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茂诙谐程十发

更新时间:2021/3/30
收藏 说说

我们这代人,都是看“小画书”长大的,和看“漫画书”“动画片”、玩“网络游戏”长大的孩子有许多“代沟”。

“小画书”是我家乡的说法,更多的人叫“小人书”,即连环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连环画分外发达,虽然经历了“文革”,但那些连环画名家依然非常活跃,刘继卣、王叔晖、顾炳鑫、华三川、贺友直、华其敏、戴敦邦、雷德祖等等名字,我在少年时就知道,而且任取一页,即能通过风格说出是谁画的。

程十发 《藏女牦牛》

那时就看过程十发先生和他的儿子程冬冬画的“大人国和小人国”,稍长才知道这是《格列佛游记》中的一截。现在回想,当时的印象最深的是,图中的人物似乎不那么“好看”,而且常常是粗墨的一笔。但构图变化挺大,虽不像贺友直先生那么大,也已经不那么四平八稳。总而言之,由于当时自己年幼,又乏见识,所以感觉并不是我十分喜欢的一类画。长大了,才知道那是程十发先生的独特风格。

后来读高中的时候,喜欢文学,尤其喜欢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书,其中《儒林外史》中的插图是程十发所画。再后来,偶尔看到韩天衡或上海媒体人士记述程先生的逸闻趣事,总是说他“幽默风趣”,是个“有趣的”老人,便格外留神他的故事。曾有一说,某一美容院请程十发先生题字,他写了一幅四字作品,曰“要侬好看”,这句话是上海方言,双关语,一意为要让你变得更漂亮,另一意则为威胁语,“给你点颜色看看”,令人叫绝。

程十发 《江南雨中》

程先生曾被记者问及为什么书画创作创新还必须要学习和继承传统,他的妙答是:你往前开车的时候也必须有后视镜,还要不时看一看,一个道理。言简意赅,很神。

日本一著名书法家在上海国画院举办展览,是日大雨,观者五六十人,宾主们颇有尴尬意,程先生致辞——您比王羲之还厉害,众人不解,程先生正经道,兰亭雅集也只有四十二人,您的客人更多,举座皆解颐大笑。

程先生确实乃言行绝妙之人。

程先生老家是上海旁边的金山枫泾,世代以悬壶济世为业,程先生却另辟蹊径。枫泾是典型的江南小镇,地处吴越交汇处,也是元代大家吴镇的故乡,近世则还有丁聪先生祖籍于此,著名的“金山农民画”也发源于此,也算艺界文人荟萃之地。我与妻女曾于2012年拜访枫泾,专程拜望程氏故家,寻常巷陌,小桥流水,灰瓦白墙,幽静人家,程先生出生于此,深得江南流韵、传统浸染。

程十发《牧羊图》

程十发长于人物画,但事实上他早年是学山水的,而且下过大功夫。曾见他早期临作,如他27岁时临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清新严谨,笔墨雅逸。他的画似乎很早就形成了自我的风格,笔墨语言独一无二。

从前看他的大写意人物,觉得他笔下的女孩子似乎取神于民间玩具,如无锡惠山泥人或各类年画中的阿福或胖娃娃形象,双颊红红的,借用西画的高光处理,不止脸的边缘。让人感到憨态可掬,喜庆可人,后来又见到他的许多反映西南少数民族的作品,便知他转益多师。

程十发先生曾经说过:“我也喜欢画具有战斗性的题材,但有时受到一种批评,说是歪曲了形象,这是很难掌握的。这也是我喜欢经常画古代题材和儿童题材的原因。”

程十发 《少女双鹤》

其实现在想来,也分外理解程先生,他一直不愿描摹本体,而总是追求个性语言的表达,因此在有些人,包括小时候的我在内看来,他画的也许“不像”或“不美”,而这一点恰恰是他异于常人,成就其为大画家的独特契机。上世纪80年代后,许多连环画家转而画国画,有些转得好,有些未转成,其中转换得最好的,当属程十发。

程十发 《倚梅图》

通常情况下,似乎连环画创作与国画创作确有相异之处,看似过程一致,却大有轩轾,许多老画家画了一辈子连环画,却不能放大,例如上海的几位老画家,确实非常令人遗憾。

程十发除了坚厚的传统临摹功夫外,还不断汲取古今中外各类艺术营养,又重视写生和采风,最为重要的是他从心底里有着创新创造的意识。

他曾在与新加坡美术界谈话中言道:

四十年来给自己盖了一间房子,也十分艰苦。我像造茧一样,不是在房子外面砌墙,而是在房子里面添砖,总算屋顶有了,四周的墙壁也已经砌到最后一块砖,当我松一口气庆贺自己的工程完工时,我困在房子里出不来了。只有拆去房子的一部分,我才能生活下去,于是我拆了旧房子,又想从头学起,准备造新房子。

程十发 《牧羊图》

这种又立又破的过程,即是一边继承一边创新的艺术历程,程先生周而往复,却乐在其中。

程先生有自己擅长画的人物和动物,屈原、钟馗、李时珍、陶渊明、嵇康、牧羊女、傣族姑娘、羊、鹿、锦鸡、鳜鱼、凤凰等等。它的画大都形成了自己的图式,疏密布局,繁简有自,情态各异。

如果说,近代海上诸位画家各擅其长,任伯年得准确飘逸之美,吴昌硕有苍茫古劲之气,唐云呈文雅清新之象,谢稚柳蕴氤氲空藻之态,那么程十发则独得诙谐朴茂之趣,它的画是越看越品越有味道的。

程十发 《孺子牛图》

程十发先生的书法也纵横不可端倪,似有所学,但显然很早就已形成个性风格,也是独特的“这一个”。

程十发先生尝言:“余书法始学汉晋木简和晋唐人写经,后一度受陈洪绶书法影响,往往把正草篆隶凑合在一起。”他也曾说:“余佩服五代杨凝式书体,追求笔法古拙,从结体之中寻找趣味。”

所以程先生的书法有自己的“秘密通道”,有自己的“合成秘方”。他的书法特立独行,不同凡响,是内心孤光自照的。他的书法没有所谓“二王”正脉的流美习气,也无北碑书法的刻板倾向,而是杂糅诸家,独出机杼,结体上不守成法,诸体互参,用笔上中锋为主,不避多态,可以说也形成了另一种“程家样”。而且,这种书法上的感悟和成就又反作用于他的绘画,使他在绘画用笔的枯、湿、浓、淡方面趣味盎然,线条上变化多端,令人品咂玩味,并使他坚信若无笔墨的质量,造型、色彩、构图都无法补救国画的意味。

程十发 《飞天女图》

薛永年先生认为:“程先生的人物画有很强的抒情性,生活气息很浓郁,气氛是欢乐祥和的。他画中的人物既摆脱了习见的老的程式,也摆脱了西方写实绘画的透视空间和立体光影束缚……善于把写实造型和装饰手法巧妙地结合起来,又突出了石刻造像的那种大轮廓。程先生将三代两汉气势上的用线、梁楷的泼墨以及陈老莲英雄人物夸张的造型结合起来,用前人所没有的既精细流畅,又富于顿挫,且非常随意的侧锋笔法,强化了书法式的线和画的对比与转换。”可以说,程先生是从中国艺术独特的书法角度去体悟创新,构成图式和自家笔墨语言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艺术也真正体现了书画同源和书画一体,并非表面的和谐和融合,是内在气韵和精神的高度契合。

在其1988年所作的《钟进士行吟图》中我们发觉,他的线条是丰富多样的,有中锋有偏锋,有枯笔有润笔,提按使转,十分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让人感到一种自由畅快、酣畅淋漓。

由此,我们也想探究一下程先生艺术的精神性构成。逐渐地,我们也似乎从程先生诙谐幽默、天真烂漫的笔墨中看到了许多坚持和倔强,比如他从不肯照搬和摹仿,从不肯让自己的作品逼似某家,也从不肯走寻常的路数等等。

程十发 《读书图》

说到底,程先生的画作书迹中有一种云外独步的自由自在,有一种追求自然的童真天性,虽然他的笔墨有时亦有刻意而为之的执著和对前人时贤的避让,但更多的却是对自由的渴望和对束缚的挣脱。他不愿入窠臼,一心用各种思维材料和生命素材冶炼自己心中的大器,从而不断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他曾在给弟子汪大文题词中写道:“唐宋元明梦一场,前人窠臼好思量;千家万法镕成我,我为千家哺后生。”

程十发 《远方传来葫芦》

可以说,程先生是有使命感的,从他的许多论艺语录中可以清楚知道他下笔是作千年之想的,但他却时常用幽默的精神来打散这种紧迫感和紧张感,让人放松地体验他所创造的美感。这一点恰恰合于老庄精神中的“心斋”“坐忘”。程先生每每借题发挥,轻松愉悦,与人为善,其实是一种“乘物以游心”的大境界,所以他的诙谐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心底里发出来,所以才感人,才吸引人,也才在他的作品中有一种通透的折射。

程先生的艺术图式和精神气质都闪耀着人性的光芒和哲思的睿智,林泉高致,标炳千秋,可以让我们琢磨不已,探索下去。(作者系青岛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青岛美学学会副会长,青岛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本文刊于《大河美术报》2021年3月26日04版

END

统筹:彭彬 左赞 编辑:范源源

电话:0371-65795992

《大河美术报》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