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放:张说、张九龄集团与开元诗风

古代文学研究院

张说、张九龄集团与开元诗风

作者简介:

丁放 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

内容提要:

盛唐诗歌(注:盛唐诗坛,通常指唐玄宗开元、天宝时期,严羽《沧浪诗话·诗体》论“盛唐体”,自注云:“景云以后,开元、天宝诸公之时”。杨士弘《唐音》、高櫄《唐诗品汇》与严羽分法相同。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曰:“由开元至代宗大历初为盛唐。”冒春荣《葚原说诗》说得更为具体:“盛唐,玄宗开元癸丑岁至代宗永泰元年乙巳岁,凡五十三年。”罗汝怀《绿漪草堂文集·七律流别集述意》则以“元(玄)甫、代三朝为盛”,时间下限较以上诸家为长。)是当代唐诗研究的热点之一。但是,在沈宋、四杰与陈子昂之后,李白、杜甫、高适、岑参之前,诗坛的演化轨迹到底如何?殷璠《河岳英灵集序》曰:“景云中,颇通远调。开元十五年后,声律风骨始备矣。”“颇通远调”的是哪一批诗人?“声律风骨始备”的诗是在何人手中完成的?开元诗坛的格局与政局的演化有何关系?谁是开元诗坛的领军人物?对此,学术界均未予以较为具体而科学的解释。笔者认为,研究张说、张九龄集团的政治活动与文学活动,是解决以上问题的关键。

期刊代号:J2分类名称: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复印期号:2002 年 07 期

关 键 词:

字号:大中小

一、张说、张九龄是开元政坛与文坛的双重领袖

张说(664-731)是历仕武则天、中宗、睿宗、玄宗四朝的元老重臣,在政治、军事诸方面,都对李唐王朝的巩固和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至于文化事业,则尤为张说所长。开元之前,他即先后任珠英学士、修文馆学士(注:见陶敏《〈景龙文馆记〉考》,载《文史》1999年第3期。)、昭文馆学士兼修国史。开元时,主持丽正、集贤书院近十年,拔擢了大批文士,完成了一些类书的编纂工作。其文章与苏頲并称“燕、许大手笔”(注:这一称呼,最早见于李肇《唐国史补》。),其诗也有较高水平,故唐玄宗誉之为“当朝师表,一代词宗”。《旧唐书·张说传》论其平生功业云:

始玄宗在东宫,说已蒙礼遇,及大平用事,储位颇危,说独排其党,请太子监国,深谋密画,竟清内难,遂为开元宗臣。前后三秉大政,掌文学之任凡三十年。为文俊丽,用思精密,朝廷大手笔,皆特承中旨撰述,天下词人,咸讽诵之。尤长于碑文墓志,当代无能及者。喜延纳后进,善用己长,引文儒之士,佐佑王化,当承平岁久,志在粉饰盛时。其封泰山,祠睢上,谒五陵,开集贤,修太宗之政,皆说为倡首。

张九龄为张说所识拔,又是张说政治与文化事业的同道和继承人。张九龄(678-740),字子寿,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广东曲江)人。自幼聪明,七岁能文,十三岁以文章求见广州刺史王方庆,王对他很欣赏,曰:“此子必能致远。”武后长安二年(702),张九龄于沈佺期榜进士及第,因下第者“谤议上闻”,诏令中书令李峤重试,九龄仍合格,“擢秘书省校书郎”(注:见《全唐文》卷440徐浩《张九龄神道碑》。)。长安三年(703),张说被流钦州,途经韶州,见到张九龄之文,大加赞赏:“燕公过岭,一见文章,并深提拂,厚为礼敬”(注:见《全唐文》卷440徐浩《张九龄神道碑》。)。张九龄自己也说:“追惟小子,夙荷深期,一顾增价,二纪于兹。”(注:《曲江集》卷17《祭张燕公文》。)张说入朝为相后,即重用九龄,《旧唐书·张九龄传》曰:“九龄以才鉴见推,当时吏部试拔萃选人及应举者,咸令九龄与右拾遗赵冬曦考其等第,前后数四,每称平允。开元十年,三迁司勋员外郎。时张说为中书令,与九龄同姓,叙为昭穆,尤亲重之,常谓人曰:‘后来词人称首也。’九龄既欣知己,亦依附焉。十一年,拜中书舍人。”(注:据《曲江集》附录,张九龄转中书舍人在开元十年二月十七日。)张说卒,玄宗想到张说“常荐九龄堪为学士,以备顾问”(注:《旧唐书·张九龄传》。)的话,于开元十九年三月,召九龄为秘书少监,兼集贤院学士,副知院事(注:《曲江集》附录《宋秘书少监制》。),使之成为张说文化事业的接班人。徐浩记载九龄此期行事云:“属燕公薨落,斯文将丧,擢秘书少监、集贤院学士、副知院事。时属朋党,颇相排根,穷栖岁月,深不得意。渤海国王武艺违我国命,思绝其词,中书奏章,不惬上意。命公改作,援笔立成,上甚嘉焉。即拜工部侍郎兼知制造。扈从北巡,便祠后土,命公撰敕,对御为文,凡十三纸,初无草稿,上曰:‘比以卿为儒学之士,不知有王佐之才,今日得卿,当以经术济朕。’”(注:见《全唐文》卷440徐浩《张九龄神道碑》。)这两次撰文,已显示出其“大手笔”的风范,且引起玄宗的重视。开元二十一年十二月,张九龄居母丧,朝廷夺哀起复其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俄加中书令、集贤院知院事,修国史(注:见《全唐文》卷440徐浩《张九龄神道碑》。)。时人誉之为“文高宗匠”(注:见《全唐文》卷440徐浩《张九龄神道碑》。),“一代辞宗”(《旧唐书·韦陟传》)。

开元年间,张说、张九龄先后为相,执掌集贤院,长期主持朝廷政治文化大局,为开元政治与文化的发展,起了很好的领导作用,不愧为政坛与文坛的双重领袖。

二、张说、张九龄开元年间识拔文士之功

二张执当时政坛与文坛牛耳,以过人的见识、宽宏的气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大批才士(尤其是诗人)团结在他们的麾下,形成开元诗坛的彬彬之盛。

如前所述,长安三年(703)张说即称赞过张九龄,后来二人关系密切。许景先、赵冬曦分别是开元初年,张说在相、岳二州任职时的诗友,后来曾得到张说的汲引。王翰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物,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卷3《铨曹》曰:“开元初(当作景云初,据傅璇琮先生说),……时选人王翰攻篇什,而迹浮伪,乃窃定海内文士百有余人,分作九等,高自标置,与张说、李邕并居第一,自余皆被排斥。陵晨于吏部东街张之,甚于长名。观者万计,莫不切齿。”张说镇并州时,并未计较王翰当年的狂妄之举,而是对其礼遇有加;张说入相,奏请王翰为秘书正字,擢通事舍人,迁驾部员外。孙逖是张说汲引的另一位著名文人。颜真卿《尚书刑部侍郎赠尚书右仆射孙逖文公集序》曰:“相国燕公张说览其策而心醉,……深赏其才,俾与张九龄、许景先、韦述同游门庭,命子均、申伯仲之礼。”《旧唐书·孙逖传》:“开元初,应哲人奇士举,授山阴尉。十年,应制登文藻宏丽科,拜左拾遗。张说尤重其才,逖日游其门,转左补阙。”开元二十一、二年孙逖知贡举,颜真卿、李华、萧颖士、杜鸿渐、李颀、李华、赵骅、阎防、张南容等皆出其门下,二张开创的文化事业得以继续发展。张说曾救护过吕向,《全唐文纪事》卷61引《金石史》云:“昔(吕)向曾以《美人赋》进谏,几死,张说为请,即拜补阙,赐金章朱绂,不可谓不遇也。”《全唐文》卷447窦皋《述书赋》下注记此事较详,可参。张说又曾称荐裴漼与房琯,《旧唐书·裴漼传》:“漼早与张说特相友善,时说在相位,数称荐之。又善于敷奏,上亦喜重焉。由是擢拜吏部尚书,寻转太子宾客。”《全唐文》卷332房琯《上张燕公书》云:“亦愿起自燕公门下,令众人别意瞻瞩也。”书法家徐浩也为张说所荐,《全唐文》卷445张式《徐浩神道碑》:“大学士燕国公张说文之沧溟,间代宗师,尝览公应制《喜雨赋》及《五色鸽赋》并应制等诗,曰:‘后进之英,今知所在。’”《旧唐书·徐浩传》:“以文学为张说所器重,调授鲁山主簿。说荐为集贤校理,三迁右拾遗,仍为校理。”诗人王湾也为张说所知。《河岳英灵集》云:“湾词翰早著,为天下所称,最者不过一二。游吴中作《江南意》诗云:‘海日尘残夜,江春入旧年。’诗人已来少有此句。张燕公手题政事堂,每示能文,令为楷式。”据傅璇琮先生考证,“《江南意》之为张说所赞赏,并手题于政事堂,当在张说居相位时,即开元九年(721)至十四年(726)间”(《唐才子传校笺》卷一)。

张说于开元九年入相,次年起即主持丽正书院,不少文人在这一时期被他召至麾下。贺知章、徐坚、赵冬曦、韦述等皆入书院。开元十三年,唐玄宗诏改丽正院为集贤院,仍以张说主持其事。开元十四年,张说撰成《大唐开元礼》;开元十五年,徐坚在《燕公事对》的基础上,撰成《初学记》。张说还常常带领众学士参加宫中宴饮赋诗,在当时传为佳话。《职官分记》卷15《酒酣赋诗》条云:“十三年三月,因奏封禅仪注,敕学士等赐宴子集贤殿,时预宴者宰臣源侍中、张燕公,学士徐坚、贺知章……等。时新进樱桃,上命遍于席上散布,各令诸宫官取之,饮之以醇醪清酤之酒。酒酣,宫内出彩笺,令燕公赋宫韵,群臣赋诗。……时又频赐酒,馈学士等宴饮为乐,前后赋诗奏上凡数百首。时院内既有宰臣及侍读,屡承恩渥,赐以甘瓜、绿李及四方珍异。燕公诗曰:‘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诵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当时词人尤为称美。前后令赵冬曦、张九龄、咸廙业、韦述等为诗序,学士等皆赋诗,编成篇轴以上,上每嘉赏焉。”张说这位儒雅的宰相,率领众学士赋诗唱和,极一时之盛。

张九龄先后汲引过王维、孟浩然、卢象、皇甫冉等人。开元二十二年五月,张九龄加中书令后不久,王维作《上张令公诗》,请求汲引,诗中称赞张九龄“致君光帝典,荐士满公车”,这与徐浩《张九龄神道碑》云九龄执政时“收拔幽滞,引进直言,野无遗贤,朝无阙政”的记载是一致的。王维还以贾谊、汲黯自比,希望张九龄能荐举自己。二十三年春,王维作《献始兴公》(注:张九龄进封“始兴县开国子”在开元二十三年三月。),题下注:“时拜右拾遗。”诗云:“侧闻大君子,安问党与仇。所不卖公器,动为苍生谋。贱子跪自陈,可为帐下否。感激有公议,曲和非所求。”这与《新唐书·王维传》中“张九龄执政,擢右拾遗”的记载是相吻合的。孟浩然“少好节义,喜振人患难,隐鹿门山。年四十,乃游京师”(《新唐书·孟浩然传》)。王士源《孟浩然集序》云:“(浩然)间游秘省,秋月新霁,诸英华赋诗作会,浩然句曰:‘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举座嗟其清绝,咸阁笔不复为继。丞相范阳张九龄、侍御史京兆王维、大理评事河东裴摁、华阳太守郑倩之、守河南独孤策,率与浩然为忘形之交。”开元二十五年,张九龄镇荆州,辟孟浩然为从事,孟作了好几首陪张出游的诗,这些诗有三点值得注意:其一,为张鸣不平,如《荆门上张丞相》、《陪张丞相登荆城楼因寄荆州张使君及浪泊戍主刘家》、《陪张丞相祠紫益山经玉泉寺》;其二,对张九龄的知遇之恩深表感激,如《陪张丞相登嵩阳楼》;其三,希望张汲引自己,《临洞庭上张丞相》可为明证。卢象、皇甫冉也是张九龄所识拔的文人,见刘禹锡《唐故尚书主客员外郎卢公集纪》、独孤及《唐故左补阙阜甫公集序》。

二张均为开元名相,又皆出身寒微(注:张说《让起黄门侍郎第三表》(《全唐文》卷232):“臣本书生,门非代禄。数叶单绪,族无亲房。”又《张氏女墓志铭》(《全唐文》卷232)自称:“家贫,佣文以取资。”《大唐新语》卷七载:唐玄宗欲拜牛仙客为尚书并实封之,张九龄反对,“玄宗怒曰:‘卿以仙客寒士嫌之耶?若是,如卿岂有门籍!’九龄顿首曰:“荒陬贱类,陛下过听,以文学用臣。”则九龄亦出身寒门。),经科举入仕,以文才为唐玄宗所重,在开元的大部分时间里,主持政坛与文坛。二人皆乐于奖拔文学之士,开元前期的大部分著名诗人,都受到二人直接或间接的提携汲引。他们二人的创作,也有领导开元诗坛风气的水平。众多诗人对二张倾心归附,就成为历史的必然。

三、二张诗歌的渊源与创作倾向

文学史上将张说与张九龄并称,从唐人即已开始,柳宗元《杨评事文集后序》曰:优秀的文章应兼有“著述”与“比兴”二长,“唐兴以来,称是选而不作者,梓潼陈拾遗。其后燕文贞以著述之余,攻比兴而莫能极;张曲江以比兴之隙,穷著述而不克备。”指出二张文章的优劣长短,可视为将二人并称之滥觞。至于将二人以诗人身份并列,则在明代较为常见:宋濂《答章秀才论诗书》云:“唐初承陈、隋之弊,多尊徐、庾,遂致颓靡不振。张子寿、苏廷硕、张道济相继而兴,各以风雅为师。”谢榛《四溟诗话》卷四引孔文谷语曰:“着色成文,吹气从律,则燕公、曲江高矣,美矣,擅其宗矣。”胡应麟《诗薮》内编卷四论五律时云:“接迹王、杨,齐肩沈、宋,则李峤、苏頲、张说、九龄最著。……二张之藻丽,微逊王、杨。”“二张五言律,大概相似。于沈、宋、陈、杜景物藻绘中,稍加以情致,剂以清空。”“燕国如《岳州燕别》、《深度驿》、《还端州》,始兴如《初秋忆弟》、《旅宿淮阳》、《豫章南还》等作,皆冲远有味,未离沈、宋诸公。”清人乔亿《剑溪说诗》卷下也将二张(燕公、曲江)相提并论。

二张的诗歌都出自初唐而又有所变化,呈现出同中有异的面貌。

初唐诗坛,宫廷诗占据主流地位,杨慎《升庵诗话》云:“唐自贞观至景龙,诗人之作,尽是应制。命题既同,体制复一。其绮绘有余,而微乏韵度。”此时对唐诗发展的贡献主要是确定了律诗的体制,沈佺期、宋之问为宫廷诗人之代表,张说则是与他们年辈相近、水平相近、风格相似的诗人。

张说入仕后任太子校书等职,武则天圣历二年(699)前后,诏张昌宗撰《三教珠英》,昌宗“乃引文学之士李峤、阎朝隐、徐彦伯、张说、宋之问、崔湜、富嘉谟等二十六人,分门撰集,成一千三百卷,上之”(《旧唐书·张行成传》附族孙昌宗传)。沈佺期、徐坚、刘知己等亦在其选,此事标志着张说已进入当时文人的核心集团。大足元年(701)末,《三教珠英》修成,修书学士张说迁右史,兼知考功贡举。崔融编《珠英学士集》,张说诗在其中,《玉海》卷五四引《唐会要》云:“《志总集》有《珠英学士集》五卷,崔融集学士李峤、张说等四十七人诗总二百七十六首。”可见张说已成为珠英学士中颇具代表性的诗人。武后长安中至中宗景龙中,张说常随侍中宗及朝中诸宰执大臣游览,赋诗作序,李峤、沈、宋、徐彦伯、崔湜、苏頲、阎朝隐等同赋,朝中群英荟萃,于斯为盛。据此可推知,张说的诗名亦当与李峤、沈、宋诸人相近。

此时宫廷之诗,内容上以应制与歌颂为主,形式上以律诗的发展成熟为标志,诗风则趋于华丽。初唐诗人继承并发展了沈约等人的“四声八病”说,将律诗定型化,上官仪有“六对八对”之论,《笔札华梁》之书,元兢有《诗脑髓》之作,张说的同僚与诗友崔融有《唐朝新定诗格》,皆为指导初学者写作律诗之书。沈、宋有“研练精切,稳顺声势”(元稹《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志铭并序》)“回忌声病,约句准篇”(《新唐书·文艺传》)以成律诗之功。张说与沈、宋同朝为官,经常共同赋诗,虽然现在无法找到他与沈、宋直接酬赠之诗,但从刘餗《隋唐嘉话》记载张说所云“沈三兄诗,终须还他第一”之语来看,张对沈之诗才很钦佩且与沈相当熟悉。张说之诗,应制之作颇多,且五律、五排、七律等新型的近体诗都写得相当熟练,数量超过沈、宋(注:沈佺期今存五律52首、五排36首、七律14首;宋之问存五律79首、五排34首、七律3首;张说存五律99首、五排58首、七律13首。张说五律、五排的数量超过沈、宋。),技巧纯熟,风格华丽。如果说张说与沈、宋、崔融、李峤等人共同完成了初唐律诗的定型工作,恐怕并非空穴来风(注:参陈铁民先生《论律体定型于初唐诸学士》一文,载《文学遗产》2000年1期。)。元稹及《新唐书》论律诗成型的功绩,仅提沈、宋,至少是不全面的。唐人顾陶《唐诗类选序》即云:“爰有律体,祖尚轻巧,以切语对为工,以绝声病为能,则有沈、宋、燕公、九龄、严、刘、钱、孟、司空曙、李端、二皇甫之流,实繁其数。皆妙于新韵,播名当时。亦可谓守章句之范,不失其正者矣。”“妙于新韵”,即长于律诗,这的确是沈、宋、二张的共同特点。高櫄《唐诗品汇总序》云:“神龙以还,洎开元初,陈子昂古风雅正,李巨山文章宿老,沈、宋之新声,苏、张之大手笔,此初唐之渐盛也。”该书《五言古诗叙目》云:“神龙以还,品格渐高,前论沈、宋比肩,后称燕、许手笔。”

张说论诗,同样强调声律与文采,其《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称赞上官婉儿之“巧辞”与“才华”,且描述当时文坛盛况云:“自则天久视之后,中宗景龙之际,十数年间,六合清谧,内峻图书之府,外辟修文之馆,搜英猎俊,野无遗才,右职以精学为先,大臣以无文为耻。每豫游宫观,行幸河山,白云起而帝歌,翠华飞而臣赋,雅颂之盛,与三代同风。”其《洛州张司马集序》同样对丽辞持充分肯定态度:“发言而宫商映,摇笔而绮绣飞。逸势标起,奇情新拔,灵仙变化,星汉昭回。感激精微,混《韶》、《武》于金奏;天然壮丽,綷云霞于玉楼。当代名流,翕然崇尚。”还说张司马的作品“增繁荣叶”。其《卢思道碑》广泛肯定了历代杰出的诗赋作家,包括以绮靡藻丽见长的宋玉、潘岳、陆机、谢灵运,讲究声律的沈约,以及风格浮靡,为初唐诗人轻视的徐陵、庾信等人。

因此,开元之前,张说的诗作及诗论,均与沈、宋、杜审言、崔融、李峤诸人相当接近,他们共同完成了律体的定型化工作。在初唐以宫廷为中心的诗坛上,张说已经占有较为重要的地位。正是由于在此期与诗坛名流游处,切磋技巧,提高了诗艺,张说方有可能具备领袖开元诗坛的水平与声望。开元之后,随着政局与文坛的变化,张说的诗风发生重大变化,生活上经历了更多的磨难,阅历进一步丰富,政治地位进一步巩固提高,不仅为文坛“大手笔”,而且成为诗坛领袖(注:张说成为开元诗坛盟主,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初唐著名文士多已于开元初或稍前去世,如“初唐四杰”:王勃(约676)、杨炯(693)、卢照邻(约686)、骆宾王(约684);“文章四友”:李峤(约714)、苏味道(705)、崔融(706)、杜审言(708);陈子昂(702)、崔湜(713)、阎朝隐(712)、徐彦伯(714)、富嘉谟(706)、吴少微(706)。随着文坛的新陈代谢,张说得以独领风骚。王泠然《论荐书》即已指出这一事实。二是沈、宋、李峤、崔湜、阎朝隐等,或谄附张昌宗兄弟,或拥护韦后、太平公主,反对玄宗,与张说坚决支持李氏政权的态度不同。故张说主盟开元文坛,亦有政治方面的原因。)。

开元初年,是张说诗歌创作的丰收期。开元元年年底即因与姚崇有隙,贬授相州刺史、河北道按察使,开元三年四月,又左转岳州刺史,至开元五年二月方迁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在相、岳、荆三州的三四年间,是张说诗风转变的关键期,也是其诗歌创作的高潮期,其传世佳作多成于此时。《新唐书·张说传》曰:“既谪岳阳,而诗益凄婉,人谓得江山助云。”所论极确。张说在岳州及相、荆二州所作之诗共约六十首,多出于真情实感,与其应制诗风格迥异,体裁齐备,题材广泛,在抒发“凄婉”之情与吟咏山水方面,取得较高成就。此时诗坛相对沉寂,初唐诗人已经谢幕,盛唐诗人尚未成长起来,故张说得以独领风骚。

开元六年三月张说被召入京,授右羽林将军、并州都督、河北节度使,开元九年复为宰相直至开元十八年去世,张说又曾两度入相,政治上获得新生,权高位重,文才武略得到充分发挥,诗歌也出现新的特点。边塞诗及宫廷唱和诗为主,其主要精力用于文化事业。

综观张说的诗歌创作,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开元之前,张说作为初唐近体诗的奠基人之一,在五律、五排、七律等新诗体的创作上均有颇多创获,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他作为初唐唯一一位生活到开元中期且又握重权、享高位、负盛名的诗人,将初唐近体诗的创作法式顺理成章的带入盛唐,对盛唐律诗产生重大影响。前人即多指出张说对杜甫的直接影响:宋人吴开《优古堂诗话》曰:“张说有《深度驿》诗云:‘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杜子美用其意,见于《客夜篇》,云‘入帘残月影,高枕远江声’。”(注:《唐诗成法》云:“‘悬’、‘听’二字犹有痕迹,而杜之‘卷帘残月影,高枕远江声’远矣。”则认为杜甫有出蓝之美。)明人杨慎《升庵诗话》卷四:“杜诗‘枫树坐猿深’,又‘黄莺并坐交愁湿’,‘坐’字奇崛。张说诗:‘树坐参猿啸,沙行入鹭群。’前人已云矣。”《唐诗近体》评张说《幽州夜饮》:“结法唯老杜有之。”《唐诗观澜集》评《将赴朔方军应制》诗云:“骨脉坚凝,气体雄厚,此工部先鞭也。”五、七言律诗出初唐过渡到盛唐并与古体诗分庭抗礼,张说功不可没。

第二,张说贬谪相、岳二州期间所作之诗,由台阁走向社会,内容充实,感情真挚,风格“凄婉”,标志着其诗朝个性化方向进了一大步。这些“得江山助”的山水诗,以泛咏山水加送别,同时抒发牢骚不平,艺术水平虽未臻盛唐一流境界,但比张九龄、王维乃至钱起、刘长卿山水诗创作时间要早,有一定先导作用。《唐诗馀编》在张说《灉湖山寺》诗“云间东岭千寻出,树里南湖一片明”二句下评云:“钱、刘清润之品,实本诸此。必以时代先后强画界分,盖未识其源流相接耳,如开、宝中王、岑、高、李诸作,即大历之先声也。”《诗学渊源》论张说诗曰:“初尚宫体,谪岳州后,颇为比兴,感物写怀,已入盛唐。”张说在幽州及巡边河北前后所作边塞诗,数量虽不甚多,但语气雄壮,情辞慷慨,有为盛唐边塞诗开风气的作用,加上他作于相州的名作《邺都引》,其边塞诗的水平也不低,对高适、岑参诸人的边塞诗有一定影响。其《五君咏》上承颜延年《五君咏》,下开高适《三君咏》、杜甫《八哀诗》;其《杂诗四首》上承阮籍《咏怀》、陶渊明《杂诗》,下启张九龄《感遇》、李白《古风》,均不愧名作。

第三,开元十年之后,张说作为文臣之首,深受玄宗皇帝礼遇,赴朔方巡边赋诗、出鼠雀谷赋诗、玄宗赐十八学士赞及送张说至集贤院赴任诗、称赞张说、宋璟、源乾曜的“三杰诗”,尤可见玄宗对张说宠渥之殷。张说此时当然又变成了宫廷诗人,其应制之作,多为歌舞升平与山水清音的结合,风格雍容和雅,气度安祥,却无多少谄谀之作,对于人们从正面认识开元年间的文治之盛,有一定意义。此时,张说利用主持丽正、集贤书院的便利,汲引、团结了一批优秀的文士,共同饮酒赋诗,鼓吹盛明,《新唐书·艺文志》四所载的《集贤院壁记诗》多达数百首,即为明证。张说奖掖的这些文人,后来继续领导开元、天宝诗坛。

张九龄步入仕途与文坛,是由于沈佺期、李峤、张说等人的提携。他与张说关系密切,政治上同进退,诗风亦受其影响,但抒情写景似比张说细腻,在情景交融方面有所进步。九龄晚年,尤其是在洪州与荆州期间,诗风发生重大变化,台阁之气尽除,这与张说谪岳州“诗益凄婉”的情形相似,但此时张九龄诗歌的思想深度与艺术水平,均超过张说并形成独具面貌的“张曲江体”(注:严羽《沧浪诗话·诗体》。)。

对于开元诗坛的第二任领袖张九龄,我们得出以下几点认识:

其一,张九龄是张说政治与文化事业的继承人,他团结了孟浩然、王维、卢象、皇甫冉等诗人,将开元诗坛的创作水平向前推进了一步。

其二,张九龄的五言排律亦以应制与应酬为主,与初唐诸人及张说一脉相承,如《奉和圣制早发三山乡行》、《奉和圣制早度蒲津兴》、《酬赵二侍御使西军赠两省旧僚之作》等。明人胡应麟《诗薮》对此类诗评价很高:“初唐沈、宋外,苏、李诸子,未见大篇。独曲江诸作,含清拔于绮绘之中,寓神俊于庄严之内,如《度蒲英》、《登太行》、《和许给事》、《酬赵侍御》等作,同时燕、许称大手,皆莫及也。”此类诗对王维等人的《早朝大明宫》诸作有一定影响。九龄的五律同样有较高成就,情景结合较为自然,超过初唐诸人,为盛唐建立起新的美学风范,如《初发道中寄远》、《望月怀远》等,皆为佳作。

其三:张九龄的抒真性写真景之作多为五古。其《在郡秋怀》二首和《荆州作》二首抒情真切,议论剀切透辟,实已开杜甫《咏怀》、《北征》诸诗之先河。其《杂诗》、《感遇》组诗,则上承《古诗十九首》、阮籍、陈子昂,下开李白《古风》,为九龄诗歌艺术的最高代表。明人周珽曰:“曲江《感遇》诸诗言言历落,字字玄微,《十九首》后无此陆离精致。”(注:《唐诗选脉会通评林》。)翁方纲曰:“曲江公委婉深秀,远出燕、许诸公之上,阮、陈而后,实推一人,不得以初唐论。”(注:《石洲诗话》卷一,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27页。)指出九龄之诗超过张说,且已不为初唐风会所限,极有见地。沈德潜云:“五言古体,发源于西京,颓靡于梁陈。至唐显庆、龙朔间,不振极矣。陈伯玉力扫俳优,直追曩哲,《感遇》等章,何啻在黄初间也。张曲江、李供奉继起,风裁各异,原本阮公。唐体中能复古者,以三家为最。”(注:《唐诗别裁集·凡例》。)前人多将张九龄与陈子昂的《感遇》相比较,如:“《感遇》诗,正字气运蕴含,曲江精神秀出;正字深奇,曲江淹密。”(注:钟惺《唐诗归》。)“正字古奥,曲江蕴藉,本原同出嗣宗,而精神面目各别,所以千古。”(注: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卷一。)从托物起兴的角度看,陈、张的《感遇》诗的确同出于阮籍,有相同之处。但从唐诗艺术发展的脉络来看,张九龄实已后来居上,比陈子昂更为出色。陈诗说理的成分过多,颇有西晋玄言诗格调,个人性情反为所掩;张诗则自我抒情的成分较多。陈诗多玄言,故形象性较差;张诗多借物抒情,即景抒情,形象性较强。陈诗给人隔一层的感觉,张诗则“语语本色,绝无门面”(注:贺贻孙《诗筏》。)。陈沆《诗比兴笺》曰:“史迁有言,《诗》三百篇,大抵仁圣贤人发愤之所为作也。至唐,曲江以姚、宋之相业,兼燕、许之文章,诗人遭遇,于斯为盛。所谓不平之鸣,有托之作,宜若无有焉。此《杂诗》、《感遇》诸篇,所以椟重千秋,珠还合浦也。今观集中自应制、酬酢诸什外,类皆去国以后,泽畔之行吟,湘累之忠爱,特以象超声色之表,神出古异之馀,有德之言,知味者希焉。”(注:《唐诗别裁集》卷一张九龄小传。)

其四,前人及时贤多以张九龄为盛唐山水诗的开创者,如胡应麟《诗薮》内编卷二曰:“唐初承袭梁、隋,陈子昂独开古雅之源,张子寿首创清淡之派。盛唐继起,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本曲江之清淡,而益以风神者也。……”今人也曾论及二张在盛唐山水诗发展中的作用。其实此说并不确切,因为二张均入仕很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朝为官,无暇作山水诗,张说在岳州、张九龄洪州与荆州时期虽有一些山水诗,但多与政治感慨相联系,较纯粹的山水诗不多,不能说在山水方面有开宗立派的地位。

综上所述,开元年间,张说、张九龄文人集团占据了诗坛的主宰地位。在开元前期,二张集团足以领袖群雄。他们正是景云与开元初“颇通远调”之诗的代表。开元后期,高适、李白、王昌龄、李颀、储光羲、常建、祖咏、崔麕、岑参诸人已成长起来,逐渐超过二张集团。元人杨载《宋国史柴望诗集原序》曰:“诗莫盛于唐,尚矣!唐之诗,燕、许、陈、宋肇其源,高、岑、王、孟畅其流。”后者恰为“开元十五年后,声律风骨皆备”之诗的最好体现。杜甫成名于天宝年间,韦应物直至大历、贞元年间方成为著名诗人。这种情况既说明二张集团在开元前期诗坛主宰沉浮的地位,又表明开元前期诗坛只是盛唐诗发展的初级阶段,开元后期至天宝年间才是盛唐诗歌的高峰期和完成期。

古代文学研究院

古代文学研究院

古代文学研究院

丁放:张说、张九龄集团与开元诗风

下载Word文档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Word文档

带你看艺考
艺考信息时光机

四川省2022届美术模拟联考(三模)高分卷【附专业点评解析】

四川省2022届美术模拟联考(三模)高分卷【附专业点评解析】
2022四川美术三模高分卷2022四川美术三模高分卷2022四川美术三模高分卷2022四川美术三模高分卷
四川美术模拟统考 2022四川美术三模高分卷 2021/11/24

何为“艺术类专业” 艺考包括哪些专业?

​《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20年版)》和《列入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的新专业名单(2021年)》中“艺术学”门类下设各专业,以及《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中高等职业教育专科和本科专业“艺术设计类”“表演艺术类”下设各专业和“民族文化艺术类”“广播影视类”等部分专业,统称为艺术类专业。
2022艺考 艺术类专业 2021/11/24

2022届安徽省播音专业省统考命题风格及备考提示

2022届安徽省播音专业省统考命题风格及备考提示
2022安徽播音统考
安徽播音统考考试信息 2022安徽播音统考 2021/11/24

甘肃省2022年普通高等学校运动训练、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招生管理办法

甘肃省2022年普通高等学校运动训练、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招生管理办法
甘肃省教育考试院
甘肃体育高考 甘肃省教育考试院 2021/11/24

2022届美术联考三大科目评卷标准是什么?做好这几点必拿高分!

2022届美术联考三大科目评卷标准是什么?做好这几点必拿高分!
美术联考评卷标准美术联考评卷标准美术联考评卷标准美术联考评卷标准
2022艺考 美术联考评卷标准 2021/11/24

最新盘点:全国独立学院转设进展 7所大学停止招生!

最新盘点:全国独立学院转设进展 7所大学停止招生!
独立学院转设
2022高考 独立学院转设 2021/11/24

大数据揭秘!985/211和普通本科的差距到底在哪?

985、211和普通本科有本质的区别吗?答案是肯定的。近几年来,由于社会逐渐浮躁,“读书无用论”的观点被越来越多人接受,且逐渐低龄化。不少人逐渐降低了对读书的期许,认为名校也好,普本也罢,本质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优秀的人依旧会脱颖而出。
大学院校
2022高考 大学院校 2021/11/24

2022届内蒙古美术模拟联考(二模)高分卷

2022届内蒙古美术模拟联考(二模)高分卷,2022届内蒙古二模高分卷。
2022内蒙古二模高分卷2022内蒙古二模高分卷2022内蒙古二模高分卷2022内蒙古二模高分卷
二模 内蒙古美术模拟统考 2022内蒙古二模高分卷 2021/11/24

首次超千万!22届毕业人数创新高,大学选这些专业才好就业!

​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9日在京召开2022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网络视频会议,部署做好2022届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076万人。22届毕业人数创新高,大学选这些专业才好就业!
大学热门专业
2022高考 大学热门专业 2021/11/24

全国实力最强的大学及专业,2022届高考生可以照着报!

明年高考照着报!全国实力最强的大学及专业都在这了,全国实力最强的大学及专业,2022届高考生可以照着报!
实力最强大学及专业
2022高考 实力最强大学及专业 2021/11/24

考前准备:美术联考已经拉开帷幕,超详细统考前准备攻略快来看!

考前准备:美术联考已经拉开帷幕,超详细统考前准备攻略快来看!
联考考前准备
2022艺考 联考考前准备 2021/11/24

长春建筑学院2022年艺术类招生简章

长春建筑学院2022年艺术类招生简章,2022年长春建筑学院艺术类专业招生简章。
长春建筑学院,2022艺术类招生简章
艺术类招生简章 长春建筑学院,2022艺术类招生简章 2021/11/24

实力完全不输美院!这些综合类大学的设计学太香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社会对于艺术设计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旺盛。设计学作为一门就业率、薪酬等都较高的艺术专业,是许多美术生的第一选择。实力完全不输美院!这些综合类大学的设计学太香了!
艺考院校推荐
2022艺考 艺考院校推荐 2021/11/23

2022年河北省美术四模考试人数:28700人

2022年河北省美术四模考试人数:28700人
2022河北美术四模2022河北美术四模2022河北美术四模2022河北美术四模
河北美术模拟统考 2022河北美术四模 2021/11/23

关注:2022年这些院校可能取消艺术校考

关注:2022年这些院校可能取消艺术校考
取消校考的院校
2022艺考 取消校考的院校 2021/11/23

部分音乐校考取消,报考机会减少,竞争压力是否变大?

部分音乐校考取消,报考机会减少,竞争压力是否变大?
2022音乐校考
2022艺考 2022音乐校考 2021/11/23

一模分数=高考成绩?这个细节不注意高考吃大亏!

对于高三生来说,报名后意味着高考真的快来了。面对高三学习期间最重要的三次模拟考试,你该如何做准备?
2022高考
2022高考 2022高考 2021/11/23

官宣:多所大学将被拆分!录取分是否会降?

官宣:多所大学将被拆分!录取分是否会降?
大学院校
2022高考 大学院校 2021/11/23

艺考干货:编导常考的50个文艺常识

艺考干货:编导常考的50个文艺常识,编导专业中文艺常识学科所包含的知识量非常的多,多到仅靠艺考前半年时间的集训根本学不完。但是,要说艺考时最常考到的文艺常识,就数这些知识点了,快来看看吧!
编导常识
2022艺考 编导常识 2021/11/23

省招办:《郑州市2022年艺术类专业省统考考生须知》发布

省招办:《郑州市2022年艺术类专业省统考考生须知》发布
2022郑州统考考生须知
河南美术统考信息 2022郑州统考考生须知 2021/11/23
没有更多了?去看看其它艺考内容吧

艺考热搜

艺考数据
艺考资源站

  • 艺考分数线
  • 艺考简章