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冰奇 | 不为良相,愿为良医

更新时间:2020/05/24
收藏 说说

付冰奇

临床医学专业(5+3)2015级学生,至诚书院宿生

曾被选入医学院“全英班”及“中港班”

连续四年获得由李嘉诚基金会提供的“全英班全额奖学金”

曾获USMLE优秀学生奖,2019年度国家奖学金

曾赴香港中文大学交流一学年,赴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实习

曾任汕头大学“人体生命科学馆”志愿者、“IVHQ”国际志愿者

曾任英语科技节-歌唱比赛主持人

“愿为良医,泽世利民”

在书香门第里长大的冰奇,自幼便有了“行医”的念头。家中的医学前辈更是时常教育她:“长大之后,做一个能照顾自己,也能照顾百姓的人。”

通往学医的路并不顺利。很多人经常告诫冰奇:“学医是很辛苦的,你坚持不下来的!”她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里,“学医固然辛苦,可是做什么不辛苦呢?”

高考过后,冰奇曾经迷茫过一段时间,面对林林总总的专业,她第一次有了放弃学医的想法。

“不行,你一定要学医!”冰奇的父亲厉声训斥道,“能让你心心念念这么多年,就足以证明医学在你心中的分量。绝不能轻易放弃!”父亲的话如雷贯耳,从此,她不再迷惘,坚定地来到了汕头大学,开始了学医的漫漫之路。

图 / 冰奇的家庭合照

时光荏苒,15年入学的冰奇今年也将完成本科学习,进入研究生规范化培养阶段。

“汕头大学是看着我,从一个少不更事的未成年人,逐渐成长为一位独当一面的医生的。在汕大结交的师长、朋友,始终都陪伴着我,不离不弃。现在想想,多亏当年父亲为我坚定了一把,才让我遇到了汕大。”

“从进入汕大的那一刻起,我便发觉自己似乎踏上了加速带,医学上的一天似乎要当成两天用。时间紧张,需要学习的知识和技能又复杂庞大,我只能不断地鞭笞自己,警醒自己。”

图 / 冰奇在学习

经过了大一上学期的努力后,冰奇被选入汕头大学医学院“全英班”以及“中港班”,并拿到了自己努力得来的第一份奖学金。

“‘每日三省吾身’是我的家常便饭。无论是第一次医学英语的课上被外教表扬,还是第一次参加新生杯乒乓球比赛却与冠军失之交臂,又或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年级第一的位置上……每一次的经历都在回味与反思中沉淀与升华。是汕大让我发现,以获奖、第一名作为结局固然美好,但真正精彩的往往是平凡拼搏的每一天。”

“对待医学,我没有办法不认真”

大二时,冰奇来到了香港中文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交流学习。虽然身在异乡,但却从未能割舍和汕大的牵绊。

图 / 在香港中文大学交流的冰奇

“即使新环境带给我很多压力,可是每次想起身后无条件支持我的师长和父母,身边共同奋斗的同窗,我就永远没有理由放弃。”

虽然每日学习任务繁重,冰奇仍然坚持每天锻炼。“我是从大二开始有了健身的意识。这一定要感谢我的teammates,感谢他们每天孜孜不倦地拖着我去健身房。如今,我也逐渐发现健身带来的好处。有个好身板,才能更加胜任临床工作。”

图 / 冰奇在射箭

交流期间的历练,也让冰奇对医学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大一的时候,我觉得即使是‘有机化学’我也能学得游刃有余;相比到了大二,很多课程变难了,并且和临床的联系了起来,想到日后我的病人的命运全靠我来决定,我就没法不去认真、严谨地对待学习这件事。”

“能够帮助他人,让我很幸福”

在课外,冰奇加入了国际志愿者协会IVHQ。她利用暑假的时间,来到巴厘岛的一座村中进行健康教育宣传。

“巴厘岛不像电视上那样发达和豪华,最起码我支教的村庄不是。我教的班上很多孩子都没鞋穿,一件衣服也要穿上一周。看病更是一个难题,很多人因为路途遥远和费用昂贵,生病了只能烧香祈福。”

图 / 当“IVHQ”国际志愿者时的冰奇

那个时候,冰奇内心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感—她要用自己的力量,把世界变成更美好的地方。

“临行前,我将一个护士用的挂表送给了班上一位总是积极回答问题的女孩。她叫Amanda。我说,‘如果你愿意,我希望你成为一名医生,和我一起保护这个世界。’虽然我没办法留在那里,但我希望这颗‘种子’可以在那片土地生根发芽,长大后造福他们的国家和人民”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进入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实习后,冰奇更加深刻的体会到生命之脆弱和顽强。

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病人,半个小时的胸外按压却还是让那个生命轻易地溜走;在剖腹产的手术台上,亲手接过一颗鲜活啼哭的生命……“‘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每次念出这句誓言,我的肩上都会有种沉甸甸的感觉。从前我一直认为,能够承受生命之重,我只需要有过硬的技术就好了。直到我遇到一位双胞胎妈妈……”

图 / 冰奇在汕大附医实习

由于她的宝宝们还小,胎心监护的仪器难以固定,别人很快做完的检查,她却要强忍着腰痛、喘憋,辛苦维持姿势,折腾上几个小时。

“我看出了她的无奈,也非常希望帮她解决这个问题。起初,每天做检查前我都会笑容满面地和她聊两句,希望传递一些正能量给她。绑好仪器后,我便一会儿就跑过来重新固定一下仪器,捎带上几句加油打气的话,要让她知道我一直都在陪她。”

双胞胎妈妈出院那天握着冰奇的手道谢时,她才明白了“治疗”的真谛,“讲真,我除了陪伴她,什么都没做,却值得她向我握手致谢。原来,生命之重,就是人体生命科学馆墙上的那句:‘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图 / 冰奇在汕大附医实习

去年,冰奇选择心内科作为临床研究的方向,“每每看到‘高血压继发心衰’的病人住院,我总难免替他们感到遗憾。若依从性好一些,他们完全有机会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的一位长辈在中年时期便诊断为‘高血压’,但在她的妻子的悉心照料下,如今年近八十的他丝毫没有活动障碍或意识减退。因此,我要做我的患者们的“监护人”,陪伴、鼓励他们,为他们带来更多生的希望。”

“2020年的这场疫情,让我深刻感受到了中华民族血液里的凝聚力。”虽然冰奇表示非常遗憾没能去前线抗疫,但她仍会坚定不移地走“行医”这条路,“那句话永远不会变——不为良相,愿为良医。”


图片:付冰奇

文字:吴少丽

排版:禤宇彤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