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艺考热再创历史之最,百里挑一已不足以形容艺考的高难度

更新时间:2019/11/4

由郭帆、吴京等人开创中国科幻电影新时代的《流浪地球》持续火爆并延长上映2个月,票房全线飘红有望超越票房56.8亿元的中国电影票房冠军《战狼2》,让累计票房已突破100亿元的吴京成为炙手可热的最大赢家。跟《流浪地球》一样火热的,还有已接近校考尾声的2019年艺考热,简直可以用热得发烫来形容。闲话少说,我们直接用数据说话。

艺考热再创历史之最

百里挑一已不足以形容艺考的高难度

近年来,艺考生人数整体呈现逐年增长之势,到目前占到全国普通高考生总人数的10%,也就是100万人左右。从各省公布的艺考生人数来看,四川、河南、山东等艺考大省人数增长尤其明显。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以山东省为例,2002年山东省艺术类报考人数为3.2万人,到2005年时陡增至14.6万人,是1998年的12.2倍,艺术生占到当年高考学生人数的20%。

到2017年,尽管报考人数回落到10.9万人,但2018年又增长到12.1万人。2019年的报考总人数尽管目前尚未公布,但从省内的山东艺术学院和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报考人数来看人数增长明显。

山东艺术学院2019年的省内报名人数达到47416人,较2018年省内报名总人数增加20076人。与2018年相比,有的专业报考人数增加了三四倍。

如雕塑专业报考人数为747人,同比2018年增长了4.8倍;中国画专业报考人数为669人,同比2018年增长4.1倍。同样,报考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考生达到7.6万多人,同比2018年增加1.6万多人,均创历史新高。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从其他院校的报考统计数据来看,增长同样惊人。如北京电影学院2019年本科计划招生520人,引来59059人次报考,同比2018年45077人次增长31.02%,创历史之最。

其中,报考人次最多的是美术学院达7777人次,同比增长150.06%;数字媒体学院1888人次,同比增长98.95%;摄影系3137人次,同比增长57.56%;声音学院1968人次,同比增长48.08%;

摄影学院2296人次,同比增长44.95%;动画学院6550人次,同比增长39.07%;电影学系2075人次,同比增长36.15%。虽然北电的整体报录比为114∶1,表演、摄影等专业报录比超过了174∶1。尽管表演专业的报录比相较去年的194∶1有所下降,但仍高得惊人。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中央戏剧学院2019年本科计划招生573人,引来67946人次报考,同比2018年的51698人次增长31%,创历史之最,2017年则为3.6万多人次。

其中,表演系计划招生50人,引来11441人报考,报录比229∶1;电影电视系计划招生90人,引来19290人报考,报录比215∶1;

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专业方向计划招收25人,引来9000余人报考,报录比362∶1;话剧影视表演专业(北京班)计划招生25人,引来10233人报考,报录比更是高达453∶1。

正是各院系报考人数的剧增,使得中戏的整体报录比从2018年的86∶1陡升到2019年的119∶1。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中国传媒大学也是如此,2019年本科计划招生人数793人,引来近5万人报考,创历史之最。其中,表演专业计划招生26人,有1万人报考,报录比达385∶1;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计划招生100人,有1.8万人报考,报录比也达到了180∶1。而在2018年,计划招生703人引来30311人报考,同比2017年增加了8233人,增幅达40%。

上海戏剧学院2018年和2017年报考总人数分别为30929人、21782人,但2019年本科招生计划484人却引来45884人报考,同比2018年增长50%,创历史之最。

其中,戏剧影视表演专业计划招生40人,引来7727人报考,报录比193∶1;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招生计划24人,引来6468人报考,报录比269∶1。更令人惊讶的是冷门专业——木偶表演专业,计划招生18人,2018年有1380多人报考,2019年更是有超过2000人报考!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除了北电、中戏、中传、上戏四大校受人追捧外,其他艺术院校同样火爆。如南京艺术学院2019年本科计划招生2160人,引来9万余人次报考。其中电影电视学院有4万多人次报考,招录比例接近400∶1,也就是录取比仅为千分之二点五。

综合来看,相对影视表演等艺术专业,美术的整体报录比似乎还不算高。如中央美术学院2019年本科计划招生811人,有55571人报考,同比2018年的40098人次增长了38.59%,整体报录比68.5∶1,录取率约为1.46%。

中国美术学院2019年本科计划招生1770人,引来7.9万人次报考,整体报录比为45∶1。但环境艺术专业报录比近120∶1,其次是图像与媒体艺术专业,报录比近75∶1。

其他美院,如鲁美整体报录比是54∶1,省内、省外比分别是12∶1和95∶1,相差8倍;天美整体报录比为72∶1;湖美省内、省外报录比分别为5.5∶1和97∶1,相差近18倍!川美报录比(不含普通类)为80∶1;西美报录比(不含普通类)44.44∶1。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综上来看,2019年几乎所有艺术院校的报考人数均创历史之最,报录比也再创新高度。有人戏称,艺考猛士们真的敢于直面惨淡的报录比,直面竞争如此惨烈的艺考之路么?

新政下文化分一再提高

文化不行才学艺术将注定成为历史

尽管每年有上百万的考生拥挤在艺考路上,但认真分析你会发现这些考生其实可以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打心底里真正喜欢艺术的考生,参加艺考就是希望能进入艺术类专业院校深造;

第二类是对艺术并无真正兴趣,只是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太理想的考生,他们鉴于艺术类专业的文化成绩要求相对较低等原因而半路出家选择了艺考。

从多年来的统计数据来看,这种半路出家,选择短期培训后就参加艺考的仍占主流,他们以投机取巧的形式将艺考当作便捷的升学通道。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毫无疑问,第二类考生的存在无疑造成了国内原本就不丰富的艺术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既让自己学起来痛苦,也加剧了真心热爱艺术的考生们的难度。于是不少人士呼吁,是时候给“虚火上旺”的艺考热降温了。只有艺考热降温了,教育资源才能更好地优化集中于有潜力的艺考生,这才是中国艺术教育的福音。

这一大背景下,在艺考改革历经数年之后的2018年12月底,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提高了艺术类专业高考文化课成绩录取要求。《通知》说:

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在未合并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0%;在合并原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

在仅保留一个普通本科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舞蹈学类、表演专业可适当降低要求;确需过渡的省份,应在三年内调整到位。

适度提高艺术学理论类、戏剧与影视学类(不含表演)等有关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高校的相关专业不得低于普通类专业所在批次控制分数线,设计学类专业参照执行。

艺术类高职(专科)专业录取控制分数线不得低于本省(区、市)普通高职(专科)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0%。录取期间,各省(区、市)和高校不得为了完成招生计划而降低初次划定的最低录取控制分数线。

从目前已掌握的情况来看,特别是在在翟天临事件后,各院校在2019年的艺考招生过程中,就已经提高了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或加强了对考生文化素养的考查。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中央戏剧学院,今年就对8个招考专业方向的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进行了调整。

其中,舞台美术系下设的6个招考专业方向,分数线划定的标准从考生所在省艺术类文化课分数线调整为本科一批线的75%,提高幅度较大;导演系的戏剧导演方向、艺术管理系的演出制作方向,分数线由本科一批线的80%调整到85%。

此外,该校对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戏剧学专业、戏剧教育方向、广播电视节目主持方向的考试科目也进行了优化调整。

还有如浙江传媒学院,在2018年,浙江考生的文化课成绩最低录取线就已经达到了普通类第一段分数线的82%,普遍在85%以上,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等部分专业已经达到了93%。2019年,浙传在落实教育部要求的基础上,更是继续提高了对考生的文化成绩要求。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除了提高文化成绩的分数线外,还有的院校在今年校考时就加强了对考生文化素养的考查。如中国传媒大学要求所有艺考生都须参加初试环节的文化素养基础测试,并在原有语数英考试类别的基础上,初试科目增加“文史哲”类别,考生可自主选择其中一种类别参加考试。统计表明,2019年约有总报考人数1/3的1.6万名考生选择参加了文史哲类别的考试。

中央美术学院的艺考题在近年来的创新更是成为一道风景,2018年该校多个专业提高考题难度,如中国画专业书法创作甚至出现“自作咏春七绝一首”的考题。

而2019年,央美仍继续大刀阔斧地进行考题改革,出现诸如艺术设计专业造型基础考题“我的群体”、设计基础考题“我的有趣时代”,城市艺术设计专业造型基础考题“镜像”、设计基础考题“我的乐园”等高难度考题。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面对如此新奇的考题,不少网友惊呼:央美是想招会思考的人,而不是只懂得机械地绘画的机器。对这样的考题,如果语文不好,估计读懂题都难,更不用说理解和表达了

直得一提的是,美术专业提高了对文化素养的考查,取消校考后大家拼的就是文化课成绩。

教育部办公厅的《通知》明确要求,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美术类和设计学类专业2020年起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综合性大学都将认可各省联考成绩。

取消校考后,文化课成绩要求自然会相应提高。2019年天津美术学院设计类已经按照折算后专业成绩、文化成绩各占50%来计算综合分,对于文化课较好的考生来说,显然占有明显优势。

要特别注意的是,采用省统考成绩后,会逼着仍占大多数的文化课不理想的美术艺考生涌向仍有校考的独立艺术院校。对这部分考生来说,专业课的比拼难度无疑加大。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从全国各省艺考改革的进程来看,山东省更是明确指出了提高文化课成绩的时间界定。指出,美术类、音乐类、书法类等专业2020年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将提高到普通本科线的70%,2021年将提升至普通本科线的75%。文学编导类、播音主持类、摄影类专业2020年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提高到普通本科线的85%,2021年将提高到普通本科线。

从改革的趋势来看,艺术类专业的录取控制分数线将与普通本科线的差距会越来越小,甚至提高到与普通本科线一样,看来“艺考不看重文化成绩”将成为过去。

文、艺并重提高要求,这对艺考生来说可能是“灾难”,但对整个行业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从事艺术行业不仅仅需要艺术天赋,更需要扎实的文化素养。因为只有文化素养越深厚、综合素质越高的人,也才能艺术追求的道路上走得更高、更远、更久。有人甚至指出,文化不行才学艺术,这本身就是对艺术的侮辱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不少专业人士认为,高等院校在加强培养学生的艺术才能和文化素质教育的同时,把好生源人录取工作关,注重考生的艺术专业潜质和深厚文化底蕴,用双管齐下的方式对那些将艺考当作为升学捷径的考生说不,从而将深造的机会留给那些真正有艺术功底和天赋的考生。这也正是为什么百里挑一、数百挑一的艺考热里,那些优质生源依然抢手的重要原因。

在这样的趋势下,认为“艺考是升学捷径”的认知显然已经不符合现实,如果是因为文化成绩不好才走艺考之路,在未来可以说是自绝出路。

综合上述分析我们认为,跟“全民炒股之时,就是股灾来临之时”一样,当全国院校的艺考报考均创历史新高之时,艺考新政的实施下,2020年起艺考或许真的要降温了。

高素质人才奇缺

艺术人才的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

黑格尔认为,存在即合理。分析发现,艺考的持续升温对应的是社会对于艺术人才需求的增长,跟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是同步的。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以电影为例,新闻出版和广电总局对外公开的数据显示,中国电影行业票房从2007年33.27亿元增长到了2016年457.12亿元,增幅也超过了1300%。自2012年时(中国电影总票房170亿元)就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到2017年时,全国电影总票房559.11亿元,2018年609.76亿元。

电影市场的迅猛发展必然要求大量的人才支撑,事实上,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2015年时我国艺术学本科学生人数是1978年时的436倍。然而从总体上看,国内艺术人才特别是技术工种和高端艺术人才的缺口巨大。

据分析,存在大量艺术人才缺口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中国电影产业规模的迅速扩大,让国内艺术人才的成长速度赶不上产业发展的速度。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年产电影仅几十部,而2018年年产电影902部,再加上大量的网络电影等,如此大的创作量必然导致人才的大量短缺。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缺口包括高素质的导演、编剧、演员等核心创作人才,这也直接导致跨界创作者特别多。比如靠写作成名的韩寒、郭敬明等也跨界做了导演,商界大佬的马云、潘石屹等等也都跨界做过演员,尽管这些大腕的参与有带着“玩”的心态,但也的确反应了我国艺术市场的繁荣和对人才的需求。

二是艺术人才的供给侧和需求侧不匹配,直接导致高端艺术人才的培养力度不够,以及作为应用型的最基层技术工种类艺术人才的培养资源分布不均。

众所周知,现代电影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工业体系,不管是演员、摄影师、录音师、剪辑师还是美术师、灯光师,每一个细小的工种都需要不可或缺的人才,否则都会直接影响整部作品的表现。而要拥有这种完整的工业体系,那就要求对艺术人才进行系统的培养,然而这正是我国电影行业最缺乏的,这直接导致我国电影行业技术工种的严重匮乏。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演员徐峥转型做导演在拍摄《泰囧》时组建了自己的专业团队,也因《泰囧》的一炮而名声鹊起。然而,就在他筹备《港囧》时才发现,原来的摄影师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导演去了徐峥又得开始从头搭建自己的团队。

火爆的《流浪地球》同样如此,作为第一部国产科幻大片,《流浪地球》从概念设计到服装、道具、化妆、场景、后期特效……无一不缺少人才、缺少经验。特别是三维特效,《流浪地球》的逼真程度让人惊叹,而其背后却是国内高级影视特效人才的严重匮乏。据称,我国影视特效人才的缺口达数十万。

一边是艺考过热,报考难度一再创历史新高,一边又是人才的严重匮乏,这说明我国艺术人才的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要求高等艺术教育优化结构,更加关注市场需求,更倾向于注重市场需求大、增长快速的应用型艺术类人才的培养。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事实上,这样的改革已有苗头。如山东师范大学今年已暂停了包括该校爆款热门的播音与主持在内的摄影、舞蹈学(健美操)、舞蹈学(体育舞蹈)、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等专业的招生。校方给出的解释是,播音与主持专业招生是很火爆,生源质量也很高,但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当学校的教学能力不足以给予与他们的优秀程度相匹配的培养质量,就不应该耽误他们。

一些专业停止招生,而另一些专业又获得新增。如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今年在传统的播音主持专业门类之下,新增了电竞解说专业。其目的,就是希望摆脱电竞解说专业门槛低,主播素质良莠不齐的问题。专业范围的拓展,既反应了社会对艺术类专业人才需求的增加,同时也说明了高校专业设置紧跟时代需求的必要。

艺考生应对策略

强化艺术感知力注重专业应用方向

通过以上分析,作为艺考生至少应该明白以下几点:

1.艺术领域大有可为;

2.艺考新政下,文化成绩要求的提高,2020年艺考更难;

3.“文”“艺”皆精才是艺术发展的长远之道。

面对中国的伟大复兴,包括综艺节目在内的艺术领域必然更加繁荣,在社会普遍浮躁的当下每个人都想追求快速成功。但作为准备艺考的学子来说,首先要明确的,艺术跟娱乐是两回事。

数据告诉你艺考难度再创新高,新政下2020年艺考或降温

艺术不仅仅是娱乐,更担负着优秀文化、先进思想的传承与发扬光大。短暂的艺考面试,虽说不能全面考查出每个考生的能力,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艺考看重的是考生对艺术的理解、文化素养以及考生在整个过程中体现出来的气质、内涵,而这些都是需要漫长的学习积累和艺术熏陶才能形成的。

所以半路出家,寄希望经过短期的突击培训就能走上阳关大道几乎不再成为可能。在艺考新政下,唯有沉下心来,真正提升自己的文化、艺术素养,才显得更具有实际意义。

其次是要想清楚自己是不是真正热爱自己看中的艺术专业。毕竟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只有真正热爱这个专业,哪怕再苦再累也能坚持。在这个基础上,合理制定学习计划,在平日里扎实提升自己的综合知识与素质。

再次是在掌握牢高中课程的基础知识和文化常识的基础上,拓展思维,发展广泛的兴趣爱好,勇于创新,真正提升自己的审美能力和艺术感知力。

第四是一定要了解所报考艺术专业的竞争形势,建议侧重于选择注重市场需要的新兴专业方向,而不是偏理论方向的,否则未来的就业面就会很狭窄。在选择专业时一定要掌握本省、各院校最新艺考政策和专业方向。随着艺考改革的深入和各项政策的逐步完善,艺考不再是高考升学的捷径。对2020届及以后的艺考生来说,努力提升自己的专业素质和文化素养,掌握最新艺考政策,才可能在艺考大军中脱颖而出。祝每位艺考生都能如愿考取自己心仪的院校。

THE END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