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品·创新 | 民族歌剧《沂蒙山》:用新样式讲好新故事

更新时间:2021/1/12
收藏 说说

民族歌剧《沂蒙山》自2018年12月19日在济南成功首演后,两年多的时间,已完成百余场演出,以其深厚的精神蕴含、大气的史诗风格、精彩的艺术呈现、创新的艺术形式、美轮美奂的舞台,全景展现了沂蒙山根据地革命斗争史,雕塑了沂蒙英雄群像,讴歌了“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在国内引起强烈社会反响和轰动效应,被誉为党的十八大以来舞台艺术的高峰之作。回望民族歌剧《沂蒙山》,创新、创造贯穿创作始终,最终达到了“别人讲过的故事不讲、大家想象的样式不用”,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创作道路,打造了一座不一样的“沂蒙山”。

主题立意上,

通过小切口体现大主题。

无论是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以沂蒙山为代表的山东革命根据地都是最重要的革命根据地之一。800里沂蒙大地,10万先烈血洒疆场,乡乡有红嫂、村村有烈士,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英雄事迹不可胜数。这样一片红色厚土,也先后孕育和推出了一大批享誉全国的优秀文艺作品,如芭蕾舞《沂蒙颂》、京剧《红嫂》、柳琴戏《沂蒙情》、电影《沂蒙六姐妹》、舞蹈《沂蒙那座桥》等。这些作品集中展示了沂蒙山根据地人民拥军支前的感人事件,但内容主要集中在做军鞋、抬担架、送军粮、“火线桥”等细节性事件上,在歌颂沂蒙人民爱党爱军、无私奉献精神的同时,也很遗憾地缺少了对沂蒙山根据地为国家解放和民族独立做出的巨大贡献的整体性呈现,感人肺腑有余、震撼启示不足。民族歌剧《沂蒙山》避免了对以往同类艺术作品、艺术形象的复制和重复,回避了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做直接对应的一般化、表面化铺陈,而是对沂蒙山革命斗争史进行合理剪裁,艺术再造,独创出一系列生动的形象化的艺术细节。民族歌剧《沂蒙山》的内容呈现并不是通过概括表达和政治说教来实现的,而是以新视角、新高度和新情致,赋予沂蒙精神、沂蒙英雄、军民之情以崭新的艺术表现。例如,全剧以散点透视的创作方式编织出军爱民、民拥军两条互相交织的人物关系、设置党、军、民等不同艺术形象,使亲情、爱情、家国情贯通融合,大跨度、全景式、立体化展示沂蒙山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并取得最终胜利的历史进程,以求对“水乳交融、生死与共”形成深刻、充分的艺术表达。

音乐创作上,

坚持西为中用、兼容并蓄,大胆吸收传统戏曲和民间音乐的表现形式。

主题曲《等着我亲爱的人》

全剧《沂蒙山小调》的运用、四重唱的设计、音乐剧元素和山东经典民歌的融入、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有机混用等,呈现出别样的音乐效果。加上旋律化的表达、音乐剧的手法,增强了音乐推动剧情发展的功能性。在角色对话上,根据角色塑造需要,既没有采用宣叙调,也没有采用大段对白;既避免了不中不洋的语境错位,也坚守了戏剧本体,达到了最优的表达效果。为了摒弃西洋歌剧宣叙调,剧目在叙事歌词创作上借用了曲艺中的三字句、民歌中的分节歌,既保证了的叙事干净利落,又保持了旋律的歌唱性;在必须用对白的地方,大幅压缩对话数量,采用“短平快”句式;与以往的民族歌剧不同,《沂蒙山》中的合唱被赋予了抒情与叙事的双重功能,在多处事件的关键节点,让合唱队担任画外音,承载起音乐的叙事功能。民族歌剧《沂蒙山》音乐上的另一特点是戏曲板腔体的运用,特别是主要人物核心咏叹调的时候,均运用戏曲板腔体来创作唱段。例如在《沂蒙的女儿》、《苍天把眼睁一睁》两个唱段中,继承了民族歌剧用大篇幅咏叹调塑造人物、展开剧情、深化主题的传统,在音乐素材、演唱韵律、板式变化上充分吸纳了中国戏曲的精华。值得一提的是,为女中音(夏荷)创作板腔体的大咏叹调,是在中国民族歌剧的女中音唱段中首次开创性地使用了板腔体,在咏叹调中加入了戏曲音乐元素,将板腔体中的剁板、拖腔和紧拉慢唱融入其中,加强了板式变化,使夏荷原本浑厚、圆润的音色,既体现出民族地域色彩,又加强了戏剧张力。此外,全剧语言大量运用俚言俗语,不讲大话、不喊口号,通俗易懂、朗朗上口,整个音乐旋律易学易记,易于传唱,群众听得明白、看得真切、印象深刻。

人物塑造上,

坚决摒弃高大上、歌功式、说教味,大处着眼、小处入手,从一群普通军民写起,平凡中彰显伟大,细节处打动人心,每个人物形象都有血有肉,都具生命力和感染力。

剧中以海棠、山妮子为代表的沂蒙女人,无私奉献中多了干练坚韧,为沂蒙红嫂注入新的内涵;以林生、孙九龙等为代表的沂蒙男人,淳朴善良中多了血气方刚,让沂蒙汉子的铁血在舞台飞扬,以夏荷、赵团长为代表的八路军指战员,英雄气概中多了赤子情怀,完美回答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的时代课题。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有血有肉、充满个性的个体,但共同谱写了承担国难、英勇抗战、无私奉献的英雄史诗,共同注解了“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民族歌剧《沂蒙山》所塑造的英雄群像,不仅具有艺术的审美功能,更具象征意义,在他们身上体现出的民族表情、民族性格、民族精神,使观众对沂蒙精神的内涵,有更加深沉的认知和感悟,能够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

舞美设计上,

在有限的舞台时间和空间里,将沂蒙山根据地革命历史的波澜壮阔,“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宏大主题,真实而艺术地呈现在舞台上。

极具象征意义的山体,辅以丰富多样而又恰如其分的科技手段,身临其境的现代灯光、音响及多媒体技术的有机融合使用,在有限的舞台空间将民族抗日战场进行了精准的聚焦浓缩,展现出一幅幅具有时代感染力的民族斗争画卷,充分展示了主创团队高超的艺术造诣、丰厚的知识储备、广阔的社会视野与浓重的人文情怀。特别是剧中山体的设计,大幕拉开,观众就被舞台上扑面而来的“群山”所震撼。层峦叠嶂的石头,堆出十多米高的山体,直抵舞台顶部,极大地拓展了观众的视野高度和视觉纵深,不但极具沂蒙特色,而且极具象征意义,这不仅是一座山,而是一座丰碑、一座精神的高塔,这就是我们民族的魂,就是沂蒙精神!看似复杂的山体,其实由四个极简的单独部分构成,通过六幕中三十六次的不同旋转,营造出时而震撼人心、时而硝烟弥漫、时而诗意浪漫、时而温馨静谧、时而充满希望的舞台画面,不同的戏剧空间的营造不仅节约了大量的场景制作,更重要的是让整剧呈现出多样的戏剧环境和紧凑的戏剧节奏,让剧情更加张弛有度。整个舞台“高级灰”的主色调和主人公海棠的“一抹红”,制造出了视觉上强烈的冲击效果。服装采取的是立体化裁切,让剧中人物形象更加生动具体,与高大的山体融为一体,塑造了极具雕塑感的英雄群像,与剧目主题遥相呼应。民族歌剧《沂蒙山》在舞美创作上实现了歌剧艺术本体与舞台科技含量的完美融合,山体、灯光、音效具有极强的表演性,它们的存在不但没有削弱演员的表演,还恰到好处的强化了剧目的戏剧性。

民族歌剧《沂蒙山》不仅为我国文艺宝库增添了一部当代瑰宝,还用创作实践为民族歌剧在新时代的传承、创新和发展做出了有益探索,在人物塑造、舞台制作,特别是音乐创作上对中国民族歌剧的发展做出了积极尝试,开创了民族歌剧发展的新思路。当然,试图用一部作品解决民族歌剧发展面临的所有问题,那是不现实的。但民族歌剧《沂蒙山》的创作启示我们,新时代对艺术创作提出新要求,既要继承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看家本领不能丢”,更要结合新的时代要求赋予新的活力,不能“坐吃山空”“吃老本”,要与时俱进、探索创新,用新视角、新样式、新表达、新呈现来增强艺术作品的吸引力、感染力。

本文作者张桂林(民族歌剧《沂蒙山》艺术总监、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原副厅长)

正能量、权威性、兴趣点、新语言

微信号:CAH-2017

网友信箱:cah2017@126.com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