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文化之谜 三星堆遗址挖掘工作的重启!

更新时间:2021/3/22
收藏 说说

问:三星堆新发掘会告诉我们什么?

答:即将落实三星堆遗址就是“虞都夏府”。

3月20~3月23日,央视新闻频道特别节目《三星堆新发现》将带来三星堆考古独家现场直播。

届时,我们会看到什么?又有什么新的发现?能确定三星堆的归属问题吗?……众人都在拭目以待。

在我这里,三星堆早就不再神秘:

2009年,我已确定三星堆遗址,其实就是“虞都夏府”;

2019年12月18日,我公开发文、明确表示三星堆就是“虞都夏府”,并且开始连载《三星堆千问千答》专题,自此走上了“答疑解惑” 三星堆的漫漫长路……

一年多来,我所撰写的文章,获得的谬赞与支持不少;受到的嘲讽质疑、批评贬低…亦不少。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铜人面具(左)、铜大立人像。

我始终认为“时间能证明一切”,也坚持“真相具有唯一性” ……但我也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让三星堆“水落石出”的机会!

那就是——三星堆遗址挖掘工作的重启!

因为我知道,三星堆的地下,一定埋着证据,能够证明我所言究竟是“实”还是“虚”?

好在机会即将迎来!

抢在谜底揭开之前,我再次郑重确定:

(一)三星堆遗址,就是古代的“虞都夏府”,同时也是夏啟、太康、中康、相时期的王城;

(二)三星堆文明,是虞舜、夏禹、夏四世(啟、太康、中康、相)文明的叠加,还有对帝喾、帝尧等古帝的崇拜;

(三)三星堆政权,更迭既有禅位,也有传位,更有篡位:

(四)三星堆兴衰,兴起于舜,后经禹、啟,至太康失国(后羿、寒浞篡夏),中康、相的傀儡政权,最后少康重夺夏政并迁移王都,自此三星堆没落。

(五)三星堆若干坑,包括已挖掘的一、二号坑(二号坑的填埋时间比一号坑早),和目前正在挖掘的三~八号坑,均为“器物填埋坑”,主要器物为“宗庙礼器”,是政变后的遗迹(也可能有“反”填埋坑,即少康“反”填埋寒浞/后羿之物)。

(六)此次挖掘,大概率会出现鼎,而文字出现的概率微乎其微。

(七)三星堆的“关联”遗址,一为:都江堰水利工程遗址,它是大禹治水的功成名就的证据;二为:金沙遗址,它是太康失国后,其五个兄弟盘居之地“洛汭”,它体现的是夏文明的残存。

(八)三星堆(金沙、都江堰)遗址人物、事件、关系综考图表如下:

探秘古蜀王都三星堆未解之迷

在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处,有三座突兀在成都点击查看成都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平原上的黄土堆,三星堆因此而得名。1929年春,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玉器,由此拉开三星堆文明的研究序幕。1986年,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赫然显世,立刻轰动了世界! 可谓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无数国内外考古学家,沿着他们挖下去的地方,开始了对这个神秘王国的探索,他们进行了近一个世纪的考古发掘,大量的玉器、陶器、石器不断涌现,古房屋遗迹的出现,更让他们觉得离这个古国越来越近,但几十年过去了,这个古国还是存在于乐此不疲的考古学家们的梦里,对她的探秘从来就没有停歇。

三星堆,这个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的古蜀王都,一直充满着神秘色彩,即使三星堆创造和打破了许多遗址考古的世界纪录,但是始终无法让人们停止对她的探秘。三星堆遗址下面还有什么?神奇的青铜人头像,他们是谁?等等疑问一直是三星堆考古的未解之谜。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探秘三星堆,梦回古蜀国。

三星堆的发现将古蜀国的历史推前到5000年前。三星堆文化来自何方?这里数量庞大的青铜人像、动物不归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青铜器上没有留下一个文字,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目前世界上最高的青铜造件,也叫通天神树,成为三星堆的镇馆之宝;

在三星堆考古挖掘中,最大的发现之一便是青铜人像群。远古时期青铜造像的铸造及发现,在世界上也属稀有。因而,当由数量众多的铜人头像、铜面具、全身青铜人像等构成的阵势雄浑的三星堆青铜雕像群在北纬30度的成都平原横空出世之际,怎不令人叹为观止、赞叹不已?

纵目人像;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铜器中,基本上没有生活用品,绝大多数是祭祀用品。表明古蜀国的原始宗教体系已比较完整。这些祭祀用品带有不同地域的文化特点,特别是青铜雕像、金杖等,与世界上著名的玛雅文化、古埃及文化非常接近。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张继忠认为,大量带有不同地域特征的祭祀用品表明,三星堆曾是世界朝圣中心。

青铜人像;

壮观宏伟的古蜀人祭祀场面;

在三星堆众多的青铜雕像群中,高大凛然的大立人像在其中卓然独立,享有“东方巨人”之誉,它是当之无愧的同时期世界上最大的青铜人物雕像。以往安阳殷墟出土的殷商玉石铜人像与之相比,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就全世界范围来看,三星堆青铜大立人的体量和高度超过了古巴比伦祭师铜像,古埃及、古印度青铜雕像更难望其项背。

墨玉剑;青铜神树摇钱树;镇馆之宝“通天青铜神树”;

如此众多表情威严、造型抽象的青铜人头像他们到底是谁?是神还是人?身份是国王?巫师?臣民?奴隶?如今人像无言、青铜无声,古蜀先民留给我们只是许多古老谜团和那个梦想充溢的远古神国。

青铜太阳轮;

出土的陶器;

三星堆遗址考古又有重大发现。三星堆祭祀区新发现6个祭祀坑,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1986年,三星堆遗址首次大规模发掘,出土了大批珍贵文物,也留下了诸多待解的谜团。近期,三星堆遗址又启动了新一轮的考古发掘。为什么在时隔三十多年后要再探三星堆?为什么说这次是我国科学考古最高水平的一次发掘?科学又将辅助考古学家们从历史的蛛丝马迹中寻找到哪些真相呢?今天就来探访一下这次三星堆发掘背后的故事。

34年前,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发现曾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古蜀国人从何而来,他们是如何创造出奇幻绚丽的青铜文化的?他们与中原地区之间又有着怎样的联系?这是涉及到中华文明溯源的重大课题。国家文物局一直支持对这一重大课题的探索。

问:三星堆新发掘会告诉我们什么?

答:即将落实三星堆遗址就是“虞都夏府”。

3月20~3月23日,央视新闻频道特别节目《三星堆新发现》将带来三星堆考古独家现场直播。

届时,我们会看到什么?又有什么新的发现?能确定三星堆的归属问题吗?……众人都在拭目以待。

在我这里,三星堆早就不再神秘:

2009年,我已确定三星堆遗址,其实就是“虞都夏府”;

2019年12月18日,我公开发文、明确表示三星堆就是“虞都夏府”,并且开始连载《三星堆千问千答》专题,自此走上了“答疑解惑” 三星堆的漫漫长路……

一年多来,我所撰写的文章,获得的谬赞与支持不少;受到的嘲讽质疑、批评贬低…亦不少。

我始终认为“时间能证明一切”,也坚持“真相具有唯一性” ……但我也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让三星堆“水落石出”的机会!

那就是——三星堆遗址挖掘工作的重启!

因为我知道,三星堆的地下,一定埋着证据,能够证明我所言究竟是“实”还是“虚”?

好在机会即将迎来!

抢在谜底揭开之前,我再次郑重确定:

(一)三星堆遗址,就是古代的“虞都夏府”,同时也是夏啟、太康、中康、相时期的王城;

(二)三星堆文明,是虞舜、夏禹、夏四世(啟、太康、中康、相)文明的叠加,还有对帝喾、帝尧等古帝的崇拜;

(三)三星堆政权,更迭既有禅位,也有传位,更有篡位:

1986年以后,我国又开展了数次大规模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在三星堆祭祀坑之外又相继发现了三星堆古城、月亮湾小城、仓包包小城、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仁胜村墓地等重要遗迹,逐渐明确了三星堆古城的分布范围和结构布局。但像一、二号坑那样大型祭祀器物出土的情况再未发生。关于三星堆文化,目前尚有许多疑问无法解答。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介绍,2020年10月至今,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1986年发掘的一号坑和二号坑的区域开展考古勘探与发掘,基本明确了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空间格局。

“祭祀坑”的新发现,将更加丰富和深化对于三星堆遗址、三星堆文化的认识,对更加全面认识三星堆文化与周边地区的文化,特别是与中原地区、江汉平原地区文化的历史关系以及对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研究提供了实物资料。

新发现有助于解决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镇,成都平原北部沱江支流湔江(鸭子河)南岸。遗址分布积约12平方公里,核心区域为三星堆古城,面积约3.6平方公里,是四川盆地目前发现夏商时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中心性遗址。

雷雨介绍,此次新发现的6座“祭祀坑”,与1986年发掘的2座“祭祀坑”共同分布于三星堆城墙与南城墙之间三星堆台地东部,周围分布着与祭祀活动有关的矩形沟槽、圆形坑和大型沟槽式建筑等。

三号坑器物露头

五号坑象牙雕刻残片

那么,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与30余年前发现的两个“祭祀坑”有哪些异同呢?

三星堆第一、二号“祭祀坑”发掘者、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原副院长陈显丹说:“新发现的六个‘祭祀坑’与之前的两个相比,坑型都为长方形,基本形制与朝向一致,出土文物种类相似,但出现了很多新器型。同时,祭祀坑大小不同,深浅不一,坑内的文物各有侧重,有的坑象牙多一些,有的坑大件青铜器较多。”

陈显丹表示,此次考古发掘出现的新器型,既反应了与中原文化有密切联系,也揭示了古蜀文化在文明交流中吸收融合为己所用的创新。

“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现会影响四川考古、中国考古甚至世界考古的很重要的发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认为,三星堆“祭祀区”的新发现有助于解决长期悬而未解的学术问题,比如最基本的年代问题和性质问题。

孙华说:“过去我们只发现了两个坑,这次新发现从2个坑增加到8个坑,并且对周围进行了详细的勘探,有助于复原当时‘神庙’或‘祭祀区’内部的空间,对完整认识当时的礼仪空间,宗教思想,乃至于反映的宇宙观念,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资料。”

考古发掘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

时隔30余年,再次对三星堆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科技在考古领域的作用日益显现。3月19日下午,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发掘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我们能看到,现场设有考古实验室,此举属于首创,实现考古出土文物与文物保护无缝对接。

“针对本次新发现坑的发掘、保护与信息提取,专门设计一套多功能考古操作系统,努力创新设计具有中国风格的考古发掘设施设备。”雷雨说。

逐步揭开三星堆面纱,争取申遗

“以前有两个坑都让人觉得是个奇迹,同时期内在一个遗址里出现那么多青铜器,在全中国都很罕见。”三号坑以及更多可能祭祀遗迹让他觉得三星堆更加不可思议。

雷雨曾被人问到,三星堆再现祭祀遗迹,就青铜器数量来说有没有可能超过殷墟。“我们不能臆测未来的发现,但希望三号坑能像二号坑一样丰富多彩,金、铜、玉、贝一样不少”。

雷雨认为,三星堆中的器物尤其是铜类器物,比如尊、罍都做得不精致,有的表面粗糙,有的铜器成分有很多杂质。雷雨认为这些与黄河流域相似,到底是工匠水平的原因还是有意为之?这与精美的青铜鸡、青铜头像、青铜神树等形成对比,但总体看来三星堆无疑是中华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中华文化丰富性、创造性的见证。“当我们逐渐揭开三星堆神秘的面纱,越来越感觉到三星堆青铜文明是中华大地青铜文明对世界青铜文明的独特贡献。”

他相信以三星堆青铜器与其代表的文明、文化内涵一定可以申遗,“只不过我们需要自己揭开三星堆的面纱,解释清楚这些神秘,至少形成学术界自己的主流意见。”

雷雨认为,在整个发掘过程中,还有很多可以弥补的地方。三星堆现在发掘的面积太小,只发掘了整个三星堆遗址的千分之二,雷雨相信更多的遗迹还在不远处召唤着考古人……

一键智能填报志愿

让你不浪费一分上大学!

点击或长按下方图片进入小程序

目前已有10w+美术考生加入我们

一直陪伴你的 美术名师联盟

美术名师联盟

一直陪伴你的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