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麦勒画廊十五周年 合伙人小麦:在“龙卷风”中一同前行

更新时间:2021/4/3
收藏 说说

2021年,麦勒画廊北京空间迎来了15周年。从创立以来,麦勒画廊就一直是行业内“低调”的画廊之一。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永远是如何做好中间者的角色:服务好他们的艺术家与藏家。这也是为什么麦勒画廊成立15周年来,几乎没有做过群展。因为他们希望能够给合作的艺术家更多更充分的展示机会。

麦勒画廊合伙人小麦

随着父亲渐渐退后,小麦开始执掌其画廊的各项工作。亚洲区域的画廊业务全权由他来统筹打理。对于画廊的发展以及整个艺术生态,小麦一直在思考,并有了一套独特的见解 :

画廊就像“龙卷风”,里面其实是空的,而艺术家、藏家、策展人、批评家······组成了一个圈,只有当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运行时,画廊才会真的发挥起作用。

麦勒画廊(北京798艺术区空间)

自1995年起,麦勒画廊进驻中国当代艺术界,可谓第一批较早深入探索中国当代艺术的国际画廊。2006年画廊在草场地艺术区设立了空间,2017年5月,画廊798艺术区新空间的开幕标志着画廊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麦勒画廊北京空间2021年开年首展“SNAPSHOT”现场

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小麦一整年都呆在瑞士,无法来到北京亲自负责画廊的展览及各项工作。3月13日,麦勒画廊推出开年首展“SNAPSHOT”,这是小麦在疫情之后回到北京亲自担任策划的一场展览,同时也借此次展览拉开画廊北京空间十五周年的序幕。

展览参展艺术家共19位,既有邱世华、王兴伟、谢南星等与画廊合作多年的中坚力量,也有程然、胡庆雁、曹雨、杨牧石等青年一代的力量;以及托比亚斯·卡斯帕、马里昂·巴鲁克、米尔科·巴泽吉亚等国外艺术家的身影,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展览阵容,也让我们看到了麦勒画廊在中国运营15年之后的一个整体面貌。

雅昌艺术网特别对麦勒画廊合伙人小麦,谈起了画廊15周年的运营,以及独属于麦勒画廊的特色:

10年前,画廊创始人乌斯·麦勒走访王兴伟工作室

与中国当代艺术的缘分

雅昌艺术网:你们在北京开设空间已经15年了,最初与中国的渊源是什么?

小麦:大概在1995年,我父亲来到中国,那时候没有太多展览,一般都是去艺术家的工作室,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2007年,王兴伟个展“大划船”现场,麦勒画廊,北京草场地

之后我父亲就开始在国外做展览,将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介绍给西方的观众。那个时候我还小,但我已经认识了一些我们现在还在合作的艺术家,比如邱世华、谢南星、王兴伟······所我很早就开始了解到这些中国艺术家了。

随着我们接触的中国艺术家越来越多。大概在2002年,在中国艺术家的介绍下,我父亲有了在中国开设空间的想法。

那时候草场地艺术区在建立的初期阶段,刚好有一个院子可以提供给我们,我父亲看了非常合适,便决定在北京设立空间。

我们是2005年开始装修,我也是那一年来到中国开始在这边上学。

2009年谢南星“继父有主意”个展现场,麦勒画廊,北京草场地

当时的草场地就是一个村子,没有太多的画廊和艺术家。我上学的时候就住在画廊,那时候还是一个非常自由的状态。

2005年之后,开始陆陆续续有画廊在草场地创办。到2008年奥运会时,整个情况开始有了一些改善。

对画廊而言,一个比较大的转变大概发生在2012年。草场地艺术区处在拆与不拆的各种传言中。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寻找北京其他地区有没有可能的空间。但是我们发现基本上除了798,没有其他的选择。到2016年,整个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也是那一年,画廊决定搬到798艺术区。

2017年,麦勒画廊798艺术区空间开幕首展带来邱世华个展

雅昌艺术网:当时为什么选择了798艺术区?

小麦:当时画廊处于迫在眉睫的搬家阶段。我记得是在2016年圣诞节之前,我还专门从瑞士飞过来看现在798的这个空间,看完很快就决定要搬到这儿。2017年1月开始做空间设计、装修,5月份推出了开幕首展:邱世华个展。能在这么短的速度里在新空间呈现一个全新的展览,已经让我们相当吃惊了。这只有在中国才有可能实现。

其实在决定去798之前,我们也考察过很多其他地区,甚至考虑过其他城市,比如上海。但最终还是觉得北京是最适合的,因为我们的很多艺术家都在北京。而在北京做画廊,没有比798艺术区更合适的地方了。

搬到798艺术区之后,我们草场地的院子也仍然保留着,作为仓库,以及艺术家驻留项目所在地,变成了一个工作室。但2020年,疫情影响之下,我们那个空间被腾退了出来,现在只有798艺术区这个空间。

798不像草场地艺术区,它更加商业化,不是特别适合我们这样的画廊。但整个园区比较规范、稳定、完善,所以整体还是还是很好的。

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展出的谢南星作品

雅昌艺术网:最早与哪些中国艺术家建立了合作?

小麦:90年代,我父亲在瑞士的画廊做过很多中国艺术家的展览,不过现在有很多都不再合作了,但基本上最早的那一批中国当代艺术家都有合作过。

其中,邱世华、谢南星、王兴伟等是我们最早建立合作的几位艺术家。那时候我父亲把他们的作品带到欧洲举办展览,并没有马上获得西方的认可。有时候做一场展览,连一幅画都卖不出去,所以那时候我父亲特别不容易,没有人买,但他依然坚持要做。

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展出的谢南星作品

雅昌艺术网:你们画廊往往与艺术家保持着很长时间的合作关系,比如艺术家邱世华,这位艺术家打动你们的是什么?使你们决定要与他合作,并且坚持了这么多年?

小麦:最早是乌利·希克,也是我父亲的好朋友,带着我父亲去深圳邱世华的工作室。看到他的画之后,我父亲觉得非常有意思。因为全世界都没有跟他相似的艺术家,所以我父亲坚持要跟他合作。他觉得邱世华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位艺术家。

2012年,邱世华个展现场,麦勒画廊,北京草场地

雅昌艺术网:大概在什么时候西方开始接受你们合作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小麦:1999年,邱世华、谢南星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是最早一批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艺术家,这次之后,欧洲开始慢慢接受他们。

之后,邱世华在欧洲许多美术馆举办了个展,其中包括:德国汉堡美术馆、瑞士巴塞尔美术馆,还参加了柏林双年展等。大概在7、8年前,德国有一家很重要的画廊也开始代理邱世华的作品。慢慢地,他在西方的藏家越来越多。

后来我们在国外给邱世华做展览,很多人会专门飞过来看。因为他的作品必须要现场看才能感受到它的精妙。他的作品比较难去推广,直到2010年,我们在画廊北京的空间首次推出邱世华个展,那时候国内对他的认识和了解并不多。但我们必须要这样慢慢地去做推广,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他的作品。其实认识他的作品过程挺慢的,但是一旦开始了解他的作品,就会非常喜欢。

相对而言,在国内推广他的作品,比在国外更难,因为在国内大家买东西的时候会看很多综合的因素,比如艺术家在市场上的表现,尤其是拍卖市场。但像邱世华这样的艺术家,藏家都是需要通过展览了解他的作品的。所以我们都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去做。

2012年邵帆首次在麦勒画廊北京草场地空间举办个展

雅昌艺术网:画廊北京空间十五年来,举办了哪些具有代表性的展览项目?

小麦:现在回看过去十五年的发展,早期的时候,画廊做了很多如今已是重要艺术家的个展,包括:画廊在2006年开幕之时,就做了李松松、夏小万等艺术家个展;之后还做了:王兴伟、谢南星、李占洋、何云昌、邱世华、邵帆等。

2011年,画廊举办了一个“五人个展”,推出了一批年轻艺术家的个展,包括:鄢醒、李钢、胡庆雁、程然等,并在之后分别举办了这些艺术家的个展,之后还举办了更年轻的杨牧石、曹雨等艺术家的个展。

除此之外,画廊还推出了一些西方艺术家的个展,比如Not Vital、Tobias Rehberger、Christian Schoeler、Anatoly Shuravlev、Rebekka Steiger等。在国内介绍了不少西方艺术家的创作。

在我们此次举办的十五周年群展中,都能看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

2012年,谢南星在麦勒画廊北京草场地空间举办个展“第二顿鞭子”

与艺术家建立长期的合作 共同探讨艺术的意义

雅昌艺术网:2011年,画廊举办的“五人个展”,推出一批年轻艺术家。画廊是如何发现这些年轻艺术家,并且为什么选择了他们?

小麦:了解这些艺术家是非常综合的渠道,有些是在展览上看到了他们的作品,有些是跟艺术家、策展人或者藏家聊天,也会参考他们的意见。但跟艺术家建立合作还是一个慢慢的过程。

新一代年轻艺术家跟上一代艺术家不一样,那时候艺术家没有机会展出,所以更多的是画廊主去到工作室,一对一的拜访,跟艺术家聊。但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有很多的展览机会,在很多场合下都能看到他们的作品。

我们一般不会因为某一个策略或目的去找一位艺术家,或者决定跟他合作。因为我们的目的是要跟艺术家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所以我们一定要确定艺术家和我们也是有同样的想法。最后我们合作的艺术家,都会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

而我们要做的,是跟艺术家共同探讨:艺术和艺术的意义是什么?

比如在我们看来,艺术肯定要与流行的东西有一定的距离。这是我们对艺术坚持的一种态度。同时艺术品还是需要有美感,不能是太直接的那种表现方式。

我觉得我们很多艺术家都是在中间的一种状态,既挑战观众的一些标准,但又符合审美的需求。

2012年邵帆首次在麦勒画廊北京草场地空间举办个展开幕式

雅昌艺术网:很多艺术家是从最开始就与画廊建立了合作关系,并一直持续至今,你们是如何与艺术家保持这么长时间合作的?

小麦:确实,我们与邱世华、谢南星、王兴伟等艺术家的合作,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了。我们觉得这一点对画廊而言非常重要。

因为画廊在艺术系统里面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长期性。在其他系统里,比如美术馆,也许做一次艺术家的个展就结束了,没有这种长期性的合作。

所以我觉得艺术家需要这样一个长期合作的伙伴,尤其是年轻艺术家。通过艺术家与画廊长期的合作,彼此关系会变得比较近,互相更加了解。画廊就成了艺术家与公众之间交流的一个长期的平台。

Not作品不锈钢《藕》于草场地空间

雅昌艺术网:怎么总结概括麦勒画廊所关注的艺术家?在与一位艺术家建立合作关系时,主要会考虑哪些方面?

小麦:这个很难用一些具体的点来总结。因为我们没有所谓一个策略,比如关注抽象艺术,或者某一类艺术。

比如谢南星、王兴伟,他们都是不断地去挑战自己,挑战所谓的标准。去年我们做了谢南星的个展,其实他已经是非常重要的一位艺术家了,但每一次做个展,他都非常谨慎认真甚至痛苦。每一次做新作品,他都要进入到这个状态中。所以每一次展览,他都在之前的基础上有一些突破。

雅昌艺术网:在做展览和做艺术家推广的过程中,你们会怎么与艺术家沟通?

小麦:不同的艺术家会不一样。当然,年轻艺术家我们参与的意见可能会比较大。但有些已经很成熟的艺术家,比如谢南星,他对自己的作品和展示,已经有很充分的经验,也比较自信,这个时候,我们会尽量帮助艺术家去实现他的想法。

而像邱世华这样的艺术家,对他们而言,当他们画完了,这个东西就完成了。甚至他们可能会刻意地与自己的作品保持距离。

2013年5月程然北京个展于草场地空间举办

传承“父亲的理想” 架起中西方当代艺术的桥梁

雅昌艺术网:你认为麦勒画廊与其他画廊运营理念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什么?

小麦:在早期还没有国外画廊关注中国艺术和中国艺术市场的时候,我父亲就开始在国际市场上推广中国当代艺术。这是跟很多在国内的画廊不同的地方。

我觉得我父亲是一个比较有理想的人。当时在西方还完全没有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时候,他就坚持觉得必须要展这些艺术家。

后来有了北京空间之后,在国内做了很多艺术家的驻留项目,架起了西方艺术家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

2017年,麦勒画廊798新空间开幕展邱世华个展现场

雅昌艺术网:麦勒画廊与艺术家建立的合作代理关系是怎样的?跟中国艺术家的合作关系与跟西方艺术家的合作关系会有不同吗?

小麦:在具体的合作代理关系上,中西方艺术家没有什么区别,但可能每一个艺术家都会不一样。一般我们跟艺术家合作,都会达成一个长期的合作代理关系的共识,因为我们推广一位艺术家,可能前5年,甚至10年,都不会有收入,可能10年之后,才会有回报。

另外,对于有些艺术家,也需要特殊对待。比如程然,他会做很多的艺术项目,有些我们可能就没办法支持,因为成本太高。这时候可能就会由其他机构来支持他完成这个项目。这时候如果还是把艺术家固定在一个画廊,可能对他的发展是不好的。

2017年,曹雨在麦勒画廊北京798空间个展“我有水蛇腰”展览现场

关于合作方面,可能最大的区别是:中国的艺术家,尤其年轻艺术家,一毕业就必须要马上靠市场。如果不变得商业,可能就无法持续地做艺术。但是在欧洲的艺术家,尤其是西欧,这个系统更加健全。比如瑞士、德国、法国,年轻艺术家们还是很自由的。如果他们决定要做艺术家,还是可以在这个系统里得到一些支持。所以他们相对要独立一些,不需要完全去靠画廊或者市场。

但在国内还是做不到。比如我们画廊,目的不是艺术家刚毕业就给他做个展,但可能艺术家需要的恰恰是这样。

像曹雨,她一毕业我们就与她合作,并且做了个展。因为她的作品其实比较难走官方的那条路。如果她没有市场,没有收入,可能很难继续创作。

相对而言,西方艺术家比较独立,我们主要是帮他们做展览、推广。但在国内,我们和艺术家之间的关系可能会更多。

2019年,瑞士新锐艺术家Rebekka Steiger(左一)个展现场、右二为麦勒画廊老板乌斯·麦勒

雅昌艺术网:在与艺术家的具体合作中,有没有什么样比较难处理的问题?

小麦:画廊的工作和艺术家的推广,其实跟他创作的作品数量是很有关系的。但是艺术家是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去强迫他做更多的作品。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比如一位艺术家每年做四、五件作品,和一位艺术家每年做50件作品,这样推广机会是不一样的。

麦勒画廊北京空间2021年开年首展“SNAPSHOT”现场

为中国当代艺术发挥影响力提供国际平台

雅昌艺术网:2021年,由你策划了一场麦勒画廊十五周年的大型群展,同时也是你掌管北京画廊之后首次策划的展览。如今,传承父亲创办的画廊事业,你对于画廊未来的运营有哪些计划?

小麦:目前我们还是有分工,我主要负责亚洲市场 。我对艺术的想法与我父亲是比较接近的,所以我还是会沿着父亲的脉络继续做下去。做重要决定的时候,我们还是会一起讨论。

我觉得画廊就像“龙卷风”,它的里面其实是空的,围绕着它的是艺术家、策展人、藏家等等。如果围绕它的这些不运转,它自己其实是不能动的。你不能自己说:“我要往那边走,我要往这边走。”只能通过围绕着的这些人的交流,明白他们的想法,去消化这些信息,才能做好这件事情。然后可能你会新加入一些东西:比如新的艺术家,新的市场,新的环境等。这些新加入的东西也必须要与里面有的东西产生交流,这样才可以往一个方向运动。

所以画廊与其他的行业不同,还是要靠在里面的人。

麦勒画廊北京空间2021年开年首展“SNAPSHOT”现场

雅昌艺术网:你认为,在整个大的后疫情时代,画廊行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什么?麦勒画廊会如何应对?

小麦:中国的变化太大了。我觉得不仅是疫情之后,疫情之前,中国已经和我们十五年前刚进入时很不一样了。现在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强。艺术应该也会在国际上越来越有影响力。

十五年来,麦勒画廊一直在向西方介绍中国的当代艺术。之前是把中国的艺术家带去国外做展览,但我认为仅仅这样做并不是很充分。我觉得中国艺术的影响力还是需要从本土生发出来,它本身越来越强,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有意思,就自然会影响西方或其他地方。

麦勒画廊北京空间2021年开年首展“SNAPSHOT”,胡庆雁作品(左)展出现场

然后我希望这不仅仅是我们画廊在做,别的画廊,或者艺术群体里的人,都应该多这样想,因为我们艺术行业还是有很多的问题。虽然我们现在感觉好像艺术市场挺好的,但我们的市场其实还是挺保守的。比如大家还是更愿意接受绘画或者好看的东西。但艺术还有很多别的意义,所以很多艺术家其实很难,因为除了市场,没有别的机会。这一点,欧美国家就做的好一些,可以给很多艺术家,尤其是年轻人提供很多的机会。

但是我还是觉得有很多有意思的艺术家,和有天赋的人,所以我觉得是很有可能性的。

这可能是我想做的事情。一个艺术群要变强,要发展,只有通过与外面的交流才能发展。没有这个交流,就没有良性的发展。

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提供一个国际的平台。这是我有兴趣,而且相信能做得到的。

麦勒画廊北京空间2021年开年首展“SNAPSHOT”,程然作品《惑》展出现场

结语:在中国当代艺术界,麦勒画廊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作为一个西方背景的画廊,他们从最开始就与中国当代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且有着在国际上推广中国当代艺术的伟大愿景。与此同时,他们又非常明确自己在艺术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他们从来不会喧宾夺主,也不会给艺术家施加压力,更不会试图牵引艺术家往他们所想的方向去行。相反,他们永远都把艺术、艺术家放在第一位,努力且“低调”地做好平台与服务的工作。在很多方面,它们都提供了作为画廊的值得尊重并学习的样本。

图片提供 | 麦勒画廊

-END-

【逛画廊】艺术号,欢迎关注

商 | 务| 合| 作

艺术头条APP及电商平台| 雅昌拍卖图录APP及拍卖收藏| 得艺Artplus电商平台| 雅昌艺术图书| 美术| 艺术家服务中心 | 文博数字化

商业合作请联系:ad@网址未加载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了解文博热点大事件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