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您有一笺“樱花画语“”请注意查收

更新时间:2021/3/7
收藏 说说

春天来了,在这樱花开放的季节,让我们聊一聊关于樱花的艺术。如果翻看中国和日本的古代绘画史,就会发现,中国古代画家对于梅花是格外的偏爱,而樱花却很少入画。但在相邻的日本,却有许多关于樱花的作品。在古代,中国和日本对于梅花和樱花的审美有什么不同?樱花在当代作为一种题材,在艺术家的作品中又有什么新的表现方式?

赏樱与画樱

在古代,每当春意萌发,春光四溢之际,人们携春户外踏青,成为日常生活的惯常之举。尤其在唐代,春游之盛,倾动京城。这些春游踏青的场面在古代绘画作品里也有不同的表现。如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唐代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和明代仇英的《郊外游春图》等。

赏花是踏青必不可少的,尤其是赏樱。在中国描写樱花的古诗词中,对于赏樱有过生动的描绘,如明人宋濂就写过这样一首赞《樱花》的诗:“赏樱日本盛于唐,如被牡丹兼海棠。恐是赵昌所难画,春风才起雪吹香。”许多人只以为唐朝看中倾城倾国的牡丹,但实际上唐朝关于樱花和山樱花的诗也有很多。但是唐朝以后,关于樱花的诗就比较少了。到了宋代,梅花是宋朝的国花,樱花就越来越边缘化了。中国传统的审美,是不太喜欢樱花的飘零的,因为有一种悲伤之感。因此,在中国的绘画史中,描绘樱花的作品非常少见,虽然也有一些零星的以樱花为题材的作品,如陈之佛用工笔花鸟画的风格创作的《樱花栖鸟》图,但画家们更多的是描绘梅花。

陈之佛 《樱花栖鸟》1959年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梅花位于四君子(梅、兰、竹、菊)之首。梅花不畏严寒、坚韧的品性,不但在诗词中有数不清的咏梅,在古代绘画中也有大量的描绘。如宋代画家杨无咎的《四梅花图》卷就描绘了梅花从含苞到初绽、怒放、最后凋零的过程。赵佶也以一种院体画富贵气息的风格创作了《梅花绣眼图》页,代表了当时皇家的审美意味。以画梅著称的元代画家王冕,创作了多幅《墨梅图》,其中的一首题诗“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更是把梅花高洁的品性表露无遗。

赵佶《梅花绣眼图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王冕 《墨梅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但是日本从唐朝引种了樱花之后,竟然一脉唐风,赏樱的风气一直流传到现在。樱花在日本的词汇中的意思是“落英缤纷、花瓣纷飞”。因此,在日本的审美文化中,樱花总是与“物哀”联系在一起。在赏樱花的时候,更多的是“感花”与“感春”,人们在樱花树下举办宴会,欣赏着盛开的樱花,赞叹樱花的美丽。如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国宝级”作品狩野长信的《花下游乐图屏风》,画中描绘了人们在各种花卉争奇斗艳的庭院里,在盛开的樱花下品尝着食物,载歌载舞,享受着春意盎然。

狩野长信 《花下游乐图屏风》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博物馆、美术馆的樱花展

除了赏樱,大家还可以到博物馆、美术馆看樱花展。比如每年春季东京国立博物馆会在博物馆花园中举行“在博物馆里赏花”的活动,同时在博物馆中会陈列许多以樱花为主题的艺术作品。观众不仅可以看到狩野长信的绘画作品,也能看到佐久间象山的书法作品《樱赋》。佐久间象山是日本江户末期思想家,在这首诗中,他表达了自己对樱花盛开的无限赞美。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书写了这篇《樱赋》,从中能看出他习得了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艺术精髓。

佐久间象山 《樱赋》

2018年,位于东京中央区的山种美术馆举办了《樱花、樱花、樱花2018》特展,展出东山魁夷、速水御舟、千住博等艺术家创作的《春静》《夜樱》等馆藏作品。山种美术馆收藏了日本大量的近现代绘画作品,其中不乏描绘樱花的画作。由于藏品丰富,美术馆每次有选择地展出部分藏品。《樱花、樱花、樱花2018》特展,是美术馆开馆六年来首次集合馆藏精品策划的“樱花”主题展览。

展览分为三个板块:第一个板块是日本著名的樱花景点;第二个板块是赏樱史与传说;第三个板块是描绘樱花树和樱花,给观众呈现了从17世纪至现代的60件樱花主题作品。分别描绘了人们赏樱的风俗画、表现樱花花海和赏樱胜地的风景画或是以花卉为主体的花鸟画等。

东山魁夷是现代日本画的杰出代表,也是享有世界声誉的日本艺术家。他的作品融合东西方美术,以探索民族绘画的新路,创作出既能反映民族的审美情趣,又富有现代感的艺术作品。东山魁夷以风景画见长,他作画,不仅把握自然风景的现象,而且,重要的是把握其原本的生命。他说他是从自然中发现宁静的生命赞歌。东山魁夷的风景画中很少有人的出现,可能是画家所描绘的是作为人心灵象征的风景,风景本身诉说着人心。展览展出了东山魁夷于1968年创作的组画“京洛四季”中的第一幅画作《春静》,描绘了夜晚杉树与樱花的组合。

东山魁夷还是一位优秀的文学家,他对诗和音乐都有着敏锐的感觉。当我们阅读东山魁夷的散文时,的确会感受到一种唯美的艺术意境。与其他作家的散文最大区别是,东山魁夷的散文是与其画作融为一体的。我们也可以称他的散文是画论散文,这些文章来自他的创作实践,记录了他对自然的沉思、人生的感悟。如果大家对他的作品感兴趣,可以去看看《京洛四季》这本书,收录了东山魁夷约50余篇随笔。

1968年,东山魁夷在京都构思以“京洛四季”为题的系列作品。这个题材主要是表现京都的四季。但是东山魁夷没有用丰富的色彩,反而是尽量抑制色彩,增加水墨画的表现情调。他曾说中国水墨画中的高深精神世界,很早以前就吸引他。

在这个系列中还有一件《花明》作品,这件作品也是东山魁夷的代表作之一。东山魁夷说他在白天特意观察了京都名物——圆山公园的垂樱,打算晚上乘月再来欣赏。入夜,他在圆山公园看见以下景致:一轮圆月从天边升起,那棵樱,比白昼更幽婉动人。于是他创作了在青色山影的衬托下,数不清的枝条盛开着洁白的樱花。樱花仰望明月,明月俯视樱花。地上无一片落英,仿佛一颗垂樱浓缩了京都之春的全部精华。凝视这件作品,所有的喧嚣都消失了,艺术家把花好月圆的瞬间凝固在画面中。

东山魁夷《花明》1968年

这是否就叫做不期而遇?这是否就叫做生命?东山魁夷在《一片树叶》文中感慨这种机缘巧合,因为那天如果他去碰上是阴雨天气的话,就什么也看不到。因此他说:“如果花儿常开不败,我们能永远活在地球上,那么花月相逢便不会引人如此动情。花开花落,方显出生命的灿烂光华;爱花赏花,更说明人对花木的无限珍惜。地球上瞬息即逝的事物,一旦有缘相遇,定会在人们的心里激起无限的喜悦。这不只限于樱花,即使路旁一颗无名小草,不是同样如此吗?”日本人常常把花期与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相联系。这就是“物哀”的美学思想在作品中的体现。正如东山魁夷在《与风景对话》书中说:“盛开的樱花,出岫的圆月,在它们邂逅的瞬间,整个世界的生命多么充实。”

对于樱花来说,夜晚也是更能彰显其光芒的时刻。在展览中还有几件描绘夜樱的作品。如速水御舟的《夜樱》是他学习宋代院体花鸟画的成果,樱花姿态各异,有的完全盛开,有的含苞待放。画面上一枝樱花从右侧斜插入画面,令人联想到“春色满园关不住”这句诗句。还有千住博的《夜樱》采用了类似照相近景的表现手法,把一颗樱花树的局部铺满整个画面。画面左下角若隐若现的一钩新月在深色的背景下增添了几分神秘与惆怅。

另外今年山种美术馆也继续在3月14日起举办了《樱花SAKURA 2020——在美术馆赏花》展。展览依旧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樱花,以樱花闻名的地方和描绘樱花树,展出了47位画家创作的50件作品。其中桥本明治的《朝阳樱》有装饰画的意味,樱花的形态用抽象画的绘制方法,传达出巨大樱花树的蓬勃生机。展览中加山又造的作品也是《夜樱》。他描绘了一颗高大的樱花树,满月发出朦胧的光,在渐渐黑暗的天空映衬着樱花。加山又造是日本现当代绘画史上重要的一位艺术家,他描绘过各式各样的樱花。其中有一幅《樱花与火》,画面上樱花与烈火相互辉映,有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桥本明治《朝阳樱》 图片来源:山种美术馆官网

樱花在当代艺术作品中的表现

樱花不仅在古代艺术作品中盛行,还受到当代艺术家的追捧,在当代艺术创作中,当樱花作为艺术家创作的媒介,又呈现出怎样的一种美呢?

在国际上有影响的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用火药创作了与樱花相关的艺术。2015年,蔡国强在横滨美术馆举办了个展《归去来》。蔡国强在移居纽约之前,曾在日本旅居九年。期间,他持续探索以火药为媒介作画的可能,逐渐形成日后闻名世界的户外爆破计划,展览中有一件以樱花为主题的大型火药画《夜樱》。蔡国强说:“《夜樱》是我迄今为止最大的火药爆破草图。那么多日本艺术家终其一生,磨炼这一寸樱花,我也想尝试。”在展览现场,蔡国强先在日本纸上制作画稿,而后爆破火药完成。他以此来激发观众对艺术家独特身份和背景的思考。

2015年,蔡国强在日本横滨美术馆展出火药绘画作品《夜樱》

出自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

摄于2019年春 武汉大学

本文刊于《大河美术报》2021年2月26日6版

END

统筹:彭彬 左赞 编辑:范源源

电话:0371-65795992

《大河美术报》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