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作屡次拍出几个亿,自己却被草草埋葬在贫民墓地里

更新时间:2020/7/24
收藏 说说

前不久,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举槌,常玉作品《绿色背景的四裸女》以2.58亿成交,为常玉拍卖作品第二高价。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油彩纤维板,1950年代,100 x 122cm

近年,常玉作品已经当之无愧的成为亚洲艺术拍卖场的大热门。

常玉《曲腿裸女》,油彩纤维板,1965年作,122.5 x 135cm

2019年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常玉晚年巨作《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成交。

还有著名的作品《五裸女》。2011年,《五裸女》曾以1.2832亿港币被拍下,创下当时华人油画拍卖纪录。2019年11月,这张作品再次现身香港佳士得,最终以2.66亿港元落槌,加佣金以3.039亿港元成交,成为2019年11月为止亚洲艺术拍卖最高价拍品。

常玉《五裸女》,2011年以1.28亿港元成交

然而,常玉生前却因为自尊,困于贫穷。晚年常玉死于瓦斯中毒,就是因为和画商关系破裂,致使作品被成捆兜售,售价仅数百法郎。常玉在生前乃至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鲜有人知,他一生在黑暗的小屋中把灵魂献给了笔下的动物、花与女人。

他的大部分作品为以中国美学手法演绎西方经典题材女性裸体,夸张的头身比例震撼观者的视觉,坚实饱满的胴体,强化了视觉上的存在感。

常玉的《帘前双姝》在佳士得春拍中以4467万港元售出,这件1929年的作品被认为是与毕加索、亨利·摩尔等同时代名家以相似手法表现。

常玉的命运最早是被垂青的,他的父亲常书舫是当地有名的画师,擅长画马和狮子。

1917 年常玉投奔二哥常必诚(1883-1943),在当时的“上海美专”当起了插班生旁听。第二年,常玉被送到日本,在东京美术学校学习(1818-1819)西画。

1919年中国掀起的五四运动,如火如荼,出国热潮高涨。常玉萌生了留法的念头,他的大哥常俊民大力支持常玉,同年,前往巴黎。同时前往巴黎的还有林风眠、王季刚等人。在巴黎,常玉很快就认识了徐悲鸿和蒋碧薇夫妇,常玉现存最早的一幅彩色牡丹当时送给了徐悲鸿得以保留。

左:徐悲鸿与蒋碧薇,约1923年。图:艺术家出版社 右:常玉,《牡丹》,水墨水彩纸本,1921年,60.5 x 43.5cm。图:台北苏富比

同时前往巴黎的还有林风眠、王季刚等人。常玉凭借大哥财力的支持,进入大茅屋画院学习,贾科梅蒂是他的同班同学,还有已是野兽派大佬的马蒂斯之子皮埃尔。也就是说常玉同时受马蒂斯的影响与他的同学皮埃尔大有关系。在巴黎期间,常玉与徐悲鸿、谢寿康、刘纪文、邵洵美、张道藩、孙佩苍等人组成了天狗会和上海刘海粟等人发起的天马会互为斗法。初夏,徐悲鸿夫妇离开巴黎前往德国柏林,八月,常玉和孙佩苍结伴造反柏林,并停留达两年之久。

诗人徐志摩不仅羡慕常玉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在给刘海粟的去信中表露无疑,他更是常玉作品的忠实粉丝。譬如在《巴黎的鳞爪》中他费了很长的一段笔墨来赞美常玉的生活和绘画,他将常玉裸女画中肥硕的下肢称为“宇宙大腿”。

常玉作品《裸女与高跟鞋》

常玉曾对徐志摩说“我就不能一天没有一个精光的女人耽在我的面前供养,安慰,喂饱我的‘眼淫’。”对女人如痴如醉的常玉,到了巅峰的状态。即使在巴黎沦陷期间,他对女模特的青睐胜过吃饭。譬如他有这样一段长篇论调说:“我学画画原来的动机也就是这点子对人体秘密的好奇。你说我穷相,不错,我真是穷,饭都吃不出,衣都穿不全,可是模特儿——我怎么也省不了。”

常玉裸女作品

这对人体美的欣赏在我已经成了一种生理的要求,必要的奢侈,不可摆脱的嗜好;我宁可少吃俭穿,省下几个法郎来多雇几个模特儿……美的分配在人体上是极神秘的一个现象,我不信有理想的全材……人体美也是这样的,有的美在胸部,有的腰部,有的下部,有的头发,有的手,有的脚踝,那不可理解的骨胳,筋肉,肌理的会合,形成各不同的线条,色调的变化,皮面的涨度,毛管的分配,天然的姿态,不可制止的表情—也得你不怕麻烦细心体会发现去,上帝没有这样便宜你的事情,他决不给你一个具体的绝对美,如果有,我们所有艺术的努力就没了意义……说起这艺术家审美的本能,我真要闭着眼感谢上帝—要不是它,岂不是所有人体的美,说窄一点,都变成了古长安道上历代帝王的墓窟,全叫一层或几层薄薄的衣服给埋没了!”

常玉于荷兰的凡莱画廊所举行的展览通知,1933年

1930年以后,随着常玉四川南充家中的兄长去世,他的经济状况也急转直下,始料不及的变故,使常玉从花花公子瞬间变得一贫如洗,生活很是艰辛。他曾经做过陶器,也干过以商补艺的生计,还曾在巴黎和柏林从事过宣传体育事业的活动,但都没有多大的收效。

1938年欧战即起,常玉的经济状况如雪上加霜,他还继续定期地举办展览。三十年代他曾参加过法国秋季沙龙、法国独立沙龙,特别是在欧洲地位很高的法国杜勒里沙龙(Salon des Tuileries),常玉在巴黎有了不小的影响。据巴黎的老华侨讲,常玉那时本该已经成名了,但常玉最终未能真成名。

四十年代末,常玉曾在纽约呆了一年半的时间,他的作品未能卖出去,他又回到巴黎,继续忘我的从事艺术创作。常玉的作品后又被入选法国独立沙龙,但反映平平。常玉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也越来越孤独。

常玉与罗勃·法兰克,约1964年于巴黎,版权所有:罗勃·法兰克

1966年8月12日凌晨,人们发现常玉已经死去,因煤气泄漏死在他蒙帕纳斯(Montparnasse)工作室里。常玉默默无闻、不被赏识的在巴黎终其一生。

可以说,常玉的一生都极为坎坷,他画的画根本就卖不出去,为了艺术理想,他又不去按世俗的观点而创作,以致他在蒙巴那斯的家中被煤气熏死的时候,仍然是一贫如洗。常玉虽然不为国内人所熟知,但他在台湾,在法国以及欧洲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赏识。

对比强烈的是,常玉1966年在巴黎去世的时候,他的作品成捆地出现于巴黎的拍卖市场,售价仅数百法郎,但八十年代以后单张的售价已涨至数万法郎。当时,台湾的不少画商因为常玉的遗作而暴富,一些有良知的人士还专门到巴黎,在很不容易的条件下,找到常玉所住楼房下的中国餐馆的打工者,这些人都已年过花甲。画商听过他们的叙述,终于在巴黎的一个贫民墓地里找到草草埋葬的常玉坟墓。

常玉是中国早期旅法画家流亡在域外的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是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他同时又是一个为自己艺术信仰而自由创作、成就斐然的绘画大家。时光荏苒,珠玉蒙尘,吾辈拂拭有责,赋珠宝于重辉,常玉是一颗不可湮没的东方明珠。尤其是他的背式女人体特点独具,画中的女人有的独眼视人,若有所思,有的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有的作品女人体的青丝发髻最为招眼,体态含羞带怨,颇有作者“不可向人语,独自暗神伤”的自怜情态。

来源丨网络

编丨ZYJ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广告、商业合作等联系小编微信号:L215337

往期专题(点击标题直达)

“各大博物馆的屁屁挑战秀”,你最爱谁?

文化分300以上,艺术二段线,这些艺术类本科招生条件公布

穿越时光来见你,国博这场展拿出了许多压箱底藏品,真“香”!

2020各大美院考题集锦,据说今年相对简单,你觉得呢?

上博历代绘画馆上新:新增30件书画精品

国潮IP如何将人文关怀植入人们的生活

网络考试如何保证公平公正?中国美院是这样做的……

你“在看”我吗?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