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空间|少炒作勤创造,才是画家应走的正道

更新时间:2021/9/14
收藏 说说

中国画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传统哲学思想、民族审美精神艺术化呈现的重要载体。在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历史大潮中,作为创造人类精神食粮“工程师”的当代画家理应走创造、创新之路,创作出一批饱含时代精神、独具个性特质的作品,为中国画的发展增添新的因素。这是每一位中国画画家的神圣职责,也是艺术人生中需要坚持践行的正道。

但现实的状况却令人担忧甚至惊心。演艺界、书画界成为人们热衷向往的行业,很多人梦想着一夜成为大明星、大书画家,而看似繁荣的中国画画坛,也有一股歪风邪气在弥漫。“金钱至上”的思想在吞噬着一些画家的责任心、使命感,见利忘义的商业行为在消解着文化的尊严。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炒作之风日盛,而创造、创新之路日渐艰难,且不为很多人所理解。一些所谓的画家道德缺失、品格低下、缺乏担当,艺术创作不走正路,急功近利,投机取巧。而且这种先前少见的不正常现象,如今渐渐变得习以为常,进而见怪不怪。如果任由这种热衷炒作、不潜心创作的风气流行,将不仅影响当代画家的价值观和艺术取向,更会使推动中国画创新发展的历史使命难以实现。当代画家将成为无颜于先辈、愧对于子孙的一代,恐怕就不是耸人听闻的话了。

“天价”炒作侵袭下的画坛怪象

画家以画养画,卖点儿作品来贴补家用、养家生活自古就有,本是一种光明正大的事。但是到了今天,不少画家奔着发大财、挣大钱的目标,将以画养画异化成了急功近利的“天价”炒作。愈演愈烈的炒作之风引发了画坛种种怪异现象,对画家、收藏界、社会和中国画的发展都带来了严重后果。

艺术品拍卖热是近年来社会热议的话题,一些在世画家的作品也有拍出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天价”的例子。更甚的是,一些仅能被称为书画票友的企业家、名星、演员的书画作品,也频频拍出几百万。“天价”书画拍品频出,是否意味着艺术品收藏黄金时代的到来?是不是这些作品算得上经典,具有引领中国画发展方向的艺术价值?

黄宾虹《黄山汤口》

事实可能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乐观。从众多的案例看,国内“天价”拍卖的背后,大多隐藏着炒作的陷阱。频繁地进行人为炒作是拍卖行和名利相关者共谋的常用伎俩,他们相互合作制造声势,引发轰动效应,其目的就是从中牟利。一方面,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的画家谋求通过各种炒作,包括“天价”拍卖,将作品的经济价值无限地放大,进而形成自己的“江湖”地位。另一方面,某些特殊的买家瞄准“天价”画作,其目的不一定完全冲着作品真正的艺术价值和潜在的增值利益,或许为的是显摆经济实力以抬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或许为的是轰动事件背后给企业带来的广告效应,甚至为的是一大笔“黑钱”正等待通过暗箱去“洗白”……

许多“天价”拍卖过后一地鸡毛的事实已经说明,“天价”拍卖并没有遵循艺术品投资的自身规律。这种现象的蔓延对文化艺术品走入市场为民收藏,以及对书画家自身的进步、对书画艺术的可持续发展,都是有害无益的。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这是社会发展中的一种普遍现象。但要想成为一名合格又眼光独到的艺术品收藏家,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般来说必须具备4个条件。首先,要有相对丰厚的闲置资金;其次,要有对艺术的爱好与兴趣;再次,要有识别作品真假、优劣的艺术修养与眼光;最后,要有保护与发扬文化艺术的胸怀。真正具备这些条件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而社会上一些所谓的收藏家,把收藏当作牟取暴利的生意,更多考虑的是这里买进那里卖出,低价购入高价卖出,这种所谓的收藏更像是在赌博。

其实,书画作品的价值是不能以一时的市场炒作而形成的价位来衡量的。其学术价值与市场价格之间往往不能画等号,更不能以书画家的官位、地位、名气来定价。艺术作品真正的价值和价格应该以作品的艺术水平、有无个人的创造、有无个人的独特面貌,以及其蕴含的学术价值、文化价值、历史价值等的高低来衡量。近年,一些盲目追随市场的投资者以几十万、上百万一平尺的价格购入所谓“名家”作品,随着原本有官位、地位的“名家”离职退休,再加上中央加大反腐力度,大部分以高价买入的“礼品画”无法脱手、无法兑现,导致血本无归,有的甚至倾家荡产。目前国内真正的艺术市场还没有形成,基本处于一个投机市场阶段。书画市场的“天价”拍卖等过分炒作,不知害了多少书画投资者,也恶化了艺术市场应有的正常生态,更误导了不少画家的艺术创作观。

“天价”炒作对艺术创作的影响

由于受艺术品市场“天价”炒作等歪风邪气的影响,艺术几乎异化为逐利的工具。一切向钱看,市场成为了衡量艺术作品优劣的风向标。画家重市场、轻学术,重模仿、轻创新,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当今画坛的“潮流”。正是一切为了钱,受“天价”的诱惑,不少画家沉迷于追逐名利,忘却了作为画家的基本道德和责任使命。

一方面,一些知名画家,包括创作水平非常不错、在上世纪就已出名的画家,此后几十年的作品看不到有多少变化和提高,只看到作品价位不断创新高。他们淡忘了早年受国家和人民培养,忘却了艺术的初心与使命,走上了以作品换取金钱的邪路。自我复制、大批量生产的“印钞”行径成为了他们的主业,受金钱、利益的驱使而江郎才尽,不禁让人扼腕叹息。

另一方面,中青年画家频频受到市场炒作的诱惑。只要有名气、有地位,作品就被认为有高价值,有增值的空间,拍卖行就可以上拍,就可以赚个盆满钵满,所以很多人一股脑儿往上钻,自我贴金的“大师”“巨匠”“虎王”“松王”“牡丹王”桂冠满天飞,没有经过民政部门批准的“世界”“国际”“中国”等名头的研究院、画院的院长、副院长、主席、副主席随便挂。然而,艺术创作需不需要深入自然、深入生活、深入内心,能否创作出具有个人风格的作品,中国画需不需要创新发展等问题,却少有人关注。那些一门心思编织关系网的人,表面看似是画家,实则成了社会活动家。铺路子、找关系、谋职务等不良风气的弥漫,常让关心中国画发展的人痛心疾首。

在艺术取向方面,正因为一些人的创作目的就是卖钱,使原本作为高深的文化创造的中国画创作、注重精神内涵个性化表现的艺术创造,滑坡到了不需要文化修养、不需要叩问社会人生、不需要形式语言锤炼的笔墨游戏。这种经济利益驱使下创作出来的作品偏向于表象化、通俗化、娱乐化,有些甚至以画得比相片还逼真来吸引观者眼球。不追求思想深刻、形式独特、语言个性的肤浅风气,可能契合了一时的市场需求,但更大的恶果是它会阻碍中国画的发展,最终失去的是整个中国画的生存空间和市场。

总之,“天价”炒作对艺术创作的影响是全方面的。中国画创作重形式、轻内涵,重模仿、轻创新的不良趋向,已长期影响了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后果。可以说,无论什么时代,假如一切都为了钱,人就会失去灵魂,人生、艺术就会失去方向。

画家必须坚定艺术至上的创造精神

艺术创作是人类一项高级别的、特殊的、复杂的精神生产活动,是艺术家开展艺术体验、艺术构思和艺术表现的过程。中国画有着千百年的发展历史,历经一代代画家不断创造,已经达到了较为精深的高度。要创作出有个人特色的作品,本身是非常困难的,它需要一个人一辈子全身心地投入,不断地探索、研究和创作,而且它还与画家的天赋、际遇等有关。很多画家辛劳一辈子仍碌碌无为,这也是常事。但不管怎样,坚定艺术至上的创造精神,是从事绘画这项神圣事业所必须具备的首要因素。

投身中国画创作,必须在金钱与艺术之间站稳脚跟,不能像个生意人一样整天琢磨如何去将作品变成钱,如何去炒作、经营自己。如果想发财不如去做生意来得干脆,真正的艺术品肯定不是仅仅为了卖钱的,而且画家在世时,其作品的价值也不一定与价格成正比。真正有高度、有独创性的作品,初期也不一定能被世人看好,更不一定能卖出好价钱。齐白石的作品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也只能卖到两三元,李可染的作品也不过卖几十元,黄宾虹的作品就更不用说了,送给某单位,人家还不要,当时某博物馆看他夫人的面子,才把几千张作品收了进去。再如清代的中国画大师石涛、八大山人,他们在世时,为了保命,只好出家为僧。像八大山人的作品,普通欣赏者很难看懂其内在的精神内涵,在那个不小心就人头落地的环境中,他们能活下来就算幸运了,哪还有心思去谈什么作品的高价?而我们生活在和平富足的时代,大家有吃有穿,生活安定,作为新时代的画家,生活上能有普通人的生活水平就可以了,重要的是在艺术上要有更高标准、更高追求。

如何权衡把握艺术与功利之间关系的问题,也是一名画家如何树立人格、画品,选择一辈子做什么事、走什么路的问题。我是一名几十年来一直坚持创新的山水画家,也是一名以画养画的职业画家。我自己也卖画,当然不反对卖画,但我认为,画家不能见钱眼开。30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创作“时空水墨画”,这不是为钱而创作的,也从没想让它走市场路线。“时空水墨画”以传统哲学、道家思想和宇宙精神的艺术化呈现为目标,在题材内容、表现方式与笔墨语言等方面都与传统山水画拉开了距离。因此,一般的欣赏者较难读懂,也不一定会喜欢,只有对道家思想有一定领悟的人才能看出其精神内涵。它是我为了推动中国画创新和多元化发展的一种艺术实践。作为职业画家,我平时卖一些市场能接受的“云海山水画”,以此来保障“时空水墨画”的长期研究和创作。所以,我认为,以画养画、赚取一定的金钱是必须的,这样才能解决我们生活的开支,以及我们奔赴世界各地写生和采购创作必备材料的费用,但钱多了并不意味着就能画出好作品,反而容易使艺术家忘本堕落,搞不好还会害了自己,更可能害了子孙。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同时,作为画家,也要从对艺术规律、市场规律的体悟中坚定初心。古今中外的大量事实告诉我们,作品的优劣是不能以价位的高低来衡量的,一时的市场炒作与能否经得起历史检验是两码事。因为被人们接受、被买家看好的作品,往往是符合大众欣赏口味和习惯的,当今能被市场追捧的也往往与官位、地位相关,而时过境迁,当这些外在的因素消退之后,作品的价格最终会回到自身的价值上来。真正与传统形式不同、有创新、有个人特色、有深度和高度的作品,面世之时往往难以看懂,也不一定被买家看好,这是常有之事,古今中外这种例子非常多。黄宾虹曾说过:“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有人懂。”所以,创新型画家一定要有“风物长宜放眼量”的气度与自信。

古人云:“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只有静下心来,回归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才有可能激发自身去与大自然沟通,才会去反省人生、叩问人生,才会有所感、有所发,才能创作出有精神思想、有个人艺术面貌的作品。每一位画家都希望有个人的艺术创造,因此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首先要在高尚与低劣难分、艺术家与江湖骗子共存、价值与价格混淆的世俗环境中,立定精神,站稳脚跟,经得住名利的诱惑。少炒作勤创造,虽然很难,需要太多的付出,但作为一位有使命感的艺术家这一点是必须做到的。艺术史上流传千古的作品,都是艺术家对艺术永葆真诚和苦心经营的结果。艺术家只有把艺术当作生命一样来对待,才能寻找到艺术创造的突破口,摸索出属于自己的艺术方向,构建起自己的艺术世界,为中国画的发展增添新的因素。这才是一位有理想、有担当的艺术家的本质,也是艺术家应该走的正道。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