起。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印象派的创始人 克劳德·莫奈

莫奈的师父是法国著名画家欧仁·布丹,他最擅长画天空,被称为“天空之王”。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天空之王” 欧仁·布丹

在工业革命条件下,遍布全法国的公路网、铁路和水路,使城市居民得以到海边呼吸新鲜空气。

这时候旅游和休闲活动也成了19世纪上流社会的流行,这种风潮也影响在艺术创作中,布丹就非常鼓励自己的学生多走出去,多去户外作画。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欧仁·布丹画的天空

这种作画风格与当时古典绘画截然不同,古典绘画讲究闭门造车,追求构图的比例和画面的完美,完全依靠想象和传承下来的绘画技巧,因此作品都是在画室完成的。

而且古典画画家绘画可能用几个月或者几年对画面精雕细作,所以笔触会特别细腻。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新古典主义作品 雅克·路易·大卫《苏格拉底之死》

从文艺复兴之后,画家就开始做科学分析,依靠理论绘画,形成了构图、色彩、骨骼比例之类的定式,也包括绘画题材,他们只画宗教绘画或者是古希腊神话,风景只能作为宗教绘画的背景出现,不能成为独立的绘画主题。

这些定式导致当时人们的审美僵化,只承认古典绘画才叫做绘画,要求画家必须在画室里对所有笔触精雕细琢,画面符合定式。所以古典绘画虽然看起来很漂亮,但是情绪感受比较僵化。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圣拉扎尔火车站》

在工业时代的背景下,莫奈他们在老师的鼓励下走出画室,看到了室外的场景,同时开始歌颂新的时代。

莫奈在创作中,加入了大量工业革命和都市生活的元素,比如画了很多火车、轮船之类的主题,这种新的元素出来,令所有人哗然和嘲讽。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Argenteuil. Yachts》

人们不能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举个例子,就像我们现在的人看中国国画,会觉得里面的人物就应该是道风仙骨的老人才对,如果出现了清朝人的装扮,或者穿牛仔裤的人,甚至裸女,大家就会觉得很奇怪一样,感觉这种画丧失了传统和古风,也会对其大肆批判。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花园读报》

所以这些画,在官方也是不被认可的。当时法国国家画苑每年都会有绘画比赛,入围的画家可以享有终身俸禄,这就等于拿到了职业保障,今后可以安心画画不愁生计了。

但是莫奈他们每年参展都失败,而且令他们生气的是国家画苑每年的第一名的作品,全是用古典技法画出来的金发维纳斯。

所以莫奈一生气,就干脆集合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人,自己办了个画展,接下来大家都知道了,当时他的参展作品是著名的日出。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日出》

印象派也因此得名,这个名字本来是别人用来嘲讽他们的,说你们画的还不如我们古典画派的草稿,就是看不清楚的印象,结果印象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日出》大家应该都见过,但是其中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大家可能不知道↓

就是当把画面做去色处理,变成黑白灰画面的时候,太阳会和背景几乎融为一起。

这个细节足可以说明莫奈并非没有色彩知识,只是一味印象涂鸦,而是证明了莫奈对颜色色调的把握,可以找到不同色谱下相同的色调来描绘光,使其统一。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雷诺阿 《青蛙塘》

印象派每个人都有其特点,莫奈爱画风景,雷诺阿爱画人。

比较一下两位大师一起写生的《青蛙塘》的作品。

雷诺阿的青蛙塘可以看出来他对刻画人物的喜欢和细致程度,而莫奈的人物就寥寥数笔,而在水光的刻画上生动极了,波光粼粼的感觉,好像光就跳跃在水面上。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青蛙塘》

这波光粼粼的画法是莫奈自创的色彩分割法,离近看就可以发现,它的色彩完全不做调和,而是直接一块一块直接涂上去,这在精雕细琢的古典派来看,简直不可理喻,这怎么能叫画画。

古典派认为绘画应该是走近了也能看出皮肤的白嫩细滑才对,但是莫奈的画走近虽然不知道画的是什么,走远就会有波光粼粼的感觉,整个水面都荡漾了起来。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游船少女》

印象派最重要的色彩体现就是“光”。古典画派的人画画阴影部分全用的黑色,但是我们看到印象派的阴影部分都不是用黑色来体现的。

印象派鼓励户外写生,然而在户外看到的是阴影中都有颜色的变化,所以我们今天学习油画的时候,老师都会反复强调不要用黑色。一般会用一些对比色调和,红绿,蓝黄,绿紫之类的。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草地上的午餐》

说到这里,我们简单总结一下印象派的特点:

第一、印象派一定要在户外创作,要最快速的去抓住当时候感官印象,不仅仅是在画一个场景,而是画一种情绪,一种心情的代入感;

第二、认为自然界中没有纯黑的颜色,所以在创作中不用黑色;

第三、绘画主题受工业革命和都市文化的影响,创造了很多提现时代特色的画作,绘画主题的变化也说明其美学的背后的经济价值,这时候的画面展示的都是新兴的中产阶级的生活,绘画再也不仅仅只为欧洲贵族或宗教服务了。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圣拉扎尔花园》

我们可以看到。莫奈画中的女性穿着轻快,或游船或在乡村野炊,这都是新的中产阶级的生活,体现了资产阶级富足起来以后度假的样子。

还有个非常有趣的社会现象当时的女性都是打着小阳伞的,因为她们虽然热爱郊游和外出,但是都不愿意像晒黑。因为白嫩代表社会阶级,有钱的贵族是不用干活的,所以贵族应该是白白嫩嫩的,在那个时代白嫩代表是一种审美的向往。我们今天可能很多有钱人反而会把自己晒成大麦色,因为大麦色代表着冲浪度假之类的新生活,这也是审美受社会经济的影响。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撑阳伞的女人》

除了画中有光,莫奈心中也是有光的。莫奈有一位非常重要的绘画对象——他一生挚爱的第一任妻子卡米尔,卡米尔是一名模特,而且可能是被画家画过最多的模特,除了莫奈长期的把他当做绘画对象以外,雷诺阿等人一起出去写生的时候也将她当成了模特。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卡米尔和孩子》

莫奈当时非常爱卡米尔,他们的爱情被双方家庭反对,直到生下第一个孩子,才被允许结婚,而且当时莫奈非常屈辱的签下了一个不能享用任何卡米尔遗产的合约。这可以看出来莫奈当时有多么爱卡米尔,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激情描绘各种各样的卡米尔,来歌颂爱情的美好。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临终前的卡米尔》

但是卡米尔的身体一直不好,后来被诊断出了绝症,这个时期莫奈疯狂的画卡米尔,想把卡米尔留下来,可是越来越留不下来,所以卡米尔身上的色调越来越暗。卡米尔临终前,莫奈还在对她的写生,这幅画颜色暗淡,诉说着生命和爱情的光芒逐渐消失。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当时卡米尔死了,莫奈还在画她,很多人都说莫奈太冷血了,但是莫奈并非冷血,可以看到画作的右下角莫奈非常特别的画了一颗心。其实我们今天看到这幅画能感受到莫奈的痛苦,莫奈一生都在画光,可是这个时候他发现光就是生命,卡米尔没有了生命,也丧失了光芒。可以对比上下生前和临终时候的卡米尔,生前的卡米尔在光芒下生机盎然,临终前的卡米尔丧失光芒没有生机。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象鼻山》

痛失所爱之后,莫奈有大概十年时间都没有再找到他的光,都没有出现什么好的作品。在这十年期间他只画过一些海岸礁石,可能想鼓舞自己在困境中坚强起来。这些海岸礁石,悲凉而坚强。

莫奈在卡米尔生病期间,其实有一个大百货公司的富商做了他的经纪人,大量收购他的画,可是这个富商突然破产了,丢下自己的太太和六个孩子就逃出国外。而这位富商的太太在卡米尔生病期间就开始帮忙照料莫奈的两个孩子,这对丧妻弃妇很自然后来就走在了一起,照料一共八个孩子。

莫奈画了那么多的卡米尔,而从来没画过第二任夫人爱丽丝。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麦草堆》

自从卡米尔去世以后,莫奈和爱丽丝搬到她的老家乡下去居住,过着平凡与世无争的生活,莫奈从与卡米尔热恋的状态中走出来,慢慢开始感悟到生活质朴的本质。

这个时候的莫奈不再去抓日出的刹那、火车的奔腾、世博会的热血,而是开始用几年的时间仔细的刻画同一个主题,这个时候,他创作的巅峰时期慢慢来临。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麦草堆》

莫奈在乡下,用几年的时间去画麦草堆,白天的、午后的、傍晚的甚至深夜中的麦草堆,他发现这些都有光。

也许是和爱丽丝平凡的生活中,他发现了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光,他不再去刻画最绚烂的场景,而从一些麦草堆中去找平凡生活的闪光点,他的麦草堆也闪闪发光。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麦草堆》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卡米尔是日出般的绚烂,短暂却令人惊艳,爱丽丝可能就是麦草堆,不起眼却平凡处见温情。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麦草堆》

这个时候莫奈似乎不再是追求光的,而是去追求光的连续性,光的变化性,也就是时光。

他会很仔细的去刻画阴影部分的不起眼的光线跳跃,这可能是他在平凡生活中感受到的更为厚重的美。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麦草堆》

各种麦草堆体现出来的他对时光的刻画,这之后他又画了胡杨树系列、鲁昂大教堂系列。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鲁昂大教堂》

莫奈后来开始用几年的时间反复画一个主题的绘画,无论是微不足道的麦草堆还是壮观宏伟的大教堂,莫奈这时候通过对时光的刻画,似乎悟出了一个道理:在时间面前,所有过程都是微不足道的梦幻泡影,这可能是他对卡米尔形体消逝的解脱。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莫奈花园》

在莫奈60-80岁间,大量新的画派涌现:

先是塞尚被称为了现代艺术之父,

1906年马蒂斯创立了野兽派,

1907年毕加索创立了立体主义,

1910年康定斯基创立了抽象主义,

1914年出现未来主义,

1916年创立达达主义,

1920年出现超现实主义......

莫奈曾经是一个挑战传统创立印象画派的人,如今面对这么多新的挑战,莫奈不是焦虑或迎头迎战,而是回归到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花园,自己的伊甸园,用一种东方主义返璞归真的状态去感悟。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莫奈花园》

这个时候他开始不停地画睡莲,当时日本浮世绘传入欧洲,他很受影响,这种东方的美学观和哲学观都让他归于平静,感悟生命。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睡莲》

莫奈是印象派的代表人物,梵高是后印象派的代表人物,对比一下他们的画作,从画的主题上可以感受到:

莫奈选择画的是一种代表东方美学的莲花,他开始刻画生命的成、住、坏、空;

而梵高选择画向日葵,刻画生命最璀璨的一部分,是用燃烧生命去奉献的基督精神。

不过,莫奈和梵高都画过鸢尾花。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梵高 《鸢尾花》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鸢尾花》

同样是鸢尾花,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梵高画画的激情,对每一朵花生命最绚烂时刻的刻画,每一根茎叶都有一种基督教为神献身向上的不顾一切的生命力。

而莫奈的鸢尾花,已经不强调个体刹那间的辉煌,仔细看仿佛能看出来时间的流动。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睡莲》

莫奈的睡莲这样的感觉尤为明显。从这副睡莲中,可以看出莫奈对光的刻画,桥两面正好是阳光的阴阳两面,光线的对比展示出了阳光的流动。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睡莲》

由于长期在强光下作画,莫奈晚年眼睛得了白内障,当时手术水平很差,直接切除视网膜,导致莫奈丧失了感光能力,甚至到他画画的时候分不清楚颜色,要问助手这管颜料是什么颜色,就像贝多芬失聪之后用记忆写了下交响曲一样,莫奈失去了变色系统以后靠记忆画出了睡莲。这个时期的睡莲总有一种粉粉的感觉。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克劳德·莫奈 《四季睡莲》

莫奈画了30年的睡莲,最后用了两年时间都在画一副巨作,也就是《四季睡莲》。西方绘画画画是讲究透视的,不会去画长卷画,只有东方美学去记录时空才会画长卷画,莫奈在生命的最后画了巨幅长卷画,四季睡莲,也是对他一生时间的总结与写照,没有人知道最后这幅画作他到底画完没,因为他画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而是时光

莫奈的一生也是印象派的一生

最后想总结几句印象派能在古典绘画垄断的时候挑战成功的原因:

第一是经济的繁荣;

第二是政治的开放;

第三则是人性的觉醒。

所以印象派的伟大除了改变了我们的审美,更重要的是他代表着新文明的诞生。

THE END
来源:互联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