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超凡的写实能力,但又岂止于写实?

更新时间:2019/5/19

1 (1).jpg

叶献民的绘画,无论是水彩或是油画,总是以澎湃的激情投入创作。他经常用近乎完整的小稿来检验构思、构图、人物动态和色调倾向,这种严谨和认真难能可贵。—— 前言

1 (2).jpg

叶献民的画作关注的主角是劳动者。大幅水彩画中那头发灰白准备春耕的中年农民,衣着朴实无华却又各显独有的阳刚之气的安塞腰鼓队,穿着迷彩服的战士,双手合十、高大结实而虔诚的藏族汉子,有着粗糙的双手和善良刻苦的明澈眼神的高原大娘,节日里盛装的瑶族姑娘们,阳光下欢笑跃动的瑶族孩子……在叶献民的画笔下,这一切都流动着纯朴、善良和勤劳的气息。

1 (3).jpg

油画《旱烟的味道》100cm×120cm2016年

在其油画作品中,也经常看到他运用多种技法、笔触、刀法,版画的大黑、大白、大灰的对比,对于他母题的发掘表现,起了极大的作用。而使我印象颇深的,常常是他运用过往油画中较少出现的偏于单色调里的丰富变化,油画向以色彩的对比丰富冷暖而引人入胜,而献民的油画,偏偏以近于单色调表现,在单色调寻求丰富的变奏。—梁照堂

1 (4).jpg

水彩《回眸》108cm×78cm2010年

1 (5).jpg

水彩《卓玛》78cm×108cm2011年

1 (6).jpg

油画《碛口老李》100cm×120cm2016年

1 (7).jpg

油画《纤夫》180cm×140cm2016年

1 (8).jpg

油画《红披肩》100cm×120cm2017年

1 (9).jpg

油画《披头巾的少女》100cm×120cm2017年

1 (10).jpg

油画《过年》140cm×180cm2017年

1 (11).jpg

油画《母与子》100cm×120cm2017年

1 (12).jpg

油画《阳光灿烂的日子》140cm×180cm2017年

瑶山、凉山、“桃花源”里的老老少少,既熟悉又陌生的小巷、农屋、锅台、炉灶,从布满皱纹的老脸、天真无邪的眼神,叶献民的绘画,以有力、准确的造型,透明的色彩,虚实明暗、爽快的笔触中绘出了自己内心的理想境界。

他喜爱这未被“污染”的纯朴,多少次远赴瑶山,千百次不知疲倦地描绘它。

也许他不是最聪明、最幸运的。他的勤奋弥补了聪明的不足,他的专一弥补了幸运的不足。

1 (13).jpg

水彩《冬日》

1 (14).jpg

水彩画《高原汉子》

1 (15).jpg

水彩画《工地》之一

指向艺术高峰的路,没有哪条是走不通的。犹豫与患得患失,使我们这条走走,那条走走,徘徊踟躇,不得其门。他从学画的那天起,便认定了“写实”的手法技巧。当“写实”被当成昔日黄花时,他的痴心不改。艺术不是要发自内心吗?他内心喜爱这“写实”,就“写实”下去。因此他不矫情,不做作,离艺术便是近了。

1 (16).jpg

水彩画《工地》之二

1 (17).jpg

水彩画《工地》之三

1 (18).jpg

叶献民水彩画作品

“写实”与“抽象”都不能以此判断品位的高低。要有所创造,有所突破、哪一种手法都不容易,哪一种手法都会遇到局限。“抽象”如果缺乏内涵,容易成为一块花布,成为一幅设计品;“写实”交待太多,太具体,会缺少意境,物象太似,难以概括成形式。一旦局限被克服,便能迈向一个新的台阶。

1 (19).jpg

叶献民水彩画作品

1 (20).jpg

水彩

《古乐之二》

108×78CM

1 (21).jpg

叶献民水彩画作品

面对局限,他在创作、学习的交替中求变,不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不放过一个个挑战的机会。他获1998年第四届全国水彩、粉画展金奖的《瑶山娃》,那贴着“新春大吉”春联的破旧农家,背着小孩的瑶族小姑娘,那带有惊慌的眼神,既是现实瞬间的捕捉,又是艺术上更高的临界点。

他有超凡的写实能力,但他的艺术又岂止于写实?

1 (22).jpg

水彩

《叼羊之三》

108×78CM

1 (23).jpg

叶献民水彩画作品

1 (24).jpg

水彩《阿依古丽》

109x78cm

2015年创作

1 (25).jpg

水彩

《丽江早晨》

108×78CM

1 (26).jpg

水彩《绥德汉》1

12×112CM

2014年创作

1 (27).jpg

水彩画《小路》

78x78cm

1999年创作

1 (28).jpg

水彩画

《阳光少年》

110×78CM

1 (29).jpg

水彩画《瑶山盛会》

获“全国第五届水彩、粉画展”银奖

120x120cm 2000年创作

1 (30).jpg

水彩画《瑶山娃》

108x78cm 获“第四届全国水彩、粉画展”金奖

1998年创作

1 (31).jpg

水彩画

《瑶山早晨》

108×78CM

1 (32).jpg

叶献民水彩画作品

- E N D-

THE END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