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近朱:伏尔加邮旅

更新时间:2021/9/12
收藏 说说

33年前的8月,还是在苏联时期,我第一次到了俄罗斯大地,以电视记者的身份去拍摄伏尔加河,用近两个月时间,摄制了电视系列纪录片《伏尔加日记》。那时是20世纪80年代,我刚刚重新开始集邮。因此,去苏联拍摄时我同时也带着音乐专题集邮的念想,尽量在紧张的日程中挤出时间集邮。

出发拍摄前,我们把摄制器材和食品拿下火车,接着又装上了汽车,接站的苏联人嘟囔着抱怨了一句:“这是客车而不是货车!”尽管辎重颇多,但我仍没有忘记带上一些自制的信封,信封上贴着苏联历年来发行的格林卡、柴可夫斯基、肖斯塔科维奇等音乐家邮票,信封左侧是与邮票图案相同的复制图案,打算从苏联实寄回北京。同时,我也带上了邮友金雷制作的贴有“二战”题材邮票的自制封片,准备代他实寄。其实,这种近代邮票的实寄封的价值并不大,不如找一些明信片制作极限片。但那时邮识不足,我就带着这些粗糙的自制白封开始了伏尔加邮旅。

接待我们的是苏联广播电视局的萨沙,个子近2米的他竟细心地发现了我的集邮爱好。在莫斯科拍摄一家书店时,萨沙告诉我书店和邮亭里都有邮票卖。我在加里宁书店看到了邮票,买了几枚,但没有觅到心仪的邮票。后来,我在街上的邮亭里竟然发现了1951年苏联发行的全套2枚的音乐家邮票中的“阿里亚比耶夫”那枚。这是一套比较名贵的票品,在国内还没有见到过,遗憾的是缺了一枚,不成套,我只好先放下了。又一天休息时,我仗着会一点俄语,一个人找到了舍甫琴科大街的集邮公司商店。在琳琅满目的邮票中,我眼前一亮,发现了那套音乐家邮票缺失的另外一枚“卡林尼科夫”,便立即买了下来。此外,我还在这里购买了朝鲜1980年发行的音乐家邮票小版张和首日封插册。当时,这样的册子在国内还从未见过。于是,我心中系念着那套邮票中的“阿里亚比耶夫”,又急忙赶回邮亭,把那枚邮票也买下来。于是,仅仅几个小时之内,我便集齐了这套向往已久的苏邮“筋票”。

在伏尔加河上的摄制工作很紧张,但每遇到邮局,我就设法在带来的自制封上贴上邮票,挂号寄回北京,一个多月后,终于把十几枚信封都寄了出去。回京之后,虽然悉数收到了这些信封,但后来编组《维也纳的音乐故事》等邮集时,一枚也没有用上。它们只是作为一份邮旅的记录和趣味品留存了下来,每当看到它们,我就忆起自己在伏尔加河的拍摄岁月。

后来我们的拍摄工作又转移到了伏尔加格勒,也就是过去很有名的斯大林格勒,“地陪”叫尤里。我频频去找邮局的举动,让他很高兴认识了一位中国集邮者,原来他也喜欢集邮。工作之余,我们聊起集邮。尤里有许多外国邮友跟他交换各国邮票,他说可以给我寄一些音乐专题的邮票。我回国之后,我们继续通信,他给我寄了不少各国发行的音乐家邮票。当时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尤里说他有中国发行的梅兰芳小型张。我问他是否可以转让给我,他说可以按目录价以美元结算让给我。我当然赞同,但在随后的多次沟通中,不是因为价格问题,而是他有意避开了这个我感兴趣的话题。我的梅兰芳小型张之梦,最终没有在伏尔加格勒实现,约10年后却在德国邮商那里得以圆满,这自然是后话了。

记得当年从加里宁格勒的伏尔加源头,到阿斯特拉罕的入海口,我们走遍了伏尔加沿岸和侧畔之城。归国日期到了,临别之际,萨沙送给我一本集邮书籍。这是一本介绍苏联邮票和集邮的类似简明小百科的册子,虽然是俄文,但也可略知大概,这本书对我的早期集邮帮助很大。两年后,在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开会的时候,我与萨沙又意外相逢,我们聊的还是集邮。

与我同龄的很多集邮者年轻时都有“苏邮情结”。我的第一位外国邮友是一位通过书信交往的苏联女学生。等真正来到少年时代向往的苏联,又有幸遇到了关心集邮和喜爱集邮的苏联朋友。在伏尔加,工作之余所见所想也是集邮。虽然是挤出来的邮旅,却用邮品记录下足迹,更留下了一段美好的集邮回忆。

如果觉得我们的文章对大家有帮助,请关注、点赞。

多点右下角的“在看”,多分享。

作者:李近朱

来源:中国集邮报(邮发代号:1—164)

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随时轻松在线订阅纸质版《中国集邮报》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