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人杂说|漫谈苏东坡的画家朋友圈

更新时间:2021/3/30
收藏 说说

苏东坡不仅集诗词文书禅于一身,而且也善画,与他同时代的许多画家都是他的好友。他善画枯木、皴石、墨竹、寒林,每有新作都会与朋友分享,比如他画了令自己满意的《寒林图》后,就给他的好友王定国写信:“近画寒林,已入神品。”比如老朋友米芾从湖南出发,到黄州来看他,他就陪米芾一起喝酒、一起吃肉,微醉时贴观音纸于壁上,一起合作怪树、怪石。后来黄庭坚看到了这幅画,就在上面题句:“……东坡老人翰林公,醉时吐出胸中墨。”遂后又题:“恢诡谲怪,滑稽于秋毫之颖,尤以酒为神,故其觞次滴沥,醉余呻,取诸造化之炉锤,尽用文章之斧斤。”意思是之所以画得与众不同,是因为有酒神助力,有造化和修养支撑。

苏东坡的画家朋友圈,在皇族皇戚这个阶层中有赵叔盎和王诜。赵叔盎是宋太祖赵匡胤四弟赵匡美的四世孙,苏东坡是赵叔盎比较信任的朋友。赵叔盎善于画马,经常将画和诗给苏东坡看,苏东坡也步其诗韵,写了一首《和叔盎画马次韵》:“天骥德力备,马外龙麟中。皇天不遗言,丌与图画同。驽骀饱官粟,未受一洗空。十驾均一至,何事云风。”这首诗既赞了赵叔盎马画得好,又含蓄地表达了赵叔盎在家族的处境,鼓励他继续努力,总会遇到“云风”的机遇,就是踏。王诜是宋英宗赵曙的女婿,画学李成,善作山水。王诜与苏东坡是很要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交流画艺、纵论大事。王诜在家里盖了一间“宝绘堂”,用于藏放自己的书画和收藏品。苏东坡曾为“宝绘堂”专门写了一篇“记”,对王诜的画持肯定态度,写过赞扬王洗“得破墨三昧”的偈诗“前梦后梦真是一,彼幻此幻非有二。正好长松水石间,更忆前生后生事”。苏东坡比王诜大11岁,“乌台诗案”后,王诜因泄密给苏东坡而受牵连,被贬均州(今湖北省丹江口市)。

在同朝为官的好友中,苏东坡的画家朋友最多,首推王定国。他因“乌台诗案”和苏东坡一起被贬,被贬后受了大罪,两个儿子一个死于贬所,一个死于老家。为此苏东坡深感内疚,说“兹行我累君”,意思是“我连累了你”,可王定国却复信苏东坡,说虽受此大难,却可以读更多的经、写更多的诗、画更多的画。王定国是宋真宗时期宰相王旦之孙,诗才画才都好,善画山水小景及水波游艇。宋朝诗人秦观曾题词王定国的《秋泛图》:“小小吴榜才一叶,细雨斜风,淼淼烟波阔,蕙带荷衣寻隐逸,前身应具神仙骨……”王定国晚年寓居江苏高邮,苏东坡专门去高邮探望他,与秦观、孙觉(黄庭坚的岳父、秦观的老师)一起载歌论文于文游台。

李公麟是宋朝杰出的画家,与苏东坡也曾经特别要好。他和苏东坡都是王诜的座上宾,李公麟曾以苏东坡、黄庭坚、米芾等16人在王诜家聚会为题,画过非常著名的《西园雅集图》。李公麟一生勤奋,作画无数,人物、史实、释道、仕女、山水、鞍马、花鸟,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世人都说他心通意彻,大才逸群。苏东坡与李公麟有过多次书画合作,其中有一幅,黄庭坚写过一首《题笔竹石牧牛》诗,在题记中写道:“子瞻画丛竹怪石,伯时增前坡牧儿骑牛,甚有意态……”苏东坡也曾作诗评价李公麟的画:“……龙眠胸中有千驷,不独画肉兼画骨。但当与作少陵诗,或自与君拈秃笔……”“龙眠”是李公麟的号,李公麟本是诗人出身,以自己的文学才能考中科举。苏东坡的意思是,他不仅马画得好,而且诗如杜甫般严谨,写秃了无数支笔。

黄庭坚、米芾、晁补之、晁说之都是苏东坡最好的诗友画友。黄庭坚擅长诗书,画画虽少,但非常懂画,他的“题画诗文”有着很高的水平。在宋朝,黄庭坚与苏东坡几乎有着同样高的文人地位,世人称之为“苏黄”,但黄庭坚真心佩服苏东坡,对苏东坡的人品、艺品敬佩之至。米芾为人萧散,性格独特,他是中国书法的集大成者,也是“米家山水”的首创人。他对苏东坡非常敬重,也有着很深的感情。米芾一生曾多次不辞路遥,在黄州、登州、扬州和苏东坡互访,每次见面都会诗词唱和、书画互赠。苏东坡辞世前,米芾从镇江多次前往常州探望,并痛心地写下“招魂听我楚人歌,人命由天天奈何。昔感松醪聊堕睫,今看麦饭发悲哦……”“堕睫”就是落泪。此时,苏东坡已经不能进食。晁补之、晁说之是两兄弟,都是苏东坡的门人门客。晁补之能画多种题材,松石仿关仝,堂殿和草树仿周昉、郭忠恕,木筏垂藤仿李成,马似韩幹,虎似包鼎。晁说之不仅是进士出身,也是当时的制墨名家,苏东坡对他欣赏有加,推荐他为著作郎(编修国史的工作人员)。晁说之善画春山寒水、枯蒲凫雁、墟里人物,曾作《考牧图》,画面幽静,画上有良田平川、行舟牛羊,还有卧牛读书。苏东坡看后想到自己的人生经历,感慨颇深,写下:“……烟蓑雨笠长林下,老去而今空见画。世间马耳射东风,悔不长作多牛翁。”表达了“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放牛老翁”的愿望。

在曾经做过官和普通平民当中,苏东坡的画家朋友有鄢陵王主簿、李世南、文勋、李硕、陈直躬、朱象先、眉山老书生、雍秀才。鄢陵王主簿真名叫什么不知道,主簿是一个官职,相当于办公室主任。这位王主簿善画花鸟,苏东坡有两首非常有名的论画诗,即《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其中一首有句:“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稍有画才诗才的人,一看便会懂得其中的真理。宋朝大画家李世南和晁补之同一期考上科举,工山水,妙笔生辉。苏东坡经常为他的画作点赞,并写有多首评论诗,其中最著名的是:“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扁舟一棹归何处?家住江南黄叶村。”文勋是包公包黑子的外甥,与苏东坡、米芾、黄庭坚都有交游。苏东坡曾跋其画,夸他佛像、佛界画得好,有吴道子的遗风。李硕、陈直躬、朱象先、眉山老书生、雍秀才都是平民画家,有的善山水,有的善花鸟,有的善人像,都受到过苏东坡的表扬,苏东坡都给他们写过跋或题过诗。

在世外高人和僧人的人群中,苏东坡与李甲、妙善、三朶花也都有一些绘画上的缘分。李甲,字景初,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善填词,工小令,画翎毛有独到之处。苏东坡看了他的《喜鹊图》后,有诗云:“闻说神仙郭忠恕,醉中狂笔势澜翻。百年牢落何人继,只有华亭李景元。”妙善是宋朝的画僧,善画人像,经常画已故的皇帝像。苏东坡与他有过交往,曾写诗为他站台:“……天容玉色谁敢画,老师古寺昼闭房。梦中神授心有得,觉来信手笔已忘。幅巾常服俨不动,孤臣入门涕自滂……”三朶花,朶即朵,今湖北十堰市人,此人能诗善画,笔下有神仙意,但没人知道他姓名,因为头上戴着三朶花,所以世人都叫他“三朶花”。苏东坡最好的朋友许安世在那个地方当官,写信给苏东坡介绍这个异人,苏东坡回诗:“学道无成鬓已华,不劳千劫漫蒸砂。归来且看一宿觉,未暇远寻三朶花。两手欲遮瓶里雀,四条深怕井中蛇。画图要识先生面,识问房陵好事家。”言外之意是说算了,这个就不加“微信好友”了,看画要看质,要有“先生面”,不能被外表和头衔迷惑。许安世的性格、人品极好,27岁中状元。苏东坡被贬黄州,他一家对苏东坡都特别照顾。许安世44岁病亡时,苏东坡为他解衣助葬。

苏东坡的一生中,画家朋友还有很多很多,像宋子房、何充、李德柔、程怀立、李宗晟、尹白等等,有的和他一起吃个饭、喝个酒,有的从未谋面,只是通过朋友欣赏苏东坡,或者托好友将作品带给苏东坡。通常情况下,苏东坡都不会提出尖刻的意见,能说几句好话就尽量说几句好话。朋友圈中,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就是那个时称“小坡”的他的三儿子苏过。苏过善画怪石小竹,也作小幅焦墨山水,他的画远水多纹,依岩多屋。苏东坡57岁谪惠州,22岁的苏过便赶过去陪侍父亲,后又随苏东坡谪儋州、廉州(今广西北海),直到苏东坡病故。父子两人颠沛流离,相依为命,朝夕相伴整整7年,感情最为深笃。他的叔叔苏辙说苏过是最孝的,苏东坡生前也经常夸他的“木石竹”是三绝,和画竹大师文同一样传神。苏过于1123年得急病而亡,卒时51岁,死后晁说之为其写墓志铭,其中写道:“他的画作,非常像他的父亲苏东坡,有时别出心裁,充满新意。”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