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田:农恒云的“翰墨时音”

更新时间:2021/2/12
收藏 说说

两年前,我在山东高密参观“翰墨时音——农恒云书法作品展”,第一次系统、全面地欣赏了农恒云的书法作品,虽然之前也有所了解,而那一次对他的书法创作和艺术理念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农恒云是当代实力派书法家,经常在全国书法展上看到他的作品,应该说,他是当代一位活跃的书法家,是一位有激情、有感觉的书法家。从与他的交谈中便可以感受到他对书法史认识清晰,对当代竞技书法判断明确,对书法家文化素养的欠缺深表忧虑。

后来,我们在广西崇左再度见面,话题依然是书法。言及之前举办的“翰墨时音——农恒云书法作品展”的影响,由此出发,漫话当前书法创作的短长。我觉得农恒云的“翰墨时音”有内涵,有深度,值得研究,当时,《中国艺术报》总编辑、评论家康伟对“翰墨时音”的题旨做了阐明,他认为:“作品书写的内容是不同时代的经典文本所发出的一种和声,通过艺术家独具个性的对所选择文本的书写,将这些经典文本所蕴含的价值观念和美学精神呈现出来;这些历代的经典文本对当下的时代来讲也是一种好声音,体现了现实性和当下性……”

农恒云书赵起元《题养利土州城》

脑海中,农恒云的书法时常映现,他的作品,从容、娴熟,他不满足已有的积累,依然向传统挺进,于先贤笔墨间领悟多多。

帖学必称“二王”,有其道理。书法界通行复古主义,这是书法存在的形态所决定的。农恒云在“翰墨”中徜徉日久,由此才能有的放矢地表达“时音”,这个过程漫长也复杂,这个阶段延长了农恒云审美的眼光。

从碑到帖,农恒云经历了什么样的审美选择姑且不论,眼下,他的行草书的确有了文化的养成、生命的韵致、艺术的表达。显然,他是从魏晋出发的,长此以往,得其真传。

竞技书法一方面会给书法家戴上精神的枷锁,当然,另一方面也会给书法家带来拼搏的激情。农恒云是“60后”书家,是在竞技书法的严酷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其艺术实践再次证明,一个人的书法视角不管落到哪里,关键是书法在你心中的形态,在你审美感觉中的意义。

“60后”书法家的主客观条件均是出众的,他们不负众望,完成了当代书法创作的现代转型,强化了当代书法的语言特征,形成了符合书法艺术规律要求的表现形式,为未来的书法发展夯实了道路,奠定了基础。农恒云的笔墨运动,起伏着当代书法创作的继承与突破,怎么进入,如何展开,一目了然。

农恒云在传统碑帖之间寝馈日久,那些波澜起伏、神采飞扬的经典作品,对他的滋养显著而深厚。而且,农恒云能够举一反三,不拘泥一点一线,可以在丰博的资源中找到落脚点,并恰到好处地把自己的一招一式和生命语言展现出来。因此,当我们看到农恒云“扭碎”传统的“筋骨”,又智慧、艺术、形象地弹拨自己的“时音”时,不禁会感觉这种“时音”似曾相识、魅力无穷,对他自然也会有新的认识。

从文字史来看,帖学的书写精致而遒丽,它把汉字的物质结构带到了完美的阶段。从书法史来看,帖学的书写充满了人性的关怀,它升起了中国书法的艺术风帆。历时一千多年的岁月,高度程式化和类型化,给学习者带来难以超越的高度。不错,作为中国书法的高峰,帖学的精致和深度早已被人领教。那么,面对帖学,我们可以有理解的可能、学习的可能、感受的可能。为此,农恒云感同身受。在农恒云的书法作品中,我们能看到他与帖学“紧密相处”以及“渐行渐远”的过程。农恒云当然知道帖学的艺术风险,如果不能合理处理“紧密相处”和“渐行渐远”的关系,我们的书法梦想很容易被概念化、同质化毁掉。

出于对农恒云书法的欣赏与思考,我有三点感受。第一,以文化的目光审视书法史,以艺术的眼光判断书法作品。在传统书法的框架下,寻找当代人的审美感觉,挖掘传统书法别开生面的艺术价值。他不断地在传统的书法资源里进出,以冷静的立场、虔诚的心态不断找到属于自己的起点。第二,创作的生命力和笔墨的张力。农恒云的书写饱含生命的情感,轻重、明暗、腾挪、夸张,以及书写过程中细微的暗示与表达,映衬着一位有文化理想的书法家的才华与胸襟。第三,明确的艺术观念、深厚的艺术修养、丰富的生活积累使农恒云的书法创作有了新的局面。正如康伟所说,农恒云的美学品格和艺术追求是以守住初心的文化态度向经典致敬,并且他对经典文本是有主观选择的,他所选择的都是气韵清正的内容;然后再通过自己笔墨意趣的创造性转化,从而实现自身书法艺术的价值,包括其中的美学价值和社会价值。

记得在参加“翰墨醇香·六十年代全国书法名家学术邀请展”学术研讨会上,我讲道,“60后”书家是中国当代书法发展的基石,其创作和理念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但是,这不等于说,“60后”书法家完美无缺,无懈可击。任何艺术门类,在发展中进步,在发展中完善,同时,也是在进步中超越,在完善中看到自身的不足。“60后”书法家文化素养较高,但是,由于沉湎于书法语言形式,更多地是在竞技书法的“擂台”上苦拼,而忽略了文化心理的沉淀,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知识贫乏,影响到书法家文化形象的现代塑造。

这个问题,是当代书法界普遍存在的问题,农恒云看到了这个问题,也重视这个问题,他的“翰墨时音”就是最好的说明。

农恒云,现为崇左市文联主席、中国人类学民族研究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崇左市书法家协会主席。书法作品入选中国首届书坛新人作品展,中日书法交流展,全国第五、第六届书法篆刻展览,’92怀素书艺研讨会暨草行书作品展,首届全国行草书大展,中国西部书画大展,第十四届中日友好自作诗书法交流展,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展等全国书法大展。

农恒云书傅山《乙酉岁除八绝句(其一)》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