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 激荡中争鸣世变中淬炼——新闻时评&学术盘点

更新时间:2021/1/3
收藏 说说

《中国美术报》 第215期 美术聚焦

【编者按】2020作为不寻常的年份,受疫情的影响,举世皆为之易变,虽然至今余波未平,艺术界已经迈向新的征程。前贤有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随着十九届五中全会的召开和“十四五”规划的制定,文艺评论和学术研究的形式与内容更加丰富多彩,在此总结2020年本报新闻时评和学术板块的选题,并由此希望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中以艺术评论和研究来彰显新时代的学术追求。

□本报记者李振伟

新 闻 时 评

疫情:危与机并存 变与不变的抉择

庚子岁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并迅速席卷全国。艺术家们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创作大量相关抗疫题材的作品。但由于疫情,艺术家难以深入一线,作品多以新闻图片为参考素材,引发热议。从另一角度可以看出,在人们普遍认为摄影对绘画是负面影响的时候,艺术家们却在取舍之间,发挥出了它的积极作用和正面价值。受疫情的影响,线下美术展览活动被迫搁置,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却促成了线上展览的活跃,艺术作品通过网络云端展现在人们面前,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艺术的传播。不可否认,由于投入成本较低、审核机制不完善等,展品难免有鱼目混珠之嫌,展览水平如何,似乎还有待商榷。

在“探索生命的意义——疫情下的美术创作”的主题讨论中,高岭认为,关注和表现人的生命,挖掘人的生命的存在条件和状态,加倍反思人类的行为和欲望带来的后果,努力用新颖别致的方式表现出来、传递给人们,才是艺术以人为本的重中之重。苏刚认为,艺术家需要跳出“小我”,承担更加深刻的社会责任、提供经过深思熟虑的理念、创作艺术语言更加精炼的作品。唯有如此,才能锻造出不愧于时代、不愧于自己所受苦难的作品。

在“艺术战‘疫’:照片如何为作品服务”的主题讨论中,张渝认为,艺术家“画照片”,不是描摹,而是如何通过照片去发现照片上没有出现的东西。那些照片上没有出现的东西就是“画”,它是艺术家的天职。杜洪毅认为,画家们更应该把现有照片视为获取创作灵感的源泉,发挥个人想象力进行升华,而不是照搬图片内容。在涉及肖像的作品中,可以通过想象来塑造理想化艺术形象。

在“网络展览的意义有多大”主题讨论中,王见认为,在线的“网展”只能是一种“阅读式欣赏”,很难产生“体验”式状态,网络展览并不能使艺术作品的能量和作用完全发挥出来。应注重展览的知识性和文化性,将力量集中在对展览的“编辑”,发挥其“网展”可以广泛传播文化意义的优势。吴克军认为,网络展览有可能推翻博物馆、美术馆、画廊的话语霸权,以便尝试通过新的路径抵达艺术内部,开发新的模式、塑造多元化的精神情感属性,成为艺术发展功能性的重要一极并形成自己的规范。

李劲堃 中国加油 宣传画

美育:新形势下路在何方

今年是蔡元培先生逝世80周年,蔡元培作为中国近现代美育的倡导者,在100多年前提出“以美育代宗教”,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同时实施其美育的理想,奠定了中国新式教育制度的基础。围绕其美育理论对中国美术及现当代美育影响,与百年来美育的发展相结合,探寻新时代美育之路是当下的趋势。今年“两会”上,范迪安建议在“艺术学”门类中设立“美育学”学科。美育学科的建设在当下是一个重要的命题,而一个学科的设立,需要考虑学科架构等多方面的因素,如师资力量、学科考评、学生毕业去向等。

据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与各大美院陆续公示的调整政策看,今年艺考变化的两大趋势正渐趋成型:一是文化课的比重逐步提升,二是统考的重要性与适用范围逐年扩张。后者的调整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前者形成影响和助力。

在“蔡元培美育理念的当代意义”主题讨论中,沈华清认为,这个时代,呼唤蔡元培式的老师,更需要呼唤蔡元培式思睿贯通的校长,走出专业自重的藩篱,用全人精神来兼容并蓄地了解美育,有真正美的意识,推动美育教育的真正落地。高登科认为,在教育实践方面,美育的边界相对模糊,缺乏与具体学科、课程对接的框架,不具备与系统性、一贯制的课程体系的深度结合的能力,从美育理念到教育实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美育学’学科建立的前景和困难”主题讨论中,杨宏鹏认为,加强美育学科建设,需先对其学科定位、涵容命题及在学科谱系中的坐标位置进行清晰的界定,厘清美育与艺术教育的畛域,是美育学科建设中一个值得优先考辨的命题。弋语可认为,美育学的初步建立可从日常生活甚至环境的角度出发,美育学科培育的人才应当鼓励其分散到不同的岗位和领域,还应注意美育和当代重度科技化、虚拟化的时代相结合,和当下应试教育的大背景相周旋。

在“艺考新趋势”主题讨论中,胡一峰认为,新冠疫情带来的艺考方式的调整,可能是权宜之计,其中却蕴藏着新的艺术人才培养模式的萌芽,未尝不可以经过调适和完善后转化为艺术教育和人才培养的制度设计。徐静菲认为,艺术理应是属于精英的创造,但艺术所产生的价值又是普惠的,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洗礼。通识教育带来的文化素养,是这一切的基本保障和实现前提,尚在艺术之塔的底层仰望的考生,文化素养的基础能决定其最终到达的高度。

云南曼宛洼小学学生将民间故事《拉祜族创世神话》画在校园围墙上

文化地标: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2020年9月,住建部发文称,为切实加强大型城市雕塑建设管理,坚决治理滥建巨型雕像等“文化地标”现象,对湖北省荆州市巨型关公雕像项目和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项目予以通报。并建议各地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文化观、价值观和审美观,汲取教训,切实在城乡建设中延续历史文脉、塑造特色风貌、展现时代精神。

在“文化地标何以展现时代精神”主题讨论中,宋学勤认为,政府机构的决策者应转变职能和态度,成为创作城市雕塑作品的服务者和协调者,如要表达自己的艺术观念和审美态度,也应当以普通市民的身份进行。邢千里认为,一味向传统攫取、没有独立创造、缺乏积极进取,是建立在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和当代人文不了解、不尊重的基础上,盲目自负和畸形政绩观的表现,说到底是一种时代懒政和美育缺位。

湖北省荆州市巨型关公雕像

艺术扶贫:理想与现实的较量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切实将文化扶贫、艺术扶贫融入到全社会的脱贫攻坚事业中,用艺术的方式对新时代的乡村进行改造和创建是当前比较时兴的手段。如何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制度与市场、人文与科技、精神与物质的矛盾中探索找寻艺术乡建新的生长空间,是目前“艺术乡建”需要重视和思考的。

在“用艺术吹响扶贫攻坚的时代号角”主题讨论中,刘丰果认为,在扶贫的道路上,艺术从未缺席,艺术的表现与教化功能、保存与传播功能、创新与建构功能必将在未来发挥更大的作用,并在文化扶贫的道路上大放光彩。王庆兰认为,扶贫先扶智,艺术“扶智”不仅在于弥补当前注重经济、社会层面的帮扶,忽略文化、国民精神素养的帮扶和塑造而造成的缺陷,关键是把贫困人口作为国民,作为一个具有复杂人性的人,从知识、意志、情感的角度去统筹考虑。

在“新时代的‘艺术乡建’向何处去”系列主题讨论中,贾方舟认为,艺术直接切入长期文化空白状态的乡村,对于打开他们的文化眼界不无好处,使他们对新的都市文化有所了解和适应,振兴乡村文化不是重新回到过去以农业文明为特征的乡村文化,而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城乡一体的新文化。孙振华认为,不再简单地将乡建看作是文化启蒙,艺术家和村民之间应该互相观照、互相发现、互相对话、互相补充。在可持续问题上,理想的方式是有制度的保障,通过国家政策、基金会、专项资金获得支持。一山认为,乡村振兴应该守住文脉,如乡愁文脉、地域文脉和民族文脉等。陈孝信认为,把现代文明建构和完善起来,就可以与世界无障碍地进行对话、交流,以“中西互为体用”的新理念来建构现代文明和当代文明才是艺术乡建真正的出路。

贵州洪江国际艺术村

学 术

汉字艺术:百年变局中的时代使命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社会政治的变革,往往伴随着文化的反思与考量,汉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有着双重的意义,一是文字层面的传承,二是艺术形式中结构章法的演绎,两者互为表里,又相辅相成。汉字艺术中内蕴着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智慧与包容和谐的价值观,在当代,它已经远远超出传统意义上的文字训诂和艺术章法的范围,而是以汉字的基本字形为基础,向更为广阔的社会领域和精神领域延伸,在人类文明前行的道路上,在形而上的层面给人以启迪,迸发出创新的思想火花。高天民、濮列平、黄凤祝、刘悦笛、杨应时参与讨论。高天民认为,汉字艺术是中国在当今世界树立和平与友好形象、深化中国文化全球影响力、构建世界艺术新秩序的最有力的手段。通过汉字艺术在全世界的推广,以传播中国文化及其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厚德载物、互相尊重的生命观以及包容和谐的生活观。濮列平认为,汉字艺术所弘扬的文化内核集中体现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共生、包容共赢的发展理念,这是未来世界全球化发展、谋求终极和平的基础理念。

古干五千年纸上彩墨200cm×100cm×32008年

艺术创作:精神与现实的纠缠

就人对生命的体验和认知而言,艺术是对问题意识与真相洞察的观看,是对人性和价值观的认知理解和想象力的观看,当代艺术尤其能体现出这一点。而当代艺术在批判、解构和颠覆的同时,又容易走向纯粹的为艺术而艺术。在当代书法创作中,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即在瓦解传统书法的同时,还不足以开创出能够独立的艺术空间,究其原因无非是精神的空缺。而真正伟大的艺术无不是抵达精神世界的形式载体,都是以最凝练的艺术表现形式来实现其对于艺术精神的探索和诉求。程原、陈禹年、张渝参与讨论。程原认为,精神实践的世界,既是体验的世界,更是活人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根本逻辑,就是体验即认知即表现的连续一元和动态统一,是文化相向文明的最高归属、价值意义的终极皈依。

国画引入素描:誉满天下 谤满天下

近代以来,引起中国画变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画对素描的引入,其影响深远。不可否认,从西方引进的素描绘画造型系统,对近现代中国画的创作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坚守传统的画家和学者认为,恰恰是素描的过度推广使国画的发展偏离了轨道,甚至认为素描对中国画的发展形成阻碍作用,坚持“去素描化”。刘万鸣、王平、顾平、朱万章、李超德、李颖参与讨论。刘万鸣认为,徐悲鸿的中国画变革中除具严谨的造型,更重要的是借书法之意体现了中国精神。他用素描解决了古人没有解决的形的问题,用素描完成了中国绘画的当代性,把西方绘画的优秀元素巧妙地合于我们的笔墨中,进一步借融而达至化。王平认为,如果全盘否定素描,那么就一定程度上抹杀了20世纪中国画的成果。素描只是我们解决20世纪中国画问题的一个重要手段,在当前时代背景下谈中国画去素描还为时尚早,因为当代中国画存在的问题的解决并不能从素描那里找到答案。

李斛 广州起义——素描稿 4 92cm×65cm 1957 年

当代美术史研究:见其不可见

美术史的撰写离不开叙事方式、史学观、文献梳理、图像分析等诸要素的参与,图像、文献是可见的,但隐藏在文献、图像背后的,则是不可见的史学观念和叙事结构。不同的美术史家在面对这些要素时,采用的方式、方法也会有很大的不同。那么,如何构建自己的史学观和方法论?郑工、李豫闽、于洋、孔德平参与讨论。郑工认为,当代学术界所提倡的全球美术史写作,跨文化研究面对的问题还很多,在目前阶段,个别的问题化研究比系统性的整体框架研究更为重要。这对于以风格研究为特征的美术史写作,不仅在方法论上是一挑战,在研究对象及所依据的历史材料上也将面临着各种突破。李豫闽认为,以今日的观念,思考怎样将当地人的观点,置于相对宏观的历史视野中去理解。族群社会及其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本土经验,应被认为是审视同一历史整体的不同视角,这就是区域史研究的价值所在。■

编辑| 李振伟

制作|千 惠

校对|王密林

《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21年出版40期。邮发代号:1-171

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192元/年

2.直接向报社订阅,发行联系人:吴坤

电话:13071178285

此文章为原创,任何个人或机构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不得擅自转载或引用用于商业用途。如有用于商业用途的目的,请提前联系本报同意后方可转用。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下一篇文章: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