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澎:当代艺术最核心的还是“问题”

更新时间:2021/3/30
收藏 说说

2021年再谈“新绘画”,其实还是个老话题。

关注NFT的艺术圈人士,定然不屑于把话题再拉回到90年代,何况这个话题还要从伤痕、乡土和85谈起。

只是近些年来,我们持续关注最新的艺术媒介,艺术的边界也在不断被试探,那作为传统媒介的绘画,其影响力自然逐渐式微。就如我们多久没有大范围探讨绘画的问题,很久没有看过一场纯粹的绘画展览。当疫情给热闹的社会降了降温,我们发现,艺术的话题有了回归,绘画依然需要不断被探讨。

川美“新绘画”的一代 早期作品展览现场

2021年3月26日,川美“新绘画”的一代在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策展人吕澎将视角聚焦于90年代从川美走出来的艺术家群体,关注他们的绘画和艺术问题。

整个展览被划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展出了艺术家们90年代最为经典的作品,这些作品相聚于展厅一下把观众拉回十几年前的艺术语境和氛围之中。第二部分则集中展示21位艺术家近年来的新作,当观者真正置身于展厅,的确会被刷新视觉体验,体会到绘画集结的力量。

参展艺术家包括陈可、陈曦、陈文波、曹敬平、俸正杰、郭伟、郭晋、何森、李继开、邱岸雄、沈小彤、沈娜、吴建军、忻海洲、熊莉钧、谢南星、杨述、杨冕、钟飙、赵能智、张小涛。

展览开幕之际,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话策展人吕澎,谈谈他对绘画和当下艺术的新看法:

雅昌艺术网:吕老师您好,首先请问为何会此时关注“新绘画”这样一个概念和群体?

吕澎:2020年,四川美术学院80周年校庆之际,看了校庆展“与历史同行”之后我就在思考,伤痕美术之后,川美的艺术是怎样的?是什么接续了80年代的伤痕美术?其实就是90年代至2000年左右进入行业的艺术家群体,我们称之为“新绘画”的这一代人,这个群体大部分都在90年代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或者川美附中,他们接续了伤痕美术,也是罗中立、张晓刚这代人之后发展出的一个艺术现象。

川美“新绘画”的一代 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那么被称之为“新绘画”的这个群体,他们在艺术上会有什么共性吗?

吕澎:恰恰相反,他们在绘画上没有共性,如果一定要说共性和特点,那就是他们从这种共性中解放出来了,每个人形成了自身的语言、方式、风格和问题。这个阶段的绘画跟伤痕美术、跟85美术运动的不一样,就是强调了差异,他们的共性就是离开了85,离开了过去的习惯。当我们在对作品和艺术家进行研究的时候,其实可以分析出来他们跟上一辈之间的关系和传统,其实他们受惠于85时期的美术,这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说80年代的绘画有一种潮流性,并且是跟西方的超流都是有对应关系的,但是到了90年代玩世现实主义和政治波普的时候,艺术家表达中国自身社会的感受就更强烈,图像性非常强。再到艳俗艺术,和商业市场经济、社会生活消费初期阶段非常吻合,把绘画艺术的可能性彻底打开。此后,艺术家们就彻底自由了。

自由就是这一批艺术家的特点,他们每个人朝着自己的感受和自己的方向发展,每个人的关注点、趣味和语言风格都不一样。在他们的艺术之间并不一定能找到一种共性,那就是每个人都更加个性化,他们的共性就是不会去追求一种一致性。同时,他们的创作又和时代、社会很贴切,符合那个时代人们对生活的感受。

比如俸正杰带的艳俗艺术,其实从图像和色彩本身是非常符合90年代的中国现实的,很贴切,也很符合那个时代大家对于社会生活的感受。所以从艺术史的角度去,我们不应该因为当下的流行趋势而忽略过去的那一段历史,尤其是新绘画的现象不应该被忽视,我们理应对那个阶段的绘画作出研究和关注。

俸正杰 《浪漫旅程 No.21》 150x190cm 布面油画 1997

钟飙 《公元1997》 180x180cm 布面油画 1997

郭晋 《杂技女孩》 200x200cm 布面油画 2007

雅昌艺术网:其实看他们90年代的作品和现在相比,还是能呈现出来他们和上一代艺术家之间的关系。

吕澎:对,有些人的画面可能就要沉重一些,比如忻海洲的画面,虽然看上去是非常轻松的,画大眼睛,但是他的表现和语言方式依然是沉重的;何森在早期的绘画,画面效果也很重,这种沉重事实上还是跟伤痕美术有关,跟他们的老师有关。尤其是1994年之前的作品呈现出来这种效果,这是他们的传统。

雅昌艺术网:您个人对于这个艺术家群体的艺术成长和变化是非常熟悉的吧?能否从他们的成长谈谈原因?

吕澎:我个人其实是对这批艺术家一直比较了解,从90年代忻海洲、沈晓彤他们这一届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到成都来。我还记得沈晓彤参加西南1988现代艺术展,在我的记忆中他们这代人还是刚毕业的学生,但是他们如今已经50多岁了。回忆这些年来在世界各地,很多人都会问到他们,关注他们,在77、78那代艺术家之后,中国的当代艺术中还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不是一个团队,却是一个无形的集体,他们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艺术在四川美术学院开始生长。

他们的艺术成长很特殊,川美的教学向来都是自由,没有固定体系的约束,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大家各自生长,这是他们潜意识里艺术成长的DNA。所以他们的爱好大多都是出自本能的趣味,每一个人朝着自己的方向,很不同,却都在关注现实,关注大的时代氛围,这是形成他们如此不同的原因。

何森 《企图对一个残缺世纪局部的注释》 200x350cm 布面油画 1989

李继开 《小世界--沉睡与漂浮》 145×200cm 布面丙烯 2007

张小涛 《溃烂的山水》 300x200cm 布面油画 2006

雅昌艺术网:这次策展思路是怎样的?

吕澎:展览分两大部分,把他们早期的作品和最近的作品分开展示,呈现在不同的空间里。当你看到90年代到2000年左右的作品时,会回到那个时代的语境中。但是当你面对他们的新作品的时候,会完全刷新你的视觉经验。希望能解决一点川美艺术史的局部问题。

雅昌艺术网:其实这些年来也有不少他们的个展,或者小范围群展,但是几乎没有把这个群体放在一起做个展览,当把他们近期的作品同时放在展厅的时候,您的感受有何不一样吗?

吕澎:总的说来他们的新作品还是比较熟悉的,跨度也蛮大的,而且在一个整体的水平上,也会有一些新的语言,但是总体我们依然只能把他们归到个性化,我们没办法归到一个更大具有台阶性的观念性的变化,依然归不到。

只能说他们更轻松了,更没有负担了,他们的艺术语言在其内部体现的非常充分了,但是他们依然是他们个人,是就他们个人而言的,也很难说他们在这个时代中又有明显的上一个台阶,或有了崭新的概念,还没有。

所以,他们更多的是回到了个人的艺术语言、风格、个人趣味等问题上。也是基于此,很多搞观念的艺术家其实不屑于此,认为绘画就像是绣花,我能理解。

可问题就在于,其实不是每天都在发生观念性的变化,那么你的日常生活靠什么来支撑呢?靠的是观念变化后所产生的成果,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比如从85美术的沉重和宏大叙事,到后来的玩世现实和政治波普,再到新绘画,就是这样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过来的,其实是有上下文关系的。

川美“新绘画”的一代 近期作品现场

雅昌艺术网:新绘画艺术家们的新作汇集在一起,的确能观察到一些创作趋势和现象,比如有多位艺术家呈现出来对传统元素的运用,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吕澎:2008年之后,“中国化”的问题成为一个新话题,东西方的话题始终是一浪接一浪的。从19世纪广东地区兴起外销画的时期,东西方的话题就开始了,不同的文明背景造就了文化差异;再到后来则是徐悲鸿等一代人留学海外回归以后改良中国画,一步一步走过来,每一个时代都会掀起东西方文化的讨论。

回到10年前,我做过以“溪山清远”为主题的系列展览,也关注了这类现象。说明,当我们完全了解了西方,甚至了解了全球艺术,艺术家会本能地想我还能做什么?这时候就会面临这个问题,是做表现性和涂鸦性的绘画吗?搞不好你就掉进西方艺术中。我记得在伦敦的时候,有批评家和藏家看到何森的油画,就谈到了他们的观点,他们也熟悉中国传统国画,但是却不会仅仅把何森的油画和中国山水画进行简单的类比,而是讨论艺术的这种处理方式他们觉得狠有意思,跟西方人不一样。

陈曦 《21-今日之局》布面油画 120x100cm x 21 2016

邱岸雄 《新山海经》系列 240x200cm x3 2020

雅昌艺术网:其实也容易理解,当中国的艺术家在创作了十几二十年之后,了解了西方的艺术之后,还是要回来寻找,寻找和自身文脉的关系?

吕澎:有关系,中国艺术家和西方艺术家的不同就在于,中国有这个传统,所以中国人总是有意无意地去尝试,当他们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后,或许就会有意无意地做实验。如果他的实验能有点效果,他就能往前走一段时间,我觉得创作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容易被唤起某种感受。

雅昌艺术网:当我们回到每一个艺术家的个体来看,把他们90年代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进行对比的话,他们目前的创作处于什么样的阶段?因为如您所说,每个人的技法更加精炼了,尺幅也都是很巨大的,感觉大部分人在这个阶段都既有体力又有精力。

吕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成熟了。但是这也会让人觉得,这是不是一种新一个阶段的完善和封闭?也有可能是艺术家走出了一条新路。但是我认为又时候也很难去对艺术家做太多要求,比如有的50后的艺术家也处在更加丰富和完善的阶段,甚至有些气场相对于以往更加弱一些,这是作为一个人必定会有的限度。

艺术创作和写批评文章一样,很多人的写作高峰期是三四十岁或四五十岁,而再往后写文章的语言或许更成熟了,但是其思想敏锐度不一定比以前更强,不一定比以前更有针对性。这很正常,但从个人史的角度来说,他在不同的阶段的作品和状态都是值得我们去研究的。

雅昌艺术网: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这个年龄段理应到了最有活力的阶段。

吕澎:这次展览对于这拨艺术家来说也有某种刺激性,思考我怎样能很好地表现今天的情况。

张小涛近期作品 左侧为《相遇1952》布面油画 210x380cm 2021

何森《对月-致远》 布面油画 250x400cm 2012

郭伟近期作品 布面油画 200x150 x3

雅昌艺术网:其实当新媒体艺术、科技艺术呈现出一种明显的发展趋势之后,绘画在艺术行业里的影响力的确在式微。但是似乎疫情以来,对绘画的关注度又有一些回归的趋势?

吕澎:从艺术和科技发生关联这几年来看,技术能够刺激艺术家,艺术领域也很希望展开技术的呈现,技术所产生的效果也很有意思。但是要思考的是科技艺术在思想和观念上要表达什么?出发点究竟是什么?这需要有一个交代。

绘画不同的是,绘画有记录性质,前后有很大关联性。绘画是一种书写,书写能够记录人的心理状态。绘画这个事儿是种是摆脱不掉的,哪怕是有更加新的艺术形式,但是都无法代替绘画。我们需要顾及的是:今天的绘画还有什么样的可能性?或者新的表现?绘画提供了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去关注的。其实学术和市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即使角度可能不一样,但是都希望寻找到今天绘画的价值。

当然谈当代艺术,最核心应该谈的还是思想问题,我觉得目前当代艺术最缺乏的还是“对问题的思考”。无论是绘画、装置、新媒体、科技艺术,我想问的是,你究竟想干嘛?你做艺术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做艺术首先要思考清晰这个问题,才能去行动。

雅昌艺术网:其实我们也在讨论当下青年艺术家的创作现象,他们往往很年轻就具有了一定成熟度,有完美的技术和艺术语言,也能自成逻辑。作品很成熟,可问题就是会有一种疑问,他到底在谈什么艺术的问题?这是很矛盾的。

吕澎:一方面,是大的时代氛围造成的,人很容易受当下和生活的影响,整个氛围也会暗示年轻一代,他们生活在今天的信息和知识体系中,想的并不多。另一方面,这也是批评减少的结果,批评不强烈,人自然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当然如果纯谈个人趣味,那就聊喜欢或者不喜欢就够了。但是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就要从艺术史的角度,去思考一个艺术家的工作是否成立。

雅昌艺术网:感谢吕老师。

陈文波近期作品

熊莉钧近期作品

-END-

商 | 务| 合| 作

艺术头条APP及电商平台| 雅昌拍卖图录APP及拍卖收藏| 得艺Artplus电商平台| 雅昌艺术图书| 美术| 艺术家服务中心 | 文博数字化

商业合作请联系:ad@网址未加载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进入展览页面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