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指数|大数据揭秘:2020年风口上的艺术家都是谁?

更新时间:2021/4/3
收藏 说说

近日,由Artprice和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两家分别在东西方占有主导地位的机构联合发布的《2020年度全球艺术市场报告》,用全球艺术市场的大数据,分析并解释了2020年拍卖市场产生了哪些深刻的变化。

识别二维码

会员免费下载完整报告

关键数字与指标

●2020年,全球拍卖成交额仅缩水21%(105.7亿美元),考虑到新冠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降幅小得惊人。尤其是与2009年次贷危机期间全球纯艺术总成交额下降了36%,现在的艺术市场显得更有弹性。

●高端市场失速。全球在2020年共拍出了500余件超百万美元的拍品,但数量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三分之一。许多顶级藏家选择了观望,重量级杰作的匮乏严重影响到总成交额。

●尽管交易数量稳定,但全年总成交额下降了30%。与之相反,凭借下半年创下的新高,尽管交易数量大幅减少(-40%),中国市场成交额仍小幅增长(2%)。

中国重夺龙头

面对疫情,各国的反应不一。在法国、英国和美国,成交额下降了30%到39%,但中国(+2%)和德国(+11%)却在增长,尽管市场供应量缩减。凭借下半年古典和现代作品的亮眼成绩,中国重夺全球市场龙头宝座。

中国市场成绩抢眼:尽管总成交量减少了40%,但总成交额增长了2%,达到41.6亿美元。中国占2020年艺术市场39%的份额,几乎是美国市场(27%)和英国市场(15%)的总和。

在线拍卖的关键一年

虽然许多买家已习惯远程拍卖,但2020年的各国施行社交隔离以来,受众更多、更加年轻以及新兴竞买人不断涌现,网拍已呈全面开花之势。

佳士得全年网拍收入增长了262%,富艺斯增长了134%。但数字转型的桂冠归属于苏富比,其网拍收入在2019年已有25%的增幅,2020年旗下各业务板块的线上成交增幅则高达440%。2020年苏富比超过70%的拍卖是在网上举行,2019年只有30%,新的网上竞拍者增幅超过40%。

哪家拍卖行表现最佳

尽管应对迅速,但几大拍卖行巨头还是未能扭转颓势。苏富比艺术拍卖总成交额下降了29%,与2019年相比收入减少了10亿美元。佳士得收入比去年减少了15亿美元,降幅达41%。

佳士得的拍卖成绩因缺乏名品而受到重挫,除此之外,转战在线拍卖速度稍慢也是重要原因。佳士得运作的交易数量最终跌幅为20%,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3,000件。

苏富比全球艺术品拍卖揽金25亿美元,从竞争者手中夺回第一的宝座。全力转向在线拍卖的迅速反应取得了回报,交易量与2019年相比持平(拍品成交量超过1.4万件)。全年的落槌纪录也归于苏富比,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一幅作品以8,450万美元成交。

弗朗西斯·培根

《启发自艾斯奇勒斯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

布面油画 198x147.5cm 1981年作

2020纽约苏富比春拍:8450万美元

增益时间、资金、客户和互动性……人们可能会问,在线拍卖会取代线下拍卖并造成拍卖师这一行业消失吗?暂时不会。尽管大部分拍卖行掌握了让交易完全数字化的工具,但它们始终坚守线下拍卖。目前,各拍卖行主打线上线下并驾齐驱的混合模式。

市场青睐哪些风格

现代艺术、战后及当代艺术的市场份额保持稳定。仅古典大师艺术份额增长,成为2020年的价值避风港。战后艺术及当代艺术这一块,市场展露出明显的“趋势”——对街头艺术、大型抽象画和具象绘画的偏好显著。

各个时期的艺术品拍卖成交比例图

具象绘画

高端市场因生动、欢快、大胆的具象绘画保持稳定。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和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取得个人第三高成交价, 威廉·科普利(William Copley)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和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分别创下个人新纪录,马格里特(Magritte)的作品需求加剧(交易量创新高,流拍率创新低)即是证明。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

油画纤维板 100x122cm 1950年代作

2020香港苏富比春拍:2.58亿港元

此外,常玉亦是2020年异常抢眼的艺术家,成为2020年仅次于毕加索的第二卖座艺术家。常玉没有打破自己的拍价纪录,但依靠作品《四裸女》以3,330万美元成交唤醒了香港拍场,这一成交价格比2005年高出了3,120万美元;作品 《八尾金鱼》(2,190万美元)比起1997年首次拍卖(台湾苏富比)的成交价格翻了88倍。

21世纪的具象绘画也相当受追捧,尤其是探讨种族、性、性别和同性恋认同的主题(参见“年度新发现”)

街头艺术

布莱恩唐纳利 (Kaws)、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和班克斯(Banksy)一直盘踞西方最卖座十强艺术家榜单,他们的影响力随着新的网上买家的涌现还在扩大。

班克斯《宽恕我们的罪过》在2020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6411万港元成交

在市场收缩之时,班克斯(Banksy)的作品还能逆势畅销令人惊叹(成交近900件作品,历史新高)。他的高端市场也表现优异,2020年共有7幅作品拍价超过百万美元,其中有一幅更是超过千万美元门槛。

班克斯是全球第20位最卖座艺术家(成交额6,350万美元,2019年为2,800万美元),排在米罗(Miro)和贾科梅蒂(Giacometti)之前。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和 太空侵略者(Space Invader)前所未有的成交额以及 Mr Doodle 在日本市场引起的轰动足以证明不断扩大的街头艺术影响力。

年度新发现

出人意料的是,危机并未遏制拍场上的年轻艺术家,而是恰恰相反。上千位80后新锐艺术家在2020年迈出二级市场上的第一步,而前一年这一数字才不到900。

新人引发关注不新鲜。主要是他们的价格水平令人震惊,一些艺术“奇才”的作品比一些更有名的当代艺术家的价格水平明显更高。如今,当一名年轻艺术家拍出一件作品,同时受到评论界的好评并有机会展出的话,那么准备为其买单的买家比过去要多得多。

艺术家王俊杰(1983-2019)

王俊杰《夕阳之河》

油彩 画布 203.2×178cm 2018年作

2020香港富艺斯秋拍:3776万港元

这个超级当代市场(80后艺术家)有一个特例——王俊杰(Matthew Wong)在2019年过世之前没有一件作品上过拍架。2020年仅24件作品揽金逾2,600万美元。该艺术家在苏富比6月拍卖会上斩获个人最高成交价(《Le Royaume des apparences》以180万美元成交,最初估价为6万至8万美元,共有59位买家争抢)。被《纽约时报》艺术评论家罗伯特·史密斯(Roberta Smith)评为“同代人中最有才华的画家之一”,王俊杰(Matthew Wong)在生后备受不断逐新的市场关注。

一些年轻艺术家的天价作品引人瞩目,他们的画作喜欢探讨时下的热门话题:种族、性、性别认同等主题尤其体现在三十正艺术家克里斯蒂娜·夸尔斯(Christina Quarles)(1985年生)和萨尔曼·托尔(Salman Toor)(1983年生)的作品中。2018年初登拍场的克里斯蒂娜·夸尔斯 (Christina Quarles)在纽约拍出了65.52万美元,是最高估价的6倍(《Tuckt》,富艺斯,2020年12月8日)。

萨尔曼·托尔《团体舞蹈》

油彩 麻布 119×152cm 2012年作

2020香港富艺斯秋拍:430万港元

2020年才进军二级市场的萨尔曼·托尔(Salman Toor)成绩更为抢眼。这位定居美国的巴基斯坦裔艺术家本该在惠特尼博物馆举行首个博物馆展览,但疫情让这一计划搁浅。他在拍场上的亮相十分惹人瞩目,一幅估价在10万至15万美元的油画在12月份以82.2万美元成交(《Rooftop Party with Ghosts 1》,纽约佳士得)。他的酷儿人物具象画迎合了当前的市场需求。从#MeToo到“黑命贵”,社会文化运动对艺术市场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

此外,引发轰动的埃米谢尔德(Amy Sherald,1973年生),加纳艺术家阿莫奥克博福(Amoako Boafo)、奧蒂斯夸梅基奎科(Otis Kwame Kye Quaicoe,1990年生)、库泽那依-维奥莉特哈瓦米(Kudzanai-Violet Hwami,1993年生)、乔丹卡斯蒂尔(Jordan Casteel,1989年)等等不胜枚举。

占全球总成交额16%的当代艺术市场主要依赖于这些新近作品。实际上,当今的艺术市场至少有13%的份额出自2000年后创作的作品。这一比例自然还会上升……

-END-

商 | 务| 合| 作

艺术头条APP及电商平台| 雅昌拍卖图录APP及拍卖收藏| 得艺Artplus电商平台| 雅昌艺术图书| 美术| 艺术家服务中心 | 文博数字化

商业合作请联系:ad@网址未加载

更多详细分析,及全球500强艺术家戳“阅读原文”免费下载完整报告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