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读画——龚贤的黑白世界

更新时间:2019/5/19

令人遗憾的是世界上没有完美,

龚贤的绘画也是如此。

若要说遗憾,

便是他山水中偶有突兀的线条,

孤立于画面之外。

或许,

这正是他求山石硬朗力度的一种表现手段,

或许是我太喜欢他的山水而按自己的审美追求以求全~

bd6fd66fead4400c831fe063b95a1390.jpg

深秋的夜,清冷孤寂,还不到冬季的供暖季,多少有几分难耐,人也比初秋时少了精神,多了慵懒。虽然忙碌了一个白天,却又不想就这样把时光钉在电视或者电脑前,又想放松一下神经。于是,拥着毛毯,闲读画集。

凡尘渐渐远去,眼前唯有林泉丘壑。我与这山这水静静相望,不用言语,却与山水背后的那个人、那支笔,有了比言语更好的交流。

流年似水,手中的画卷在人世间漂流了三个多世纪,经过多少双手,又被多少双眼睛洗礼过。来了走了,走了来了,朝代几更替,人间几轮回,那山那水依旧地郁郁葱葱,层峦叠嶂,烟波空渺,山间小溪依旧清澈欢快地流淌着,山水边的茅屋竹舍,寒烟孤村,瘦林渔者,也只淡淡地染上了岁月的烟尘。

这山这水我已徜徉了不知多少回,却依旧忘情,恍惚间化身烟波上的钓叟,闲钓江上,任云卷云舒,江风过耳……

c721d84fe8dd43c9addff07ff8232feb.jpg


我对龚贤神往很久、很久了,特别是眼前的《溪山无尽》图卷,黑白灰的调子,清雅素洁的画面,深郁静穆的意境。没有过多的色彩,却分明有着无限丰富的色阶,让人感受得到色彩与季节的变化;没有生灵,却似乎闻得到人语声,还有鸟虫的鸣叫,充满了生气与生机。这就是中国山水画高妙的地方,它在自然景物之外,更有许多不可言说的内容,蕴含了人与天与地与自然和谐的理念,寄托了人对生命的理解,还有理想,可以说是中国士阶层精神的栖息地。寒江上的渔夫好似高洁的隐士,绿茵峡谷中的孤村就是令人向往的武陵原。这些中国文化的象征元素,令中国山水画在绘画之上有了哲学的意味,比文字更富有想象的空间。

21c8984f7fb544dbb7c159db6685c2ed.jpg

龚贤又名岂贤,字半千,又字野遗,号半亩,又号柴丈人,江苏昆山人。工诗文,善行草,以山水著称,绘画位“金陵八家”之列。并著有《香草堂集》。

龚贤生活在明末清初,一个失去了安定与安宁的年代。他是明朝的遗民,一个节气高蹈的士人。清人入关后,他过着漂泊无定的生活,后来隐居南京的清凉山,葺半亩园,栽花种竹,习画课徒,生活清苦却悠然自得。据说他性情孤僻,与世人落落寡合。我却以为他是以一种有价值的方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哀乐沉浮之中,保持着一份从容。

2be164d9e1df4eca8a23a74df0f38c11.jpg


他的山水浑厚华滋,沉郁苍润,生机勃勃,特别是他的山水长卷,画面饱满,在笔笔有古意的“四王”山水横贯大江南北的清朝初年,很有些另类,也远离近距离、同地域的金陵画家的画风。

这一定是一个孤独寂寞的灵魂,从画作中你可以感受得到他孤傲的性情,还有那不偕流俗的孤高。

龚贤隐居的清凉山,我没有到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笔下的模样。不过,中国山水画何曾以一地、一山、一水示人,龚贤笔下的山水一定凝结了他对自然的寄寓,是他的精神家园。他曾说过,非遍游五岳、行万里者,不知山有本支而水有原委也。

他的画浑厚苍润,反复皴擦点染的山川远林幽深无际,正是江南山水林木茂密润泽的样子;近景的几株杂树,疏离的叶,挺拔的枝干,丛林边裸露的山石,透着苍劲,分明又有着北方山水的雄浑与力度。

6f4ae40c8b7a47f7ba479bc295c94728.jpg

一般的画论著作中这样描述龚贤的绘画经历:以五代董源、巨然的画法为基础,以宋初北方画派的笔墨为主体,参以二米(米芾、米友仁父子)、元吴镇及明沈周等人,又结合自己对自然山水的观察和感受,形成了浑朴中见秀逸的风格。

艺术史上杰出的艺术家都是转移多师的,龚贤的绘画经历一定也是如此,但非要定论他以谁为师,又效法哪个,也未必求得准确。我想,他一定是既重传统笔墨又重自然,外师造化,而中得心源。

那么,他笔下的山水是不是金陵山水,是不是清凉山,又有多重要呢。

我曾画过《家山梦忆》系列,常有人问我家乡何许,南方北方?是不是笔下的模样?问题很简单,我却难以作答。所绘山水皆心之所向,何曾囿于一地、一山、一水,怎么能求得准确的地理空间。当然,笔下的山水若没有造化的影子,又如何表现自然,所以龚贤曾游历名山大川,又常年生活在清凉山中。

6f229f5ff1df42459fbd6c7c8ee54bf8.jpg

龚贤的绘画奇在反复皴染的积墨法,强烈的黑白对比的节奏感,还有饱满的构图,是以令他突显于中国山水画史中。他的绘画发展脉络,人们形象地称之为“白龚”、“灰龚”与“黑龚”,由白到灰到黑,由简到繁到浑厚,他完成了自己的艺术追求。《溪山无尽》正体现了他这种成熟的画风,黑白灰的色调,反复的皴擦点染,强烈的黑白对比,丰满的构图。黑处,浓密苍茫;白处,简洁淡雅。以白衬托黑,又以黑彰显白。故其洁白的屋墙、山峦会在周围重墨的映衬下几能透出光亮,有通透虚灵之气;而周遭的重墨又在虚白之处的衬托下更显浑厚苍润。“非黑,无以显其白;非白,无以利其黑。”正是他的创作理念。(《半千课徒画说》)

e0d43ed004414133afe218cd3022bcdf.jpg

令人遗憾的是世界上没有完美,龚贤的绘画也是如此。若要说遗憾,便是他山水中偶有突兀的线条,孤立于画面之外。或许,这正是他求山石硬朗力度的一种表现手段,或许是我太喜欢他的山水而按自己的审美追求以求全。

游走在风景变幻的画卷中,就如同游走在画家的心迹里,也如同游走在自己织就的诗意的梦境中,是故我总是喜欢以“家山梦忆”命名自己的画作。

这样一个深秋的夜里,又一次与龚贤相会,不知道今夜的梦中是否也会相逢……

选自《兰堂偶记》(学苑出版社)

d46ad59431224b5ab508f1ef7ab2044c.jpg

王文英

字仪羲,号兰堂、双清山馆主人。书法家、画家、作家。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特聘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女书法家工作委员会委员,国际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书法篆刻院研究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会员。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画家,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顺义区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北京昌平区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九三中央书画院副秘书长。

《中国书法报》遴选“当代十大女性书法家”、《书法导报》推介当代书家50家,书法思考2016年最具影响力书法家百强、书艺公社2017年百位最具收藏及投资价值的书法家,荣获第七届冰心散文奖。

出版有《北窗夜话•兰堂王文英散文随笔》《兰堂偶记》《五分钟读懂一幅书法作品》《青少年书法早成》(隶书卷)(行书卷)《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考级理论辅导教材》及多种书画作品集,诗词曾收入《现代古诗三百首》《古今妙词一百首》

THE END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