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美术馆馆长应金飞 | 艺术如何技术出圈?

更新时间:2021/3/30
收藏 说说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展开幕现场

近几年,浙江美术馆自主策展的成果累叠,“东方智慧”系列不仅陆续斩获国家性奖项,更赢得观众高认可度。这些成绩的取得,不仅是某类策展实验的结果,更是美术馆坚守精品出圈的良善策略。某种程度而言,已具备吾国文化输出的范本特质。

2021年3月28日,由浙江省科学技术协会指导、浙江美术馆主办,“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全国美术馆青年策展人扶持计划入选项目”之“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在浙江美术馆盛大启幕。当日下午,科学家潘云鹤、金小刚,艺术史论家范景中、沈语冰,艺术家陈琦和应金飞携手开启了一场关于艺术与科技的对谈,思想碰撞极其精彩。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展开幕对谈现场(点击图片进入直播间)

这场面向未来百年的探索性展览以前瞻视野与先锋精神主动勾连起艺术与科技的相融共生,成为“浙江精神”和“数字浙江”的最佳脚注。

展览启幕之际,浙江美术馆馆长应金飞承艺术头条之邀,通过对话方式表达了他对艺术与技术间复杂关系的多维理解。

浙江美术馆馆长应金飞

对 话

如何看艺术与技术的关系?

二者的关系不是对立,而是同步发展。文明交流是人类的共同需求,而文化精华则需要筛选和抽取。所以从策略层面而言,我们是立足全人类角度,抛除二元对立的语境来讨论二者,这样的考量才会更客观。

历史上,中国率先发明雕版印刷,之后世界上最早的版画产生了,这是科技与艺术的同步;铜版画发明后开始复制名画;透视、解剖等知识诞生后才有写实技法的跟进;管状颜料发明后,人们开始到野外写生;物理光学发现后,印象派就出现了;当下的数字化改革同样如此,所以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

但现有评价体系里,工科与文科存在不均等现象,因此今日才需要重启艺术与科技的话题。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展厅现场

现在的技术是推动、颠覆,还是其他?

当下技术的特点,一是速度快,二是平等,基本能很快实现世界同步。当然,这里讨论的“技术”是指艺术而非科技层面的技术。

今日重提技术的目的是为了“守正”,也就是坚持与发展的关系。尤其在艺术教育层面,让基本功不扎实的学生直接实践跨界很难,因为解决不了基本的手段或方法问题。再如,素描是只是解决造型问题吗?不,它解决的其实是观念问题,涵盖的综合知识比较复杂。现在很多艺术院校的教育方式比较简单,直接要出效果,这就有问题。

融合的前提是坚守。过不去这个桥,走再多的路也没用。能守的扎实,才能跨入另一体系。

技术的快速迭代会反噬人文吗?

相对而言,艺术家可能更关心人文本身,但这其实跟现实有相悖之处。以公众审美体系为例,某艺术网红可能通过在网红展览打卡瞬间拥有上百万粉丝,但粉丝群的成分可能存在问题。我们也在自我反思,是不是打卡一定就好?是不是一定要提倡?可能还需多元分析,正确引导。

因此,不完全从众,保持清醒,也是一种“守正”。

科技与艺术之所以能够链接的核心就在原创这个基因。我承认自己的知识结构有很多想象不到的边界,因为我们这代人的思维方式属于半数字时代,介入数字体系不深,但95后或00后身处完全数字世界的语境,出生时就拥有数字思维。实际上,我们存在理解层面的差异,如我们坚持可见的才是真实,但他们觉得手机里发生的才是真实;我们认为画画一定是在纸本上的才叫落地,但他们认为虚拟空间里的移动才是真实。

这就是观念的差异和本质的迭代。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展厅现场

如何应对这份“差异”?

任何一种喜欢或不喜欢,都有存在的理由。

我对未知一直保有好奇心,个人的艺术实践就是不停地自己颠覆和自我否定。我不愿在某个系统里过度坚守,否则很容易陷入瓶颈,也很难突破临界思维。

其实,很多创新就诞生在临界思维的边界之上。所以我也在反思,这个时代,你以为自己的知识结构很丰富,但实际是有缺失的,新东西永远在产生。所以有些展览,我可能的确无法进入它的语境,但会包容、允许它的存在。

创新,就是非共识性的逆行和颠覆性思维,是少数人的认知,一定会有争议,也一定会遇到阻力。但只有包容,才有创新的可能。

平板作画的体验如何?

用平板作画会更方便帮我解决一些问题,可能性也会更丰富。

其实,这种作画方式的本质很接近版画的概念。大卫·霍克尼开始用平板作画时,他会在画上标数字:X/25,就是用了版画分享的观念。

现实中,有很多人认为平板作品的数量没有上限,事实上,现代科技发展的方向是有限收藏艺术,如一件多媒体或实验媒体作品,有限范围内拷贝六或十件都被认为是原作。这种方式和现在欣赏音乐作品需要付钱的内涵一样,都属于版画的模式。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展厅现场

如何评判平板绘画与传统作画方式的不同?

所有既有都是并存。

摄影发明后不能取代绘画,线上阅读出现后也不能完全取代纸本阅读。人是有情感的,但情感是有倾向的,所以不能断言某样东西会取代另一样东西,而一定是多元并存。

我不是数字时代的人,虽然前期接触平板绘画很感兴趣,但依然有障碍,如对软件运用的不熟练。若熟练后我想会接受,因为不仅方便,效果也很丰富。

但需要注意,平板绘画有一个边界:艺术创作与平板设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平板设计的逻辑是素材和软件越丰富越好,艺术创作则相反。画一张写生,选择平板里的各种笔触和特效时,实际上是减弱了情感传递,因为需要各种工具来掩盖创作者的表达路径。画衣服时,选一个花色软件直接贴进去时,也就缺少了表达的情感层或传统绘画的痕迹。

我画到后来突然明白:用的软件越少,绘画感越强。因为手动的痕迹都存在,如果用的辅助工具太多,特效直接呈现,实际是在修饰或掩盖情绪层面。

所以要清醒看到这里面丰富的不同。

读屏时代,如何理解观看的差异?

当下的视觉边界确实已完全不同,但本质其实未变,只是方式更多元而已。如纸上作画,要依靠摄像机记录过程,平板绘画则自带这个功能,它的时间性与公众参与性也非常突出。

在数字时代讨论虚拟真实的话题,是全球性的、现象级的文化潮流的再次碰撞。当大卫·霍克尼开启平板作画时,便成为艺术史上的重要节点之一。本次展览也具有类似价值,不仅展览对象的选择绝无仅有,更通过一种全新的创作媒介或工具试图展示所具有的未来潜力。

某种程度而言,此展是将艺术家的个人行为通过空间和媒介变成普适性大众窗口,建立的是科技与艺术间的全新尝试,试图搭建的是跨地区的世界性文化景观。

或者说,也是一种艺术演习。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展厅现场

平板向度:从纸面到虚拟的视觉艺术

指导单位:浙江省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单位:浙江美术馆

协办单位:浙江省科技馆

展览时间:2021年3月28日至5月30日

展览展厅:浙江美术馆1、 2号展厅

特别鸣谢:华为 HUAWEI MatePad系列北京澜景科技有限公司

部分展品

钱贵荪 清露 77.08×59.32cm 2020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沃德盖特的春天,东约克郡 107.5×95.5cm 2011

常青 人物系列-2 60×48cm 2016

李青 窗系列 158×93×9.5cm 2020

乔治·古德温George Goodwin 蔬菜市场 尺寸可变 2020

吴天宁 克里斯蒂娜以后的世界 70×120cm 2021年

应金飞 花样年华系列 75×75cm 2021

约翰·温茨John Wentz 肖像系列 尺寸可变 2020

詹姆 · 圣胡安 · 奥卡博Jaime Sanjuan Ocabo 氧化 70×70cm 2016

注:文中图片由浙江美术馆提供 摄影徐伟杰

-END-

商 | 务| 合| 作

艺术头条APP及电商平台| 雅昌拍卖图录APP及拍卖收藏| 得艺Artplus电商平台| 雅昌艺术图书| 美术| 艺术家服务中心 | 文博数字化

商业合作请联系:ad@网址未加载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艺术资讯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