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大学生们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即使是来自同一所大学,不同专业之间也存在着某种微妙的鄙视链。你又在鄙视链的哪一层呢?

什么是鄙视链?

「鄙视链」一词最早见于南方都市报2012年4月7日深圳杂志“城市周刊”专题,是当今网络社会中反映出的一种自我感觉良好,而瞧不起他人的现象。像条食物链,是个绕不开的怪圈。在这个怪圈中,每一个人,都在链条的最末端。

而「大学专业鄙视链」又是什么?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如是论述:“在大学里,理科学生瞧不起文科学生,外国语文系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学生,中国文学系学生瞧不起哲学系学生,哲学系学生瞧不起社会学系学生,社会学系学生瞧不起教育系学生,教育系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

如今大学的专业越来越多了,大学专业的鄙视链也在逐渐升级,我们一起来看看。

(注:以下语言,整理自各个专业,部分网友的偏激看法,语言稍有夸张,不代表个人观点,希望大家不要较真哦~)

学商科的鄙视学医科/法科的

蔡元培任北大校长的演说中:“入法科者,非为做官;入商科者,非为致富。”本意是劝学。但从侧面也能看出,法科和商科之所以格外受人青睐,正是因为它们是为官和致富的捷径。

其中商科>法科,说到底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

还记得那个遥远的,有着军训标配的毒辣太阳的大中午。学姐和同学们窝在自己的小板凳上,看着隔壁金融学院从车上搬下一箱又一箱的饮料、糖水,还有印着院徽的小扇子、帆布袋……内心认清了现实:原来专业对专业的蔑视,除了人口优势,还有财力碾压。

学医科/法学的鄙视学工科的

“十年磨一剑,虽然周期有点长,但医生和律师在美国都是上流社会,就算在国内,社会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分分钟碾压其他岗位。

医学跟法律都是博大精深,需要花时间去学习的科目,能自学工科的人很多,可你看有多少人能自学医科跟法学的?”

学工科的鄙视学理科的

我们工学,学得都是与技术相联系的,重应用,重动手,技术上有专攻。

你们理科的,学得都是都是高中学过的东西吧,我们一毕业就可以找到工作,你们理科的除了搞研究就只能转行。

学理科的鄙视学文科的

文科和理科的嘴仗不知道已经打了多少年了,还记得高中时,家里为了选文选理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那句「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感觉还在耳边回荡。

“呵呵,文科生都是学不下去理科的人,没有逻辑不懂科学,只能背背书混日子。

前段时间,室友突然说起,「薛定谔的猫」??我一个文科生简直蒙圈了,默默的拿起手机百度去了。

学文科的鄙视学教育的

“再怎么说我选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专业,毕业了是自由的,想干什么干什么。

教育的分数线好像比我们低吧?出去了估计只能当老师,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学教育的鄙视学艺术的

“我们课也很多很难的好吗,而且我们的专业是很有意义的好吗?教育让我明白一个人需要对人类社会的责任和义务!而且谁说我们毕业后只能当老师,大家学历都是一样的好吗?

那些学艺术的才是真的水吧,应该从高中就不用上文化课了吧,为了上大学去走艺术路线,花钱还多。”

学艺术的表示我没空搭理你们

处于最尾端的艺术生,你们怎么看?

“上面那些人在说什么?算了不管了我还要画图/练功呢。”

你问艺术是什么?它可能是“春华夏草,秋树冬雪”,你说它有什么用处?

我们来打个比喻,我们住房子是为了享受里面的空间,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去装修房子,在房间里刷一刷油漆,摆几个花瓶,难道就改变了房子的结构了吗?当然没有,而艺术的价值就像是装修对于房子的价值。

毕加索说: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魂。艺术通常最能打动人,他们用人人都能够理解的语言表达情绪牵引每个人的感官,乔布斯和盛田昭夫不会说出艺术无用这样的话。

如此一看,这鄙视链其实并不完整,这就像一个“食物链”,理应首尾相连。

专业本身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像当年我们需要人才去研制出氢弹、原子弹,也需要人才写出《狂人日记》、《阿Q正传》这样的文学作品。

每个专业都有它设立的意义与它自身的长处,不要鄙视任何专业,更不要鄙视自己的专业,大学的路上,与你共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