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论坛”特邀论文丨徐利明:关于当代书法创作现状与展览评审机制的思考

更新时间:2021/7/19
收藏 说说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2020‘中国书法·年展’当代书法创作(乌海)学术论坛”拟于2021年8月在内蒙古乌海市举行。该论坛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作为支持单位,中共乌海市委、乌海市人民政府、中国书法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主办,内蒙古自治区书法家协会、中共乌海市委宣传部、乌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书法出版社有限公司、《中国书法报》社、《中国书法》杂志社承办。本次学术论坛将聚焦于当代书法创作的深层次学术问题进行学术论辩,以“立场、视阈与使命:当代书法创作的学术审思”为主题,并邀请专家学者围绕“当代书法创作审美观照”“当代书法创作学术批评”“当代书法展览观察与思考”等有关议题展开讨论。《中国书法报》陆续推出相关专版,选发特邀专家论文,本期特刊发徐利明论文。(编 者)

点击图片进入微店购买报纸

作者简介

徐利明,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文化委员会副主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省书法创作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标准草书学社社长,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南京印社社长,西泠印社理事。

荣获中宣部、人事部、中国文联表彰的首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2004);中宣部确定的“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2005);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07);中共江苏省委、江苏省人民政府授予“紫金文化奖章”。

关于当代书法创作现状与

展览评审机制的思考

文丨徐利明

书法创作现状及其成因

“书法热”已经持续40多年,书风的变化及其创作理念和创作方法,已形成了一定的模式,并日渐趋于固化。特别是近几年我参加了第十二届“国展”和第七届“兰亭奖”的评审,还有担任第六届“兰亭奖”的审议委员,深切地感受到中国书协不断地在努力,试图使每次展览的评审工作都能公平、公正、公开,让大家满意。当然,要想每个人完全满意很难,但通过努力,每次都有新举措,越来越趋于科学与合理。现在展览的风气,经过中国书协努力纠偏,已经比过去好多了。

书法创作的跟风现象归纳起来,大概有作品文字内容体裁的跟风与书法形式技巧的跟风,从而造成了很多作品面目的雷同。现在中国书协的“国展”和“兰亭奖”投稿,要求必须投三件作品,其中一定要有一件是自己撰写的诗文。自撰诗文的书法作品,不管册页也好,手卷也好,或者是条幅、屏条,其诗文的水平也是需要考量的,作品中所书写的是某个事件,或者是某种评论,或者是一篇散文,写人生或者写景物,或某一次采风,或对所见所闻的一种感受、一个情节,都要讲究其文学内涵。如果不能使人获得一次教育、没有什么值得一读的审美价值,不能从中获得某种审美的愉悦和某种情怀的感染,或者得不到某种哲理的启示,而只是一种无病呻吟,我认为是不可取的,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现在展览提出这样的要求,会对创作者注重学养上的提高具有很好的导向作用,但是也要避免在文字内容及体裁上跟风。

高二适节临《十七帖》

书法创作的跟风现象,一般发生在青年作者身上,因为这一年龄阶段的作者学书时间不长,积累不深,一般都是处在临帖和模拟性创作阶段,所以我们看青年作者的参展作品、获奖作品一般都是很明显学某一家某一帖。当然是对某家某帖学得比较好,水平比较高,对帖的把握比较到位,他模拟某一家某一帖的技巧趣味来搞创作,能够消化活用,所以才能够赢得评委的赞赏,才能参展甚至获奖,这是一个书家在成长历程中第一阶段的必然现象,而其作品还比较稚嫩,功底积累也不会很厚。但是,年轻人有这个弱点的同时也有优点,就是活泼、反应快、思维敏捷、接受能力强。我记得在我24岁时,有一次我寄习作请启功先生指教,他复信说:“尊书大有成就,深为欣慰!唯有一事,不能不奉告:书格之苍老,随人年龄,不易强求,尤不可模拟。足下近时所书,结构严谨,笔力坚实,唯稍似有意求‘老’,今日已苍老,则人真老时,便成枯硬矣。”那时中国书协还没成立,社会上竞争意识还不是很强,学书出于爱好,书法展览也不多。我参加展览很早,1973年就参加了江苏省和南京市的书法展览,作品还被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选中到国外展览。当时有意求“老”,主要是看老先生的精彩作品看多了,受到影响,故有意效仿。功底没到这个程度,有意求“老”,刻意把字写得枯一些,苍劲一点,想加快成熟,尽早名世。我们看古人学书从小到大,从童年到少年、青年、中年、壮年、老年,书法是逐步长进的,没有功利在里面,经历了逐渐成长的过程。包括我们的老前辈,如启功、林散之、沙孟海、高二适、胡小石、萧娴,都经历了漫长的成长过程。我那时候有这样的想法,说明学书理念和意识上有些急功近利了,想尽早成功,可现在的年轻人学书“有意求老”似乎更加严重。

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这是急功近利所驱使。我们现在讲到作品文字内容及体裁的趋同跟风,看到前有“国展”某某用6尺或8尺写3字联,字很大能参展,所以引起“兰亭奖”好几件大幅的3字对联投稿,目的也是为了能够参展获奖,急功近利造成趋同跟风,非常现实。

胡小石行草“大孤·二月”七言联

还有就是风格技巧、表现手法上的跟风,这是因为效仿某种风格、某种手法容易获奖,大家一窝蜂都这么做,并且也是集中在这个年龄层次。因为功底积累不够,资历浅,又急于成功,这是很重要的原因。但前面有人这么做成功了,后面大家跟风这么做也能成功,这就涉及到评审机制的问题。这里我讲了作者的年龄层次、书法功底积累、急功近利的投机心态以及评审机制的问题,这四个方面是相互关联的。我们的评审机制,不管是青年、中年、老年,一视同仁。评委的意识也是这样,曾经在评审中看到大幅的3字联感觉蛮有意思、蛮有趣味的,这次评审中又看到这么做的,评委也觉得很好。因为评委也是从作者走过来的,评委曾经就是投稿作者,曾经就是“国展”“兰亭奖”获奖者,从而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甚至已是全国或地方书协重要领导,他本身就是从作者身份转化为评委身份的,所以在意识上跟投稿作者有共同的一面,这是很正常的。我们作为评委,在评审过程中也议论过,某一种风格、某一种手法重复的好多,很多人都是一路。我们在评选投票的时候就会考虑其中哪一件最好,或者哪几件更突出。我觉得有必要从评审机制上做一些调整,以防控跟风现象的泛滥。

获奖、入展作品应达到怎样的

审美高度与功力水平

要尊重不同作者存在不同的年龄层次和功底积累程度问题。因为年龄层次关系到他在学书过程中接受古人、变通古人的能力与水平。这里有个取法和变通的问题,这种能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时俱进的。所以青年作者学一家像一家,在展览中能够得到充分体现的是他如何钻研古帖,取法能够达到一种熟练程度,同时又能够变通地活用,学习关键正在此处。我们倡导学习书法要确立自己的追求目标,建立自己的个人风格,在书法的表现上有自己的个性语言,但是这不是一时能够做到的,要经历一个渐变过程,一个逐步成长、逐步充实,得到历练达到成熟的过程。

萧娴“读书·入世”五言联

陈大羽篆书

我喜欢把江苏书坛的几位老前辈作比较,胡小石有胡小石的路子,林散之有林散之的路子,高二适、萧娴、陈大羽同样如此。几个老前辈完全不一样,没有互相影响,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取法路径,各有各的历史传承关系,也各有各的出新主张,是很了不起的。我特别赞赏高二适的取法路径,他学宋克、学康里子山,还学唐太宗、唐高宗,还写杨凝式《神仙起居法》等。一般人的学书路子,特别关注的是苏轼、米芾、王铎等,要么北碑里的墓志,很少有人去关注杨凝式、康里子山、宋克和唐太宗、唐高宗。他的学书路子取法明显与同时代人距离拉开很远。再看他的专著《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书稿8万多字都是毛笔书写。《急就章》是章草的经典,他的考证涉及到甲骨文,甚至追溯到甲骨文之前的那些古文字史料,为研究章草,涉及包括青铜器、大篆小篆、简牍帛书,等等,夹杂在文中的字例都是他自己写的,说明章草的来龙去脉,纠正《急就章》中的讹误,他从古字迹里找根据。

我认为现在我们要倡导的是取法途径要丰富、要多向,不要跟风,跟风是没出息的。要倡导学书者、书家经常思考和开拓自己新的书路,取法路径不能够多少年“一贯制”。过去我们常听一些老师辈提醒我们“不要结壳”,“不要结壳”是什么意思呢?是说你结壳了固化了以后就改不了了,就不能有新的发展、新的进步了。不要结壳,不断有新的进步就好了。从评审角度来讲,评委在评审的时候也应该适当考虑,如果是取法一样的路子,沿袭成风,应该采取措施,从评审的角度加以控制,要筛选,不能让这样的风气越来越盛,通过平时的导向来纠正一些错误的趋向和苗头,在苗头出现的时候就加以有效地管控。

八大山人临《兰亭序》

我曾经对王铎和八大山人书法的演变过程、成长过程做过个案研究。这两个人的个人风格是非常强烈的,但是从成长规律和方法论的角度来看有共同性。我发现他们在年轻的时候,三四十岁这段时间,往往学一帖像一帖,有的作品书写时可能年龄更小一点。我们不一定能看到原作,不一定掌握全面的资料,但是我们可以推论,年龄越小功底就越嫩,随着年龄增长,临帖和创作的积累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得到了历练,功底逐步加深加厚,逐步越来越老辣,越来越成熟。大约在四五十岁前后往往变化特别大,因为此时学的帖比较多,很宽泛,思考的问题也比较复杂,反映在他们的书法实践当中,他们会经常尝试性地写各种笔调和风格的东西,所以这段时间的作品面目表现得特别活跃,笔墨的变化、章法的变化、字形到用笔的各种变化特别多,很不稳定,王铎、八大山人都如此。

王铎《过访帖》(局部)

我们曾经一度在全国书展上看到许多青年作者热衷于学王铎,喜欢效仿其一根竖线斜斜的自右向左下方拉下来,拉得很长,这是王铎中年时期热衷于做的事,50多岁以后他就不这样做了。还有笔画与笔画之间的联系,王铎中年时期热衷于实线、虚线连绵缠绕一气,实线是笔画,虚线是牵丝。笔画与笔画之间,偏旁与偏旁之间的映带、牵丝连绵不断。但是到了晚年以后,即到了五六十岁以后,日趋稳健,中年时代那种动作很多,动感很强、用笔粗细变化反差很大、牵丝用得很多、章法和墨的变化非常多,以至涨墨含糊一团的现象不见了,变得平和了。到晚年,特别是60岁以后的字,越来越干净,越来越平正,气息平和,字形姿态平正,用笔稳健,章法无奇,但是越来越有内蕴了,越来越耐人品味了。他60多岁就去世了,如果能多活一些年的话,他的书法还会越来越平和。我们看八大山人的书法,他是80多岁去世的,70岁到80多岁的作品,越来越平和。中年时写得非常怪,奇姿异态很多,气息也比较怪,到晚年以后越来越平和,线条越来越厚实,字态越来越稳健,墨色变化也相对的比较平和了。所谓平和简净,这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一种。已经不是刻意地在追求什么,是随性而出,随手为之,不期然而然的就达到了这样一种境界。人的审美追求和他的性情、气质、审美理想是一致的。

林散之“欲上·吾将”七言联

再说林散之先生,他早年的字流传下来很多,那时的楷书就写得比较精到了,或取法唐楷,或取法魏晋。后来他广泛地学习,学了大量的碑帖,从古代到近代,凡是他觉得好的都会去临习,篆、隶、真、行、草,可谓容纳百家,以此为功底,来谋求创立自己的风格。黄宾虹要求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很听话,出去游历了很多地方,大江南北、黄河两岸,跑了很多地方,增长见识,丰富学养。他也是诗书画印全面涉猎的一个人,青年时搞过篆刻,到中年以后把篆刻放下了。特别是诗和书是他致力最多的两件事,到晚年他画得也少了,但是诗、书是相伴终生的,同样达到了高度。《人民中国》日文版杂志1973年初向日本介绍中国的书法,他的草书作品,笔墨精到、格调高雅,折服了日本人,引起日本书家络绎不绝地成队成团来中国访问,到南京拜访林散之。日本书坛巨擘青山杉雨先生恭恭敬敬地在林老家里题写了“草圣遗法在此翁”为赠。此时林散之先生74岁,到80岁后其书法进入化境,越来越放得开,以前的笔墨精到、法度讲究,更深层次地隐起来,天趣真情活跃于字里行间,流露在笔墨之外。

通过前人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书家作为人才的成长过程有早年、中年、晚年三个阶段,流露在外的形式技巧、笔墨功底的程度,达到的高度以及其书所表现的内涵的情怀、精神的深度在不同年龄段是不一样的。这就验证了孙过庭《书谱》中所说:“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苏东坡也说过:“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绚烂之极也。”孙过庭讲的“复归平正”与初学时的“平正”不是一回事,苏轼所说的“渐老渐熟”所达到的“平淡”,是“绚烂之极”,与之前的“彩色绚烂”也有本质的区别。八大山人和王铎晚年的“复归平正”和他们早年书法筑基阶段的平正是不一样的,所谓“复归平正”,不是归到原来的层次。他们晚年达到的“平正”,即苏轼所说的“平淡”,是经过老年之前的绚烂之后复归于平淡,这是有丰富而耐人品味的审美内涵和精神内涵的。苏轼原文当就文章之道而发论,书法同理。书法达到怎样的审美高度与功力水平,也跟年龄和学养积累有关。

前面谈到评审机制的问题,书法展赛中,青年、中年、老年作者“同台竞技”,评审结果青年作者能入展,甚至获奖,老书家却被淘汰;老师学生一起投稿,学生入选,老师被淘汰,像这些都是这个原因。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类现象赞美为“公平、公正、公开”,应引起我们深层次的思考。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样的评审结果说成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来者居上”。

关于评审理念与评审层次的思考

接下来关注的问题是展览的评审机制可以考虑做相应的调整。拙见以为,展览的评审班子可以分为老年组、中年组、青年组。老年组的评审对象是65岁以上作者的作品,中年组的评审对象是46岁到64岁作者的作品,青年组的评审对象是45岁以下作者的作品。这样做,相对来讲比较符合书法人才的成长规律,所谓“人书俱老”,功力的积累逐步地走向老成,线条的质量逐步地走向耐看。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的心态,年轻人的功力,用笔往往燥气较重,功力不够,厚度不够,稳健度不够,但是比较富有聪明气,好表现,这种气息趣向呈现在作品的表面,故往往显得做作、轻浮。中年后则逐步走向老成,46岁到64岁这一年龄段的书家,往往比较成熟,技巧的把握、知识的积累以及学养方面均达到了相当的程度,并日趋深厚。老年组则评审65岁以上书家投稿的作品,这样可激发老年书家踊跃参与。

林散之《楷书自作诗示秋水》

我们看过去老前辈的作品,因为他们那个时候没有展览,故不存在评审,故而他们的书法成长可以很正常、很自然地成长,像颜真卿、苏东坡、王铎,其书随其人生,自然地达到“人书俱老”,随着年龄,书法的功力不断地走向老成,越来越深厚,最后达到随心所欲而妙趣横生,正如孔夫子所言,人到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了。此时他们的书法不需要想着这笔怎么写,那个字取什么姿态,不需要想这些问题,很自然的就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不是刻意的去想、去造作的,是一任自然写出来的,达到境界很高的程度,这一年龄段作者的作品尤其是需要相应的评委班子去评的。所以我建议在评委里设置三套班子,青年组的评委以青年人为主,中年组的评委以中年人为主,老年组的评委以老年人为主。现在从投稿的角度来讲,青年人居多,50岁以上的少有投稿,评委现在也是中青年名家比较多,老龄名家在评委里面很少了。加上评委班子由多种成分构成,评委们的审美眼光有差异,要想全面地反映中国书坛一个时段的整体创作水平是有很大挑战的,特别是老龄书家的缺席,这很可惜。书法艺术恰恰到了老年这个层次以后,才能呈现出其特有的、精彩的、耐看的艺术水平与审美境界。

评审机制如此作一些调整的话,应能够吸引老年书家,使他们对投稿有积极性。因为老龄书家的投稿是在同一个年龄层次书家作品之间互相比,而不是跟年轻人放在同一个层次上比。年轻人写得很活泼,动感很强,字态夸张,容易吸引眼球。老年人写得趋于平和,表面上似乎平淡无奇,不容易夺人眼球。所以老年组的评委以老年名家为主体来评老年书家投稿的作品,中年书家的投稿作品由中年组评委来评,青年书家的投稿作品由青年组评委来评。这三个班子里面可有少数其他年龄层次的评委参与,但是主要是同年龄层次的评委去评,这样就比较好。这可以作为进一步调整改革评审机制的一个思路。

(原文刊载于《中国书法报》2021年7月6日

第326期6、7版)

监制:杨超 朱中原

编辑:王小辰

欢迎向我报投稿,邮箱:zgsfb@网址未加载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中国书法报》官方微信平台。

欢迎订阅2021年

《中国书法报》

《中国书法报》订阅方式

统一刊号:CN11-0286

邮发代号:1-237

每期定价:4.00元

全年定价:200.00元(全年50期)

1.邮局: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1-237

2.邮购:

①银行汇款

户名:《中国书法报》社

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团结湖支行

账号:0200 2068 0900 0012 936

②邮局汇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0号中国文联大楼《中国书法报》社

邮编:100125

联系人:陈英嘉 张 罡 刘彦崇

联系电话:010-64060749 65012624

3.微店:长按并识别“《中国书法报》微店”二维码直接订阅

·推荐·分享

欢迎您将我们的公众号推荐给朋友,将我们的内容发布到朋友圈。

·联系电话

采编部:010-65389224

发行部:010-64060749

投稿邮箱:zgsfb@网址未加载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